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分类: 乡村众筹

乡村旅游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一、存在的主要问题

     农家乐扎根于农村,也受到农村社会发展现状和农民群众自身素质的限制,存在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其中比较普遍的问题有以下六个方面:

(1)基础设施简陋,卫生状况不尽如人意

主要表现为无卫生许可证经营,如:厨房设备简陋,厨房内污水随处可见,并偶见老鼠影子;生熟食品和菜肴乱堆乱放,切生、熟食品的菜板不分;厕所及院落存在卫生死角,如简陋的旱厕、潲水缸、猪圈、羊栏等紧邻厨房;农家乐帮厨的人大都是农家乐的经营者或从周围请来的农妇、村姑,不少人没有经过严格的身体检查,无健康证上岗;部分食品进货渠道混乱,个别农家乐采购的粉条、苕皮、豆皮等制作凉菜的主辅料大多是从一些小作坊购进等等,卫生状况令人堪忧。

(2)内容比较单一,旅游层次有待提高

源于我国农耕文化的农家乐具有原生、原创性文化的可贵品质,这是它的生命力所在。当代大众文化作为后工业文化的产物,具有批量复制的消费文化的特点,具有泯灭文化个性等诸多异质文化特点,现在,有些农家乐盲目照搬大众文化的娱乐内容、方式,势必削弱农家乐的生命力,危机农家乐的进一步发展。现在的农家乐大多仅仅将“乐”字放在吃上,有人戏称为“白天吃玉米糁,晚上支摊打麻将。体现农村生产、生活方式等方面的内容尚未被纳入“乐”的内容,因而,旅游产品层次仅仅停留在观光层面,距离参与层面及文蕴层面尚有一定差距。

(3)组织程度不高,管理亟须规范

一方面,农家乐是一种以群体模式出现的旅游形式,只有在统一有序、错位发展的环境中才能取得较大发展。由于农民群众自身的组织程度不高,一些地方形成了单打独干、恶意竞争的不良局面。另一方面,农家乐情况极其特殊,没接待游客时,是农民的住宅,政府执法部门不能管。营业时又是餐馆,客人走了后又变成住宅。此外,一些农家乐还兼营小卖部,但出售的酒水质量也不同程度存在问题。究竟该由哪个部门来监管,目前确实存在监管盲区。

不规范的地方就会出现农家乐之间、农家乐与景区之间的不正当竞争,这类现象在景区的旅游饭店与农家乐之间尤为突出。比如,农家乐经营户私自带客进园。据估计,某景区每年通过购票的游客在10万人次左右,而由村民领入的游客数量每年也有10万人次左右,景区仅门票收入一项,每年损失50万元。这样的估算是相当保守的。而村民们的“农家乐”、烤烤场给园内公办的烧烤场带来的巨大冲击,也造成公园近10万元的损失。而事实上,旅游景区为农家乐的兴起提供了基础和依据,同时农家乐的兴旺又激活了景区的发展。因此,景区与农家乐之间不应是恶性竞争,而是优势互补,双方的产品满足的是不同游客的需求,只有各自都办出了自己的特色,才能消除双方之间的这种恶性竞争,才能正确处理好双方的关系,从而形成灵活有序的市场局面,促进旅游业的协调发展。

(4)环保问题与安全问题日益凸现

位于山清水秀的欠发达地区的“农家乐”由于管理水平落后,服务档次不高,随着接待人数的增多,污水垃圾处理以及消防安全隐患增多;个别农家乐为了揽客,安装了秋千、滑梯、跷跷板等游乐设施,但基本上都存在一些问题,有的部件锈蚀,有的连接部位容易滑脱,有的水泥板产生了裂缝,这些都容易给游玩者造成皮外伤或更大的伤害;由于农家乐特殊的地理位置,大多临河(沟、渠或堰塘),靠近公铁路,农家乐没有固定的安保人员,又缺乏一些重点部位的提示性标牌,如果带孩子前来游玩的家长只顾自己玩牌或喝茶,孩子缺乏监管很容易发生伤害事故,而如果发生事故,以农家乐的特殊经营地位,双方要解决纠纷将会十分麻烦。此外,一些农家乐里还有拴养的狗、敞放的猫、鸡等动物,稍有不慎,也容易给小孩子带来难以预料的伤害。

