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分类:

乡村美食 用吃捍卫亲情

很多年前,今朝鲜一带有个名叫王李吉的诸侯王,喜好享用各种人间美食,人长得肥胖彪悍。在处理完各种事务之余,王李吉沉迷于搜寻山珍海味,甚至不惜重金差人去国外买回各类奇珍异兽烹饪,因此被百姓戏称为“贪吃的硕鼠”。
王李吉有个弟弟叫王李庆,从小由哥哥一手带大,两个人的关系十分要好。偏偏王李庆个性正直,一身正气,他成年后看不惯哥哥沉溺于吃喝,屡次劝说无效后便串通大臣发动了政变,将哥哥轰下了台,自己坐上了王位。
王李庆到底念及手足之情,待哥哥也算得上仁慈。他没有处死王李吉,而是将其关进王宫后院的一个小房间里。房间虽然不够宽敞,但有门有窗,且门从不上锁,窗也一直敞开着。当然,门窗的大小都经过了严格的测量设计,以王李吉被抓时的庞大身躯,根本没有办法靠一己之力进出。王李吉要想离开这里,就必须坚持节食,减肥瘦身。
有老臣斥责王李庆对哥哥看似宽容实则残忍,说他为王李吉所提供的房间无法正常进出,实际上与囚牢无异,限制了人身自由。王李庆摇了摇头,向大家郑重承诺:“我并未把哥哥当成囚犯。只要他能从那间房里走出,不仅可以重获自由,而且我还会把王位完好返还。”老臣们听到王李庆的这番表态,再也无话可说,于是接二连三地跑去给王李吉报信,鼓励他一定要节食减肥,夺回王位。
说归说,王李庆当然不肯轻易地把王位交还给哥哥,之所以做出这番承诺,只因深知王李吉贪吃的弱点。每天,他都打发手下去各地搜罗奇珍异味,然后将美食不间断地送进小房间,任由哥哥享用。
不争气的王李吉似乎没有意识到重新获得自由和王位的重大意义。他实在无法抵御那些美食的诱惑,每次有好吃的摆到面前,不用他人怂恿,便狼吞虎咽地将它们消灭干净。
美食越摆越丰盛,王李吉越吃越欢喜,身体也越长越肥胖。在被“囚禁”数日后,他的体重不减反增,重新当王的希望越发变得渺茫。这可着实气坏了那些效忠的老臣,纷纷指责王李吉糊涂愚蠢,全然丧失了当王之志,只剩下一张好吃的嘴。

王李吉依旧无动于衷,他在那个房间里生活了整整8年,直到有天清晨被人发现死在床上,床边摆放着半盘吃剩的鲍鱼和一封写给弟弟的遗书。
王李庆阅读着书信,不禁泪流满面:
“哥哥知道,自己走出房间的希望每增大一分,弟弟你的疑虑和顾忌便会加重千斤……所以,我别无选择,只能糊涂地吃。
即便我减肥成功,最终能幸运地走出去,我们兄弟之间也会为争夺权力而反目成仇,必然有一个因此而仇恨地死……所以,我义无反顾,只能愚蠢地吃。
请原谅我贪婪的吃相,原谅我愚蠢的吃法,因为在这个世上,我只有你这个惺惺相惜的弟弟呀。”
有一种愚蠢,是因亲人之间的情深而伪饰,因手足之间的真爱而假装。这是愚蠢,更是一种对亲情的捍卫。

