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分类: 美食家

乡村美食家语录

美食是社会的主要纽带之一。美食使人们坐在一起,时间长了就培养出了友情。在饭桌上,人们相处融洽,尽情交流,平日里的等级差别也就淡化了。

饭菜的产生使人类摆脱了单纯依赖水果为生的时代,从此走进了新的发展时期。给肉填馅烤熟后分而食之的过程成为家庭团聚的纽带。孩子小时,父亲将自己的食物分给孩子们吃。待孩子们长大以后,他们也会同样对待年老的父母。这种团聚最初仅限近亲之间,不过后来逐步将朋友与邻居也包含进来了。

当美食需要和别人分享时,它对婚姻幸福的影响是最显着的。对美食共同的爱好可以使一对男女同桌共餐,他们自然地吸引着对方,并温文尔雅地向对方献殷勤。在这种情况下,食物成了他们幸福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与发现一颗新星相比,发现一款新菜肴对于人类的幸福更有好处。

发布在 2015年2月20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乡村美食家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

有些人天生缺乏器官的精密性和集中精力的能力,而这些都是鉴赏美味所必需的。
生理学家很久以前就认识到器官精密性的意义,并发现某些舌头上负责吸收和品尝滋味的神经纤维分布得很少。这种舌头给人的味觉只能是平淡乏味,这与盲人看光是一个道理。
精力不集中的人吃饭时心不在焉,狼吞虎咽,因为他们总是忙忙碌碌,野心勃勃,恨不得同时完成两件事。吃饭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填饱肚子而已。
不过,确实有人对于感受和欣赏味觉刺激有特殊的天分。
天生的美食家一般都是中等身材、方圆脸、眼睛明亮、额头小、鼻子低、嘴唇丰满、四方下巴。女性除此之外还有下列特点:丰满、可爱、有发胖的趋势。那些爱吃甜食的女性身材一般较纤细,容貌也较清秀,最重要的是她们的舌头也与众不同。
上述模样的人一般都追求完美的饮食,他们精选、细品每一道菜,每吃一口都心有所得。如果宴会上主人十分好客的话,他们一般不会匆匆离去,他们可以玩整整一晚上,所有适合聚餐场合的游戏和消遣方式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与此相反,天生没有口福的人一般是瘦长脸型,眼睛和鼻子都较大。不管他们身高如何,总是给人一种瘦长的感觉。他们的头发暗而无光,体态绝不丰满,正是这些人发明了裤子。
没有口福的女人长得瘦骨嶙峋,在餐桌上很容易显得疲倦。她们的生活内容就是玩牌或传闲话。
我想没有什么人能够反驳这个生理学理论,因为每个人都能够用自己身边的事例来证实它。不过,我还是想进一步用实例来支持此理论。
一天,我参加了一个重要的宴会,坐在我对面的女孩脸蛋既漂亮又性感。我转身对邻座的人悄悄耳语说:“从姑娘的长相上看,她一定是个伟大的美食家。”
邻座的人回答到:“瞎扯,她不可能超过15岁,没有这么小的美食家……不过,观察一下也好……”

刚开始时,情况对我不利,我开始为自己的名誉担心。因为上前两道菜时,这位小姑娘表现得很谨慎,这让我大惑不解。我开始怀疑我百试不爽的法则怎么对她不灵验了,她是否算是个例外?不过当各种奶油甜点上来后,我即将破灭的希望重新升起了。我这次的判断并未失误,她不但把自己盘中的食物全部消灭掉,而且还请人帮她传递桌子另一端的食物。到最后,桌上所有的甜点她都一一品尝过了。我的邻座被这个能装下这么多食物的小胃口惊呆了。因此,我的判断被证实了,科学又一次获得了胜利。
两年后,我又一次遇到了当年的那个小姑娘,她刚结婚不到一个星期,她的食欲比原先又有增长。她开始在习俗允许的范围内表现得风情万种、妩媚动人。她的丈夫表情复杂,难以琢磨,活像一个能够同时发出哭声和笑声的口技演员。这就是说,他因妻子引人注目而高兴,可是当有人殷勤过度时,他又感到嫉妒。当嫉妒心占上风时,他干脆把妻子带到远处的另一间屋里去了,此后我再也没见过她。

发布在 2015年2月20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做个”孤独”的乡村美食家

见过日本一家店,单人小火锅。木板隔开三面,留下半个办公桌大小的空间,独坐,向隅而食。拉开评论看见一片同情辛酸的慨叹,好似坐在那就是砍头之前吃一顿壮行饭,顺便回顾检讨一下失败到没有人陪吃的人生。

这就是我梦中最理想的餐馆啊。

单位食堂就是食堂应该有的面孔,临近饭点,小长队排起来,挨个磨磨蹭蹭到台前,指指戳戳,端一盘子饭菜转身逡巡找座儿。我只向着角落去,冷气足否,风扇有否,光线亮否,不在考虑范围内。最怕的是眼见同事一脸攀谈状地走到对面坐下——青椒啊番茄啊海带啊脸色都瞬间晦暗下来,饭粒变成白色减震泡沫,我特地多点的番鸭炖罐汤…哎我今天没事点这玩意干嘛。不能翻小说看了,也不好刷微博,一边吃饭得搜肠刮肚想想聊点什么办公室八卦。

对啊对啊,今天红烧排骨真难吃啊呵呵呵。

对啊对啊,我那份稿子还没写呢呵呵呵。

我吃完了你慢慢吃啊——这餐午饭就毁了。

就像很难理解为什么上个厕所也能携手而行相谈甚欢一样。当然,这个太形而下了,作类比有点不合适。

但是火锅?火锅原本的设定就该是围着聊着吃着喝着,吃着火锅唱着歌,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一人一筷子,以集体意志屯海造田。一个人的小火锅,孤单单的筷子在孤单单的汤里涮,沸腾的热都达不到100摄氏度,你身处高海拔低气压,你精卫填海,你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不过总可以不说话了,善莫大焉。

对我来说,吃本就该是很隐秘的乐事。

要很熟悉很放松,才能愉快地一起吃饭。就像要很熟悉很放松,如厕的时候门被推开才不会惊惶失措,还能顺便叫他拿一下纸一样。

唔,这种境界,比男女之欢隐秘多了。

发布在 2015年2月20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