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分类: 吃货

乡村美食 吃货的羊!羊!羊!

形容味道的词语甚多,大抵来说是围绕着两个字展开的:“鲜美”,其他形容词紧紧团结在以鲜美为中心的味觉体系中动摇。而“鲜美”这两个字又是以“羊”为中心旋转,鱼羊为鲜,羊大为美,仅从这一点就可见羊在历史上的重要性。
在周朝时期,羊为“少牢”,祭祀上品,直到宋朝时,羊肉中还隐隐藏着一股阶级优越感。
苏东坡曾被贬惠州,在给他弟弟子由的家书里说:“惠州市井寥落,然犹日杀一羊,不敢与仕者争买,时嘱屠者买其脊骨耳。骨间亦有微肉,熟者热漉出(不趁热出,则抱水不干),渍酒中,占薄盐炙微焦食之。终日抉剔,得铢两于肯綮之间,意甚喜之。”
大概的意思就是说:老弟呀,我来的惠州这地方挺穷的,每天就杀一只羊。我也不敢跟当地的各位老大争买羊肉。就跟杀羊的说给我留点羊蝎子。羊骨头间还有点肉,趁热剔出来(不趁热剔,就不好弄干),泡点酒,稍微加点盐,烤到微焦时吃。剔一天也就弄几两肉,不过我挺喜欢吃的。
这似乎是北京流行的羊蝎子的前身,但真的没有什么关联。我有一段时间,热衷于各种食材的考据,以便对中国美食有一个纵向的理解。在历史上,食用羊肉最日常的区域其实是中亚一带,羊有两种味道很难令中原人士接受,一种是羊肉的膻,一种是奶制品。许多食物的流行伴随着朝代的更迭、民族的出入、潮流地更换,在唐朝时,民风开放,兼容并蓄,羊肉制品与奶制品处处可见;到了宋朝,奶制品与羊肉没那么受欢迎,到了元朝,草原部落掌控江山,奶制品与牛羊肉的繁荣是必须的,之后是明清两代,这两代更讲融合,现代人的美食观念都往往直接或间接起自明清。
元朝人著有《饮膳正要》,太医于公元1330年献给皇帝,羊肉在其中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而北京如今流行的涮羊肉,其来源普遍认为是清朝军队行军打仗时的路餐。如今举目全国,各地都有极具特色的羊肉菜品,如果选择最贴切的吃羊肉胜地,我依然会把目光投向西北部,从新疆到内蒙古,从宁夏到甘肃,从山西到陕西,羊肉的做法得心应手,随手拈来。
如果说寻羊是一次冒险,我愿意早上是宁夏忠县羊汤配西安羊肉泡馍,中午是兰州手抓羊肉配老北京涮羊肉,晚上是新疆喀什馕坑烤全羊配山西大同羊肉烧卖。

如果还能以吃的部位做一次身体的冒险,烤全羊属于只有一个选项的单选题,毫无悬念,在我看来,烤全羊不如烤羊背,烤羊背不如烤羊腿,烤羊腿不如烤羊蹄,烤羊蹄不如烤羊肉串,烤羊肉串不如烤羊肉筋,烤羊肉筋不如烤羊脆骨,烤羊脆骨不如烤羊腰子。羊肉不如羊杂,山东单县羊汤与山西郝刚刚羊杂割举案齐眉,河南羊肉烩面与银川羊杂碎百年好合。
你如果问我最想吃的一碗羊杂汤在哪里,我会说是80年前的北京,具体位置是香山碧云寺下煤厂村,我想穿越到那年秋天,跟白铁铮一起去吃一碗羊汤。白铁铮,北京人,后来去了台湾,后来写了一本书《老北平的故古典儿》,细数北京风物,他写到那家羊汤馆:“靠山几间瓦房,门前搭着棚凉,土坯砌的桌凳,坐下之后,先给您端上一个小菜盘,小茶壶里沏好一壶好茶,你慢慢喝着,一会儿给你端上俩七寸盘没汤的盐水卤杂碎,四两好白干或者海淀莲花白,你慢慢吃着喝着浏览山景,东望北平城,红尘滚滚,浊气弥漫……”