(5)特色不够鲜明,品牌意识不强

特色和品牌是吸引游客的关键因素。目前,大多数农家乐经营户还是以被动经营为主,照猫画虎,千篇一律,没有自己的特色,缺乏对于民间、民俗文化和自身发展特征的挖掘,缺少市场开拓意识。农家乐经营者要考虑通过互联网进行宣传促销,此外,农家乐旅游还要加强与周边旅游资源的联同开发,共同树立品牌,以达到互惠互利的双赢效果。

(6)从业人员专业知识欠缺,服务水平有待提高

在实际操作中,当地农民既是管理人员,又是服务人员,处于粗放经营中,形成轻管理、低质量、低收入的恶性循环,严重制约了 “农家乐”休闲旅游业的发展。

a

二、对策与建议

     根据农家乐经营的依赖条件和存在问题,在今后的发展实践中,除了要加强政府引导和提供必要的政策服务帮助以外,重点要围绕“一个中心”,做好“一篇文章”,凸显“两大特色”,努力实现“三化”。围绕一个中心,就是如何吸引游客、留住游客。游客的数量决定着农家乐的成败,抓住游客才能抓住市场。要通过一言一行,积极捕捉游客的心理动态,不断改进服务形式和服务内容。同时,要搞好客源市场分析,扩大对外宣传。做好一篇文章,就是充分做好“乐”的文章。“乐”是“农家乐”吸引游客的核心。发展农家乐必须瞄准城市人的兴奋点,充分挖掘田园乐趣、民俗乐趣以及农村生产、生活乐趣,努力为游客留下深刻印象。“农”中取乐,是“农家乐”的发展方向。凸显两大特色,就是“农家”特色和“文化”特色。农家特色是农家乐得以生存的基础,文化特色是农家乐得以壮大的根基。普通农民的生产、生活以及农村文化,还有各种具有乡土特色的风俗、习惯等,都会引起城市人的极大兴趣,也是农家乐可以包装凸显的特色。努力实现三化:努力实现规范化,就是要通过制订统一的管理标准、管理办法和成立专业协会的办法,使经营者有章可循,让游客透明消费。以前农家乐愿意怎么搞就怎么搞,但随着农家乐的发展,现在的农家乐已经不是低层次的服务。评选星级可以让农家乐的服务更为规范。”但同时,如果评选标准太过严格,极有可能丧失农家乐最为本质的天然风味和独特文化,会带来农家乐的同质化,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逐步走向品牌化,就是要努力形成地区大品牌和多种中小品牌;努力体现多元化,就是要努力形成各具特色、百花齐放的发展局面。具体来说,农户应在下几个方面巧下心思:

(1)把“根”留住

农家游要“洋”,洋不过国外;“豪华”又比不过高级饭店,其优势在农字,农村风光、农舍民情、农家饭菜、农事活动,这些才是吸引城里人的法宝。而在当前,农家乐存在“城市化”倾向。以益阳的部分农家乐为例,由于“高峰期”游客太多,满足不了消费量,许多经营户都开着车到城里买菜,不符合“农家乐”的要求。也就是说,绝不能丧失地道的农家文化和乡土风味,面向城市,记住农家乐的根基–“农”、“土”、“野”、“异”,切忌变相城市化。农家乐就应该素面朝天,越是个性化越能世界化,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不同的山山水水能成就不同的农家乐;不要把它当宾馆,它不需要太大、也不需要豪华,它就是家,干净、整洁,有家的温馨。

(2)其“乐”无穷

善用各种资源,即土地资源、生产资源、景观资源、文化资源等,设计好体验活动项目应在趣味上、参与性、体验性上应大做文章,农家乐的核心在于 “乐趣”,而且这种乐趣必须与“农”紧密相连,二者相辅相成。将乡村的自然风光、农村生活体验、趣味劳动、文娱节目相结合,形成其独特的魅力,同时针对不同的对象设计不同的内容,如对学生团体增加农村生活常识、农业科技知识等教育性节目,并且对活动内容坚持低收费策略。