发布在 2015年2月20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乡村美食 当“吃”开始思考

《食行人生》是一部关于“人与食”的记录片。片子采访了画家、摄影师、旅行家、演员、芭蕾舞者、电影导演、茶道家、僧人、设计师、歌者、鱼贩、菜贩、农妇、农夫等各色人物,回答一些预制好的关于食物、吃喝的问题,答案五花八门。当“吃”开始思考,人类这项基本需求和活动便带有了哲学意味。
导演野村友里国内查不到他的资料,只有一句介绍,说他是“餐饮监理”,也不知道餐饮监理是一份什么样的工作?伙夫不研究菜谱改做导演了。虽然是首次执导,但片中扑面而来的阳光、溪水和土地的气味仿佛从荧屏上流溢出来,非常地饱满。片中演员浅野忠信比较大牌,早几年的《蒙古王》和去年的《雷神》都有他的主演。歌手长谷川歌织在日本国内是很有名的歌手、词作家、主持人,大家熟悉的莫文蔚唱的《爱情》被长谷川歌织翻唱过,一股浓淡相宜的鬼子腔味,好听。
长谷川歌织在乡下有居所,独生女的她由单亲妈妈带大。所以长谷川说,吃饭不仅仅是吃,还要和家人在一起,要有交流,而不是像我小的时候边看电视边吃饭,吃是和爱、爱神、绘画和歌曲联系在一起的。拍片的时候长谷川歌织正在怀孕,当片子发布的时候女儿已经诞生,那是一个看到这个片子就会哇哇叫的孩子,长谷川说女儿也喜欢这个片子。长谷川用简单的机器加工糙米,还想给孩子起名叫“糙米”。她用糙米到邻居那里换刚刚出生的鸡蛋,长谷川说这枚鸡蛋是所有鸡蛋里最漂亮的,有褐色的斑点。还用糙米换回了 芝麻菜、甘蓝、生菜等绿叶菜。看着长谷川歌织大而圆的肚子,长发飘飘,和歌里的她怎么也联系不到一起,但我喜欢怀孕在乡下的长谷川歌织多于歌唱着的她。
现在什么都讲“创新”,什么都要有新意。但其实,“坚守”在某种意义上来讲要比“创新”来得困难,另一部纪录片《寿司之神》里做寿司的小野二郎,从十几岁开始做寿司,一直到八十几岁,还在做,他做的寿司能几十年坚守一种品质、坚守一种不变的味道。日本人在“创新”上有巨大的热情和持久的优势,同时更善于“坚守”,在食物上也有表现。
东京筑地鱼市是日本最大的鱼类批发市场之一。高桥先生是高桥家第五代鱼类批发商,他们祖祖辈辈在前一天傍晚开始工作,直至第二天早晨7点以后,每天工作14小时,对各种水产品鉴别、拍卖。眼口手代代相传,不管是寿司之神还是平常餐馆老板,都相信他挑选的鱼。小野二郎说我不负责对沙丁鱼的选择,我只相信我的渔货供应商,我还相信我的供米商,他比我更清楚我需要什么样的米才能做出好吃的寿司。这种绝对的信赖在我们的买卖关系中少见。
这位叫森冈直子的妈妈走的是另一条道路,而且比较坚决。她带着孩子在冲绳岛的乡下自己种田,孩子喜欢吃田里刚刚挖出来的紫薯、土豆,喜欢吃芹菜时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森冈直子按照福冈正信的自然植物法种植农作物。她说,月亮变圆的时候,上面的叶子和果实饱满,当新月出现的时候能量向下传递,根茎壮实,不仅月亮对植物有影响,就是潮涨潮落对植物都有影响,在恰当的时候采摘的食物让人充满活力。路边的紫苏熟了,割来、揉打,紫苏籽粒就掉了下来,筛去细枝,装进密封瓶里,厨房架子上放着一排排的香料瓶,里面的香料都是如法炮制,而要想再收获就要等到明年。我喜欢森冈直子挽起裤腿,背一个孩子、抱一个孩子涉水过河,到河对岸去照看玉米,阳光跳跃、溪水活泼、孩子结实。森冈直子说感觉很重要,好吃的东西一定是对你有益的。她说,“我在城市里生活不下去,我喜欢住在有水源的地方,并且这条河流一直有水,难道这不是很富有吗?”谁说不是?但问题是,如果全人类都这样生活,那自然资源一定不够。“风儿使植物受孕”的田园生活还是存在在影视、书籍和诗歌中比较合适。