发布在 2015年2月20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吃货的天堂-象山

悠闲自得的渔家山村

在城市里,被污染的环境、巨大的工作压力,越来越多的因素制约着人们生活的幸福指数,而在山海相连的象山,探访所到的方家岙村、东门渔村、民俗文化村、花墙村,每到一处,都可见村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脸,生活悠闲自得。

方家岙村是象山墙头镇的一个小村庄,村里于2003年起对620米环村溪坑河道进行彻底疏浚,恢复河道的自身净化功能,并实施堤防加固,全面加固了方家岙水库,修建大型公园、河道走廊,在河道两旁实现绿化4000多平方米。经过一系列的整治后,方家岙村生态旅游环境越来越好,加上天然的田园风光,众多城里人慕名前来。村支书欧昌伍说,去年找了专业的旅游规划设计团队,全村依靠现有的资源要打造3A级景区,以后,游客来村里,不是简单地看一圈,村里还会有三星级酒店标准的客栈、有城里孩子喜欢的亲子游乐园、有广场舞场地。

在花墙村,质朴的农家客栈老板娘用爽朗的笑声迎接着每一个到来的游客。农家客栈面朝的是一片滩涂和山岭,老板把小院打理得井井有条,院子的花坛里种满了雏菊和喇叭花。许多住店的客人喜欢坐在庭院里,与浇花的老板随意地闲聊,看着夕阳慢慢下沉。好客的老板还会到院外的田里摘几个橘子,或割几把新鲜的菜与客人分享。

在游客接待条件最为成熟的沙地村,乡间小道上有许多从上海、杭州来的居民,村民们一早就忙着准备农家饭款待客人。干体力活虽然辛苦,但当看到城市居民感叹乡间生活的安逸舒适时,村民们的笑容很灿烂。

品美食 学制作 欢乐多

象山的美食多,用料足,味道好远近皆知,与以往走进景区饭店吃海鲜大餐不同,乡村旅游端出的都是地道的渔家美食,质朴的食物中饱含着象山深厚灿烂的渔文化、民俗文化和生态文化。

茅洋乡民俗文化村,随行探访人员很多都不是第一次去,不过这一次好客的庄主郑先生除了带着大家逛村里的农耕文化展览区域外,更是端出了象山名小吃萝卜团和麻糍,不是简单品尝,而是要大家亲手制作。

捣麻糍是需要几分力气的。只见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甩胳膊抡腿,把捣杵甩得嘭嘭地响,用力“打”糯米,每捣一下,旁边有人帮忙用冷水掭一下,把糯米翻个身。这个过程也让围观的人跃跃欲试,亲身体验才发现,捣杵分量不轻,没点肌肉根本抡不动。

做象山名小吃萝卜团的过程不需要捣麻糍的体力,更需要的是巧劲。经验老到的工作人员指导说,先捏一团皮料,搓成汤圆的样子,然后再捏成窝窝头的造型,皮不能捏太薄,太薄上锅蒸会破。真正上手自己做,大家才发现,萝卜团的皮料又油又粘,捏的速度不快,就会粘在手上破相。捏成窝窝头造型后,就要往里面塞馅料。这时一旁的工作人员一直说:“多塞一点,我们象山人就喜欢料多分量足的,这样才大气好客。”萝卜团里的馅料也是琳琅满目,萝卜、笋丝、虾仁、鱼肉,各色蔬菜配上海鲜,出锅的味道鲜咸可口。

以前到象山很多游客不见得会去东门渔村,不过这几年东门渔村开出了一家专卖当地特色麦饼筒的渔家乐,奔着这一独特的渔家美食,东门渔村的游客接踵而来。

麦饼筒又叫席饼筒,在那小小的面皮里,可以包上各种各样的海鲜和其他菜蔬,饼一卷,就是美味的主食,造型像极了席子。这是石浦人的传统美食,每次渔船出海捕鱼,家里人都会准备丰盛的麦饼筒,寓意路路畅通。

发布在 2015年2月20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