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分类: 孤独

乡村美食:孤独的人都要吃好饭

看到一篇文章,孤独的人都要吃饱饭。我想,吃饱算什么,吃好才对啊。吃饱是最基本的了,乞丐叫花子也能吃饱,随便什么人都能吃饱,孤独的人一定要吃好,只有吃好,才对得起自己。
记住了,孤独的人,一定要吃好饭。
我很小的时候就懂得这个道理。小时候不爱和伙伴们玩儿,有个性,有想法,因此总显得孤单。但是,孤单的孩子也都有自己的世界,就如张爱玲说的,生活的艺术她不是不懂得,她懂得在双层公共汽车上看外面的树叶子,听夜晚的士兵乒乓乒乓地吹奏的萨克斯音乐,以及盐水花生。是的,我也懂。我知道什么样的饭菜最合口味,什么样的饭菜最安慰人心。小时候吃妈妈做的鱼汤面条,真是感叹,这是世界上最鲜美的鱼汤了。刚捞上来的鲫鱼,清水塘,茂盛的水草,完全无污染,鱼汤里放入刚长出来的野薄荷,茴香,真是香死了。当时我就想,要是一辈子吃这鱼汤面条,该是多幸福的事。可是今天,我们再也吃不到那样的鲜美了,因为全中国都再找不到那样的环境了,那时的池塘,那时的土壤,那时候的空气,那时的面香,那时乡野孩子的朴素情怀,那还没被惯刁的舌头,那没被毒害的味蕾,今天去什么地方找呢?
当我长大一点,美食成了慰劳。我一个人在亳州教书的时候,寂寞难过,惟一让我安慰的是文字和美食。我会跑到小吃街上,买各种好吃的,野兔,糯米莲藕,馓子,藕粉……买回家,放着音乐,慢慢吃。有时候,也自己做饭。买回最贵的牛肉,哪怕一个人,也要两菜一汤,吃不完就慢慢吃,细嚼慢咽,从中午一点吃到两点,真是奢侈。
后来我发现了甜品。每当我吃到甜品,我就觉得这生活有期待。哪怕刚被小人进了谗言,哪怕刚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只要有甜品,便觉得世界美好无比。我喜欢甜品的味道,酸甜,冰冷,香氛,各种奇异的味道吧,调和得如此让人心动,流口水。而甜品的造型,更是艺术品,至高的艺术,无比的想像,想像力在飞翔,真是灵气毕现。
当然,最少不了的是水果,哈密瓜,提子,车厘子,莲雾,凤梨,尤其是榴莲的慰劳功效最甚。每当我吃上榴莲,我就感觉这世界非常可爱,值得留恋。而如果是和心爱的人一起吃榴莲,那将是世界最好的安排。因为榴莲味道奇异,有人谓之其臭无比,你之蜜糖,他之砒霜,如果能遇到一个也喜欢榴莲的人,这本身就是一种幸福啊。而且,前不久我发现了一种很贵的榴莲,猫山王榴莲,居然要几百块一斤,看着我心痒痒。为了尝一下那种榴莲的味道,我还是回头买下了它,这是对自己的舌尖的最好安慰。

现在,我更是体验到了美食慰藉。我是个自由人,天性愚钝,不善世俗的经营,放荡不羁爱自由,不想勉强于任何人任何事,因此,生活便显得清寂了些。但是,热闹并不是我喜欢的,冷寂也不是我惧怕的,因为我还有美食。太太上班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家,写字,写累了看书,看累了写字,生活就是无穷无尽的书写,苦逼,但也自得其乐。这都是没办法的事,这是我的性格,我的命运,我必须写,写,写,不写就没饭吃,不写就没机会 ,就没前途,不写就啥也干不了。每当我觉得写得太苦的时候,我就想,还有美食。于是,买了好多很贵很美味很稀罕的零食,每当我累了,我就狂吃,贪婪如虎,蓝莓啊,御枣啊,进口腰果啊,新西兰巧克力,澳洲蜂蜜,总之,都是特别好吃的,尤其是蓝莓干和白巧克力,我一次吃几斤都没事。吃着这美味的食物,我的心情就会大好。吃饱喝足,然后继续战斗,干下又一篇文章。
这世界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但美食给了我们所有的奖赏,我们要犒赏自己,孤独的人都要吃好饭。

发布在 2015年2月20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做个”孤独”的乡村美食家

见过日本一家店,单人小火锅。木板隔开三面,留下半个办公桌大小的空间,独坐,向隅而食。拉开评论看见一片同情辛酸的慨叹,好似坐在那就是砍头之前吃一顿壮行饭,顺便回顾检讨一下失败到没有人陪吃的人生。

这就是我梦中最理想的餐馆啊。

单位食堂就是食堂应该有的面孔,临近饭点,小长队排起来,挨个磨磨蹭蹭到台前,指指戳戳,端一盘子饭菜转身逡巡找座儿。我只向着角落去,冷气足否,风扇有否,光线亮否,不在考虑范围内。最怕的是眼见同事一脸攀谈状地走到对面坐下——青椒啊番茄啊海带啊脸色都瞬间晦暗下来,饭粒变成白色减震泡沫,我特地多点的番鸭炖罐汤…哎我今天没事点这玩意干嘛。不能翻小说看了,也不好刷微博,一边吃饭得搜肠刮肚想想聊点什么办公室八卦。

对啊对啊,今天红烧排骨真难吃啊呵呵呵。

对啊对啊,我那份稿子还没写呢呵呵呵。

我吃完了你慢慢吃啊——这餐午饭就毁了。

就像很难理解为什么上个厕所也能携手而行相谈甚欢一样。当然,这个太形而下了,作类比有点不合适。

但是火锅?火锅原本的设定就该是围着聊着吃着喝着,吃着火锅唱着歌,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一人一筷子,以集体意志屯海造田。一个人的小火锅,孤单单的筷子在孤单单的汤里涮,沸腾的热都达不到100摄氏度,你身处高海拔低气压,你精卫填海,你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不过总可以不说话了,善莫大焉。

对我来说,吃本就该是很隐秘的乐事。

要很熟悉很放松,才能愉快地一起吃饭。就像要很熟悉很放松,如厕的时候门被推开才不会惊惶失措,还能顺便叫他拿一下纸一样。

唔,这种境界,比男女之欢隐秘多了。

发布在 2015年2月20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