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分类: 味觉

乡村美食的味觉

我们说“色香味”,色就是视觉,香就是嗅觉,味就是味觉。
因写过有关视觉、嗅觉、听觉、感觉的文章,试试就写味觉,就写出了《七艺五味手儿巧》(見本人2013年4月18日貼上的博文,本文文末再附錄一次,只是實驗品,未必就成功)体现味觉的文章,有意将主厨和食客隐去。也就是人物都缺席。看看读的人的注视点会在那里?记得我们出版社出过一位诗人的儿童小说,她在出版前对我说,希望插图尽量小,尽量少,最好不要画人物,因为画太多等于由画家定型她写的人物,那就限死了读者的想象力。她希望读者读了她的文字,能想象她的人物模样。既然我写的是美食,那么我的重点应该描述主厨烹调的美食吧!而不是主厨朋友如何如何。我一直认为,向一位写作人最大的致意就是阅读他的作品;同样,向一位手艺不俗的女性致意,就是品尝和赞美她制造的食品,写出吃的美味(味觉)。这就是为什么有意将“人”略去的原因。市里坊间的美食图书,主厨照片至多一张,大量的是美食图片,唤起的是视觉的美感。文字对视像的表达力,实在远不如观看一张七彩照片;但味觉和嗅觉,文字应该还有发挥的大空间,目前的电影似乎还没发明。迪斯尼的某些3D惊险节目,喷水时让你有碰到水花的感觉;但现代电影里的人物放臭屁,你无法嗅到,无法共享!因此莫言发表《文学的气味》的著名演讲,认为作家该在这方面努力。可惜我的文字对味觉无法表达其万分之一!
以上是我最近研究、反省为什么自己一些文章写不好的原因,源于莫言的启示:“我们在初学写作时常常陷入这样的困境,即许多在生活中真实发生的故事,本身已经十分曲折、感人,但当我们如实地把它们写成小说后,读起来却感到十分虚假,丝毫没有打动人心的力量。而许多优秀的小说,我们明明知道是作家的虚构,但却能使我们深深地受到感动。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呢?我认为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我们在记述生活中的真实故事时,忘记了我们是创造者,没有把我们的嗅觉、视觉、听觉等全部的感觉调动起来。而那些伟大作家的虚构作品,之所以让我们感到真实,就在于他们写作时调动了自己的全部感觉,并且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创造出许多奇异的感觉。这就是我们明明知道人不可能变成甲虫,但我们却被卡夫卡的《变形记》中人变成了甲虫的故事打动的根本原因。”

发布在 2015年2月20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