(3)环境至上

毋庸置疑,农家乐的持久引力在于有别于城市的“山青水秀”的区域环境特色,作为一种生态旅游产品,必须处理好几个关系。一是开发与保护的关系。资源保护与开发是有机联系在一起的矛盾统一体,二者不能割裂开来,要将保护意识始终贯穿于农家乐的经营中;二是近期需要与可持续的关系。农户办旅游往往仅仅着眼于短期目标,为了经济利益会以牺牲环境作为代价,但这种短视做法会最终损害长远利益,因而,必须具有可持续发展的意识。此处所指的环境既包括当地的社会环境,又包括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如旅游政策、社会治安、社会道德、卫生环境和语言文字环境等。良好的自然环境能对农家乐旅游的开展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景区型农家乐的火暴有力地证实了这一点。对于那些自然环境“非优区”的农家乐,在不破坏原有风味的前提下,可进行局部的改造。如在种植当地乡土树种、花卉,山区种果树,能增加植物精气含量;湖区利用其水资源丰富的优势,可在屋旁筑小水坝形成人工瀑布,增加空气负离子含量。

(4)以“鲜”制胜

吃在农家-吃得新鲜,无污染,绿色食品;住在农家-住宿环境干净整洁;行在农家-代步交通工具的选择具有新鲜感;娱在农家-增加农家文化内涵,玩得新鲜。农家乐的发展需要提高其文化品位,应该满足不同文化的消费人群的娱乐需要,让它成为城乡民众文化活动的场所,成为民间文化的传播之地;购在农家-土特产品丰富新鲜。

b

(5)加强旅游商品的开发

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一般旅游商品的收入要占到旅游总收入的30%左右,在我国大约只占到10%左右,可见,提升空间十分巨大。要充分利用山区丰富的土特产资源、传统饮食和工艺等,开发具有地域特色的农家乐旅游商品,满足游客的旅游消费需求。注重纪念性、精致性和多样性的发掘,将农产品、农副产品做成商品、礼品乃至体验品,不断提高价值含量。

(6)重视员工培训

必须加强对“农家乐”从业人员旅游知识、礼仪知识、服务规范、管理知识、烹调技能等的培训,帮助从业人员更好地为旅游者提供专业化服务,加强服务意识,规范服务行为,整体提升农家乐的质量与品级。

(7)规范管理

根据要求,农户在申请开办农家乐时必须“证件”(如,卫生许可证、安全许可证、旅游从业人员岗前培训证、经营许可证)俱全。“农家乐”协会有规范该项目的管理、促进有序竞争和可持续发展、确保游客合法权益及村民基本利益的合理体现等义务。协会应制定章程规范服务行为,坚持五个统一:统一规划、统一管理、统一授牌、统一收费标准、统一宣传促销。对提出申请的农户坚持以“政治思想好、个人素质高、居住环境美、配套设施全、全家人身心健康”的标准进行严格的考察和审批,并进行动态跟踪管理,对不符合要求,不达标准的经营户进行摘牌并停止营业。

可借鉴星级宾馆评定办法对农家乐进行等级划分,从基础条件、安全标准、卫生标准、资源与环境保护、综合管理、接待设施、服务质量要求和选择项目等几个方面对农家乐进行综合评价。农户家中的客房在面积上必须达到规定标准,干净整洁、明亮通风是最基本的要求。

当前,农家乐的游客主要集中于国内,它除了深受那些上山下乡的知青和进过“五?七”干校的老干部的喜爱外,也是都市人假日休闲放松的首选去处之一。在境外游客最感兴趣的中国旅游资源中,山水风光、文物古迹和民俗风情分列前三位。另据专家调查,英、美、日、德、法、澳六国的旅游者无一例外地把“与当地人交往,了解当地文化和生活方式”当作出境旅游的三大动机之一。而农家乐旅游产品正是符合境外旅游者这一需求愿望的。

c

发布在 2015年3月23日 来自 阿甘 Com 0 comentários

乡建“三”题—到农村去,到农村去!

乡建“三”题

Three Issues of Rural Constructions

周榕/ZHOU Rong

到农村去,到农村去!

仿佛一声声低沉的魔咒从田野深处响起,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被从城市的浮华中唤醒,他们怀揣各异的心思抱负,奔赴农村开始新一轮“上山下乡”运动。放眼未来可以预计,中国的“刷城”大潮尚未平歇,“刷村”热浪又将掀起。

但是且慢!这些年来不正是这批建筑师,在没想明白城市的基本问题前就已把中国城市刷得近乎刷无可刷的么?现在把目光又兴致勃勃投向农村的他们,在没琢磨清乡土中国的诸多问题之前,能指望其在刷村时的表现比当初刷城时更好一些吗?
如果说,中国当代的城市化进程至少还有若干舶来的蓝图可资借鉴的话,那么,中国当代乡村建设则因其复杂性和特殊性而绝无统一的范本以供因循。甚至,中国当代的乡建问题是一张没有标准答案的考卷,而只有时间,才是最终给每一位应试者打出成绩的考官。
这一张乡建考卷上,有三道基础性大题不可不审,打算上山下乡的“新知青”建筑师们,准备好,请听题:

壹 · 城乡二元 · 三农一体 · 为什么去?