东京麻布小茶馆,浅野忠信拜访茶道师。原来,即使像浅野忠信这样的人对茶道也需要学习和指导,他像我们一样对于茶道的各种规矩和要求不知所措,茶道师说,不需要特别的,只像平时一样夸赞好喝或者好苦就行。茶道师根据浅野忠信喜欢山的喜好来引领他欣赏茶。茶道师在墙上挂着“青山绿水”的书法,茶道和插花、季节、山水、大自然紧密相连,喝茶的人只要体会和享受就可以了。茶道师提供的点心也是专门为浅野忠信设计的,一粒像汤圆一样的糯米点心里中间是红豆色的甜心,中间是绿色、外面是浅紫色的糯米,也是青山绿水的象征。喝茶前要先吃甜点心,这样才能打开整个口腔里的味觉去体会茶的滋味。与其说日本的茶道馆是喝茶的地方,不如说那是一个心理理疗室和修身养性的临时驿站。
“没有比吃更让人愉快、更精彩的事了,这是人生最大的乐趣”。这话出自一位90高龄的僧人,会不会有点奇怪?僧人理应平淡地对待感官的欢愉,但90岁的池上本门住持池上说,吃不仅要用嘴,还要用鼻子、眼睛、耳朵、触觉,夏天听到刨冰沙沙沙的声音、厨房里飘出的香味、用手摸甜瓜的触觉都能使我们感觉到食物的美妙,使我们对每一粒米都充满感激,永远不浪费食物,这样可以使我们过一种有活力的生活。而寺庙就是妈妈的乳房,给我们乳汁的供养。

