标签分类: 25亿

乡村美食赚回25亿赔款

1815年。根据“十一月条约”。法国必须在三年内,向盟国交付7.5亿法郎的赔款。
还有一个条款,要求法国赔偿各敌对国居民以个人身,份提出的索赔要求,这些个人索赔经几个敌对国首脑评估后,大约也有三亿多法郎之巨。最后,还有一笔开支需要法国政府承担。即被敌军将领征用的物资,被一车厢一车厢地运往边境。这笔开支总数不下15亿法郎。
人们有理由担心。这么巨额的赔款怎么负担得起。那些受到损害的人们,看着他们的财物在维维安大街被装上军用货车时。不禁叹息说:“哎呀,我们所有的钱财都给他们弄到国外了,明年我得为乞讨一克朗钱而下跪了。我们全被毁了,沦为乞丐了。企业没有希望,不可能借到款。我们将面临饥荒、瘟疫和死亡。”
事实完全不像他们预想的那样,就连金融专业的学生都很惊讶:赔款偿还得很轻松,借贷到的钱款比原来还多。在这次整个超级大清洗中,金融流通指标始终有利于法国一方,换句话说,可以用数学方法计算出,流入法国的钱比流出法国的还要多。
这股力量来自美食。
当英国人和德国人就像野蛮民族那样蜂拥闯入法国时,他们从没有见过这么精美的食品,胃口大开。
他们很快就不满意于法国官方被迫举办的正式宴会,他们渴望更优雅的享受,巴黎城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大食堂。在饭店、旅店、酒馆、小饭馆,在每条街道,都可以看到侵略者在大吃大喝。
他们吃的东西有肉、鱼、野味、松露、糕点,最主要的还有水果。他们的酒量与食欲一样巨大无比,他们经常要消费最昂贵的葡萄酒;他们一心想要体验一把从未听说过的享受,不让他们享受的话,他们就会受不了的。

一般的观察者,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种无休止的大吃大喝,法国人却摩拳擦掌地笑道:“瞧,他们被迷住了。政府上午给他们的钱,晚上他们就得加倍还回来。”
那段时间,对于把握住人们味觉偏好的人来说。是个黄金时代。韦里发了大财,阿沙尔打下了发展的基础,布维耶积累财富开了第三家饭店。叙罗夫人在皇宫中12平方英尺的小饭店,每天都能卖出1.2万个馅饼。
那一段日子的影响是持久的:和平年代里,那些外国人还是对战时在法国养成的习惯念念不忘,时不时要从欧洲各地千里迢迢地来法国享受一番。他们想要享受就得去巴黎,而他们一到巴黎,那美味的诱惑就让他们不再考虑价格的问题。法国借到的贷款充足。并非是由于付给他们的利息高。而是因为人们会本能地信任一个崇尚美食的民族。

发布在 2015年2月20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