农村,曾经是中国传统农耕文明的基本空间形态;农业,曾经是中华文明的基本生产形态和组织形态;农民,也曾经是几乎每一个中国人的缺省身份。仿佛如鱼在水,“三农”在中华传统文明生态中根本不会成为“问题”。

“问题”出在文明生境发生了巨大“灾变”——随着19世纪中叶以工业文明为特征的西方现代文明体的入侵,以农耕文明为特征的中华传统文明迅速瓦解,不得不被动开启从农耕文明向工业文明转型的“文明再造”的现代化进程。一个半世纪以来,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如此艰难曲折,时至今日仍未竟全功。

中华文明的急剧转型,必然撕裂传统农耕文明的原有结构。所谓“城市化”,正是这一转型过程的外在反映——从一产到二产的产业转移、从农业人口到工业人口的变身与迁徙、从乡村到城市的空间再造和社会重组。在整体资源极度匮乏的情况下,只能通过城乡二元的剪刀差方式,盘剥农村资源廉价供给城市的现代化需求,中国城乡原本一体化的文明组织从此分裂为二元对立的格局。在此消彼长的城乡裂变力量作用下,自晚清开始,中国农村进入衰落的下行通道,及至1990年代因城市现代化进程的提速而爆炸式地加快抽取农村资源,终于突破既存农耕生态系统的临界点导致系统失衡,从而使“三农”问题大范围凸显。

从文明生态的角度观察,当代中国农村的凋敝图景仅仅是一种空间表象,其背后是农产品价格过低,集体化农业生产体系崩解,青壮年农业人口流失,农村基层社会组织溃散,传统农耕文化和乡土技术失传等一系列文明转型期不可避免的严峻社会问题。面对中国当代乡建领域的复杂性和矛盾性,城市型建筑师习用的思维模式与设计工具无疑是失效的。

要破解中国当代的乡建难题,就必须将“三农”问题视为一体考量。如果离开农业和农民,空谈农村建设有害无益。“三农”问题的关键是“农业”(也泛指一切在农村地区可持续开发的产业),有业才会有人,乐业才会安居,安居才会顾及农村的环境品质。因此,乡村建设,首先是产业建设,其次是社会建设,最后才是环境建设。建筑师所设计的乡村建筑,假如徒具引人注目的物质躯壳,而看不到背后的人在哪里、业在何方的话,那么就不过是一场把乡村当布景的形式游戏。

为什么要“上山下乡”?这是每一个准备投身乡建工作的建筑师首先要向自己提出的问题。在文明转型进程行至中途、城市化潮流不可逆转、“三农”问题尚无解决良策的当下,同一个“设计下乡”的行动,可能反映了多种不同的价值取向——乡愁排遣、文化责任、前卫姿态、公益情怀、风光借景、自由向往、艺术追求、生活趣味、社会理想、生态实验……抑或,替资本进村“为王前驱”?

当下这一轮乡建热潮的直接动因,来自十八大之后放开农村土地流转政策所带来的对农村土地升值的普遍预期,无论是政府层面的加强农村土地规划,还是个体层面各种涉农项目,概莫能外。因此,大多数建筑师在本轮乡建热潮中充当的角色,不过是跃跃欲试准备过河下乡的资本大军的前哨探马。可以预计,在城市资本对乡土中国重新格式化的未来进程中,中国农村必将释放出极大的机会空间和极多的空间机会,这对于建筑师来说可能是又一场不亚于城市化建设机遇的饕餮盛宴。那么赴宴之前,建筑师们是否需要总结一下上一场筵席的经验教训,重新思考自己与资本力量的关系定位—是为虎作伥?还是与狼共舞?又或另辟蹊径,亡羊补牢?