发布在 2015年2月20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乡村美食浅谈吃

朋友刚从欧洲回来,以为她会一脸幸福地讲述欧洲历史,她却痛苦地说,不知道什么是饱,就知道天天饿,也不知道欧洲人民是如何生活了这几百年的,简直生不如死。
也有朋友,在澳大利亚生活数年,回来的唯一原因就是吃得不习惯,再住下去就会精神崩溃,也是因为吃才回来——一日三餐,的确离不开吃,哪有比中国人更会吃的民族?一个鱼香肉丝,要十五种调料,一个大厨一个味道,仅仅因为油温不一样,炒出的菜就差之千里,更不用说那些宫廷菜江湖菜。
吃在中国被发扬得如此光大,即使如猪下水这样的东西,外国人肯定早早就扔了,但我们把它以酱油蒜蓉红焖后,再以生煸草头围边,吃起来肠软菜嫩,亳无腥气,是草根菜品中的极品。杜月笙平生最爱吃这一口,也许因为和出身有关?贫贱出身的他,小时哪里会吃得着红烧肉?——小时候培养的味蕾几乎跟定人的一生,到死,也怀念母亲做的那碗热面汤,细碎的绿色小葱花飘上来,有香油点点滴滴,西红柿三四片,鸡蛋乖巧听话地窝在面里。那面,是前夜和好的面,已经筋道十足,被母亲用擀面杖一下下地拉长。以后漂洋过海多年,再也没有吃到过了。
有一个外国朋友,到后来放弃自己在国内培养好的味蕾,执意要娶中国媳妇,并且定居四合院,吃卤煮火烧和褡裢烧饼,围着炭火的火锅吃涮羊肉,一家人围在一起包饺子。他每次见我们都用不流利的中文说:中国人真是会生活,过着童话一样的日子。
每次去北京朋友家都要吃烤肉,肉当然要用祖传的刀切,坚决杜绝用机器切,完全是对吃和肉的一种尊重,每一刀下去,味道都不一样,然后江湖吃法是站在烤肉台子前,一脚蹬了板凳一手去烤肉,底下是热烈烈的果木,烤肉用果木烤出来才会香,有肉的原味……我每次去都觉得仪式感非常强。有的时候形式决定内容,形而上一样有形而上的妙处。
吃真是浪漫而有趣的事情。古代两个男子最擅吃,家里的后厨永远似在过年。人们以到袁枚家吃饭为幸事——他们家豆腐和土豆都有几十种做法,丫鬟穿着精致的丝绸衣服上菜,一道菜品总会附有一个传说或一首小令,再佐以歌舞丝竹,太平盛世的欢喜都表现在吃上了。李渔更讲究,吃肉吃出乐感来。在《闲情偶寄》中,所有对吃的描述细腻动人,让人垂涎三尺,叹为观止。
于是中国餐馆开到世界各地,哪里有中国人,哪里就有中国餐馆。才不和外国人一样,不动烟火,几片粗面包,加点沙拉和黄油就是一顿饭,想想会郁闷得发疯。做了中国人之后,再去做外国人,只在味蕾这一点上,就有无限的思乡情结。
吃在中国分的流派也异彩纷呈,有人爱川菜的火爆热闹,是刚刚热恋的小情侣;亦有人爱鲁菜的踏实温厚,一步一个脚印;广东菜清淡无味,但足以养人,是慢下来的爱情,一唱三叹,都有自已的韵律;徽菜是花间小令,一个人独行;到了东北菜,就会乱做一锅,什么都敢往锅里放,分不出主次,分不出彼此,一大盆端上来,豪放得没有道理,适合唱二人转的人吃,太不细腻,可是,如果饿了,是最好的选择……最喜欢家常菜,因为家常倒是难的,谁能把家常做成最生动的菜肴,那是菜中上品。最近永丰道开了一家叫“千勺记”的小馆,上面写着三个字,“私家菜”,我便无限喜欢。
那私家菜,是只属于自己的,带着祖传的好——我小时候,有一家人做臭豆腐,祖上流传二百年了,他卖完臭豆腐走后,满街的臭,可是,真是好吃,连六必居都赶不上它的臭。臭里的香气仿佛有如神赐,我再也没有吃过那么臭那么香的臭豆腐——也就是中国人,能把香和臭统一得这样体无完肤,一边臭着,不能掩蔽的臭;一边香着,香得绕梁三日。臭豆腐在中国餐饮文化中和谐统一得让人佩服,似一对吵吵闹闹的小夫妻,离不开,可又彼此鸡吵鹅斗着,既甜蜜又苦涩,斗了一辈子,一回头,已经老了,老了,仍然吵——我的爷爷奶奶已经九十有三,还吵着要离婚,我听着要笑,想起那块历久弥香的臭豆腐,只觉得生活这样充满了味道,真实的生活一定是又香又臭的。
一离婚的男子,忽然有一日醉了,扑到桌上哭,却说了一句温暖的话:我忘不了她的烧茄子啊,以后再也没有吃过好吃的烧茄子……话虽然俗,可是如此真,他习惯了她培养起来的味蕾和菜的味道,烧茄子?他一定爱吃,然后她一次次做。最初的那次,不是咸了就是淡了,或者糖放多了。烧茄子烧好了其实是难的,用油过茄子的时候,油不能太热,炸好的茄子要软而嫩,糖不能放多,多了就腻,少了就寡味,多像婚姻,要的太多总会是贪婪,可是,糖太少了,一定是乏味的。

吃出来的感情也有很多,她在别的男子面前是太馋的女子,但在他那里,落得个懂得生活。后来她用自己的舌头赚钱,去各大酒楼品菜,当然也收获了爱情。但最寻常的爱情和吃法是一粥一饭之间,她亲自熬了一锅粥,佐以自己做的两个小咸菜,一个是秋后拉秧小黄瓜做成的腌黄瓜,另一个泡好的小辣椒,微辣,听话而俏皮地躺在盘子里,这样生动。其实最寻常的日子哪里是那些大餐,连慈禧都想念逃往西安时的窝头。最草根最家常的食物能养人一辈子,也许,他到死怀念的只是一碗米粥,粥里有百合,有鲜艳的枣,还有她站在旁边,小心地看着锅,别让热气扑出来。
是吗?是吗?他记得的所有,居然是这一碗家常的小米粥?
人生也许就这样寡淡,到最后,落实到一粥一饭间,如此踏实妥,丝丝入扣,那所谓的山高水远,其实与自己的生活,差了很多哩。

发布在 2015年2月20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