应该看到,中国农村的广袤幅员、深厚历史、多样环境、丰厚物产,以及目前相对宽松的管理体制和城市资本尚未大规模进入前相对低廉的土地产权,都为中国建筑师们提供了可供想象力恣意驰骋的盛大舞台。中国现代化进程从工业文明向互联网文明和生态文明的陡然跃迁,也从根本上改变了城乡资源的传统配置规则,使乡土空间在网络时代重新具有了足以在某些领域与城市开展竞争的潜力,亟待通过创造性的设计将其激发、呈现出来。

上文说到,“三农”问题的核心是“业”,而“业”的核心是资源,资源问题的核心则是交换——与城市的交换。交换的前提,是城市对乡村的认同,而这种认同是物理的、也是心理的,是直感的、也是传播的。城乡认同空间的创造让出城入乡的建筑师有机会大显身手。在某些情况下,精心设计的特色空间可以成为将农村资源变现为城市消费品的“环境触媒”。北京怀柔的北沟村和河南信阳的郝堂村就是两个成功的案例:美国业余建筑师萨洋(Jim Spears)把北沟村口的琉璃瓦厂精心改造为设计型酒店,又将一户荒弃的农宅重装为一间特色面馆,吸引到包括比尔·盖茨在内的大批国际游客来此消费和投资,数年时间就显著改变了北沟村的面貌;中国艺术家孙君和乡建专家李昌平等人,通过村舍改造和内生型互助金融联动的方式,把郝堂村整体打造成了中国最美乡村,让这个本无特殊景观资源的村落一跃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热点,从而把普通的农产品卖出了旅游纪念品的价格,大幅提高了农民收入。

凡此种种,都证明了乡建设计可以通过环境干预对农村的产业生态和社会生态产生积极影响。总体看来,只要牵住了产业和资源这个“三农”问题的牛鼻子,中国农村就还有浩瀚的可能性供建筑师的创意设计自由铺展,并对伺机虎视的城市资本“四两拨千斤”。

贰 · 城乡共生 · 三村异略 · 到哪里建?

与地理上的“农村包围城市”不同,当代文明的基调则是“城市包围农村”。无论从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任何一个方面,农村都已沦为城市的附庸,传统上脱离城市而自给自足的原生态乡村社会已不复存在。在这样的城市文明背景下,不再有纯粹的“乡土”问题,而必须纳入“城乡共同体”的认识框架。

如果为中国农村画一幅资源价值地图的话,那么这幅地图一定是不匀质的。由于对城市的高度依赖,乡土资源的定价权被牢牢地控制在城市手中。因此,一个村社的资源价值基本取决于其与城市、特别是邻近城市的供需关系。以“城乡共同体”内资源价值的标准分类,中国只有“三个村子”——城村、乡村、农村。

所谓“城村”,是“城中村”与“城边村”的合称。其共同的特点,就是既享有城市区域高昂的地价,又具有相对独立的社会结构、空间结构和管理体系,成为“割据”于城市的特殊组织单位。城村一度被视为城市的“毒瘤”,每个城市政府都必欲拔之而后快,但事实上,对于因强调统一规划和全覆盖规划而缺乏多样性与冗余度的中国当代城市来说,城村对涵纳城市低收入人群、平衡城市社会生态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近年来,随着城市地价的飙升,各地的城村改造大多成为权力意志携资本力量与地方原住民势力强硬碰撞的角斗场,其中留给建筑师进行创造和周旋的缝隙并不宽裕,许多富有想象力的改造方案最后都停留在纸面上无法实施。从设计属性上看,城村早已不是“村”,而是一类特殊的“城”。

所谓“乡村”,着重突出的是其“乡”的属性,简言之,就是拥有对城市具有吸引力的“乡野”环境资源、“乡土”文化资源、“乡居”生活资源和“乡风”民俗资源,并有着便利交通优势而能直接服务于城市的村社。由于占据与城市互补性强的“乡式”资源,绝大多数“乡村”具有从一产向三产化经济转型的发展潜能,因此最受城市资本的青睐,也最能赢得对乡土充满浪漫想象的建筑师群体的钟情。现下媒体上流行的乡建实践,也多以“乡村”为背景展开,但说到底,却有事半功倍的借势取巧之嫌——建筑师的工作,不过是在乡情浓郁的明信片上进行轻松的形式“点景”而已。若论起“点景”的工作,艺术家比建筑师来得更为得心应手,也高明得更多:日本新泻的越后妻有大地艺术展、欧宁在安徽黟县的“碧山计划”、渠岩在山西许村的“艺术修复乡村”运动,其社会影响力都不是任何一个建筑师主导的乡建项目可以比拟的。既往经验表明,对于“乡村”中的“乡建”,重要的并非点景或造景,而是“激活”资源,即通过有创造性的空间组织激发乡村存量乡土资源的系统活力。

所谓“农村”,就是高度依赖农业经济而缺少特殊资源和其他收入来源的村社,属于典型依附泛农产业的基本社会单元。“农村”在中国涉农地区占比最高,而发展前景也最渺茫,其根本原因在于人为的工农业剪刀差造成农产品定价不合理,而长年人均低收入又令“农村”很难形成资本积累进行产业转型。在城市居民的媒体认知上,当代中国“农村”的贫困、脏乱、劣质和枯燥长期被特色“乡村”的自然美景与田园风光所掩盖。无论是城市资本、艺术家、还是绝大多数建筑师,也都长期对“农村”这个涉农地区的“第三世界”视而不见。但事实上,广大的“农村”远比地理位置和资源禀赋得天独厚的“城村”和“乡村”更需要乡建的关怀,可惜深入真正的“农村”从事实践的中国建筑师堪称寥若晨星。如果说,建筑师的设计在“乡村”是锦上添花的话,那么在“农村”则称得上是雪中送炭。

三“村”之中,“到哪里建”是一个特别值得思考的问题。“城村”舞台逼仄,“乡村”名利双收,而唯有“农村”才是乡建工作真正的试金石。分清三“村”,让我们对那些在“乡村”附庸风雅却声称自己解决了中国“农村”问题的建筑师言论抱之一哂,也让我们对谢英俊、无止桥团队、穆钧等真正在“农村”第一线从事乡建工作的建筑师们平添一分敬意。

叁 · 城乡并流 · 三途同归 · 想怎么干?

不得不说,现阶段中国建筑师们对于新乡土建筑的设计是严重缺乏想象力的,这来源于他们不自觉地在自己的头脑中预设了大片乡建设计的禁区。绝大多数从小在城市里泡大却热衷于乡建的建筑师们,对于城市有着某种从厌烦到逆反的情结。他们热切地希望自己的乡建设计,能够表现出与城市截然相异、超然出尘的观感,因此在设计时频出重手,不把建筑的乡土味道表现到极致誓不甘休,“城市化形式”就此成了他们进行乡建实践的思想禁区。

从设计取向上看,当代中国的乡建实践可分为三大流派——文化流、技术流、社会流。

“文化流”顾名思义,是试图用建筑形式来塑造文化图景,其中又可分为怀旧型的“乡愁派”与激进型的“奇景派”。乡愁型建筑竭力从空间、造型、材料、色彩、工法上与周遭的传统乡土建筑取得呼应,再辅以田野、老树、池塘、禽畜、夕阳、古井、石辗、旧屋等配景,希望营造出鸡犬新丰的时空错觉;而奇景型建筑则仗着在农村盖房没人审批而为所欲为,把在城市中实现不了的极端设计理想在乡间付诸建造。无论是乡愁派还是奇景派,“文化流”乡建最大的软肋是难以获得村社邻里的认同,乡亲们既无法被勾起石头缝里的乡愁,也难以欣赏不开窗户的光墙。这些以抵抗和逃避城市为号召的建筑,实际最主要的作用,就是丰富了城市中建筑媒体的报道种类并偶尔捕获城里人的眼球。

相形之下,“技术流”乡建则显得颇为务实。“技术流”中也分为“绿建派”和“建构派”,前者强调对竹、木、夯土等乡土原生材料的使用,并重视表现乡土材料在节能和环保上的优越性;后者着重发掘和继承乡土建造技术和传统工艺,推崇原生的技术美学。“技术流”乡建的问题,通常会出在“炫低技”上。在“技术流”建筑师眼中,似乎采用了适用于当地条件的低技术就占据了道德高点,至于设计的空间品质和形式审美等等在农村就都可以将就。此外,低技操作还按照城市中的建筑工艺标准来进行设计,也是“炫低技”型乡建往往不成功的主要原因,例如,曾被一些建筑师津津乐道的竹模板浇涛混凝土即属此列。

“社会流”主张乡村公共空间是社会组织的反映,并对农村的社会活动能够产生导向性的影响。“社会流”乡建的核心主旨在于通过空间建构来重建有异于城市社会组织形态的村社共同体。因此“社会流”乡建致力于通过空间建设让村社共同体成员具有强烈的内部认同感,而不是彰显建筑师的个人形式趣味。台湾建筑师黄声远是“社会流”乡建的代表人物,他的宜兰实践关注于乡村建筑的在地性,以及村社公共空间系统的一致性、认同性与完善性。

“文化流”、“技术流”和“社会流”,构成了当代中国乡建实践的三条主线。其实,无论哪种价值流派,都不必为自己规定出明确的形式阈限。中国当代乡村,既非一个独立于城市之外的乌托邦,也非寄托既逝传统的文化羁留之地,而是一个嘈杂混乱、新旧兼容、颓废与活力同在的现代生境。对于准备“上山下乡”的建筑师来说,直面现实的勇气要比任何浮华的想象力都更为重要。

收拾好行囊,去吧!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作者简介:周榕,清华大学副教授,《世界建筑》副主编

全文刊载于《世界建筑》201502期P22-23。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在 2015年2月14日 来自 admin Com 3 comentários

乡筹网气泡屋酒店与您相约梅花节

乡筹网气泡屋酒店与您相约梅花节

   【导语】2015年上海海湾国家森林公园梅花节将于2015年2月16日-2015年3月22日举行, 将有40000株梅花5000株腊梅,并有浪漫气泡屋度假酒店申城首次独家展示。

今年的上海海湾国家森林公园梅花节看点十足,不仅梅花规模空前,品种多,数量足,还有天津著名相声团队“名流茶馆”助阵演出,另有三档表演舞台强势来袭,综艺表演、曲艺节目和民宿创意展示年味十足,更有浪漫气泡屋度假酒店现场展示体验,为梅花节增添浪漫氛围。

据悉,气泡概念最初是由法国设计师杜马斯设想出来的,目的就是重新定义临时休闲住宿。它的设计理念是用最低的能源和最少的材料带给人最大的安慰,让人与环境有最和谐的互动。气泡屋是由TPU制成的,入口的气塞和静泵陆续不断地释放出气压,从而使它们的形状保持膨胀的状态。在气泡屋内,人们可以毫无隔阂地享受置身自然的独特经历。它的租金每晚大约700美元(约合人民币4284元)。

如今这种气泡屋度假酒店即将落户申城海湾森林公园,此次在海湾公园展示的样板间将配备一些基本的生活服务设施,室内安装有空调,即使是在冬季,室内依旧温暖如春。在气泡屋内观赏梅花,看花瓣一片一片飘落眼前,别有一番风情。

据了解,气泡屋度假酒店是由上海乐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乡筹网与海湾国家森林公园合作开发的项目,依托海湾森林公园绝佳自然风光,居住者可以更好地了解气泡屋“让人与自然无缝贴合”的理念。乡筹网CEO高元介绍说,“目前游客出门旅游不再是走马观花,而是希望拥有互动、体验式的旅游感受,需要的是有内容、有产品、有收获的旅游。乡筹网是专业做创意住宿、田间户外野餐、易物众筹、乡村聚会、乡村优品等的创意生活众筹平台,此次尝试用众筹的方式去推广气泡屋度假酒店这种创意度假形式,就是希望通过互联网思维创造更多旅游产品,为游客提供一个创意旅游休闲的新形式。而且相较于法国的高昂租住费用,我们的气泡屋只需要支付几百元的成本费用就可以入住一晚。如果在气泡屋众筹阶段支持的话,则会有更优惠的价格。”

梅花节期间,气泡屋将一直在海湾公园酒店内展示。上海的市民朋友可在游园观赏梅花之后来气泡屋内体验一下,气泡屋外春寒料峭,气泡屋内温暖依旧,远观海湾公园山光水色,近看梅花飘落,绝对是你不可错过的浪漫体验。

文章来源:新闻网

发布在 2015年2月14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乡村旅游规划

乡村旅游规划统揽全局,影响深远,而资金投入则是使这些规划得以有效实施的重要手段。资金投入的一个重要方面是景区内的公路网络建设,以及区内网络系统与 区外省道、国道的联络。
应建立高标准的区内道路网络,并做到与过境省道、国道的无缝对接。对区内道路应确立较高的建设标准,避免出现因为道路狭窄、道路破 损严重阻碍交通的现象发生。除了道路建设以外,还要建设本地区客运中心和分中心,使乡村度假游客能够顺利、迅速地进入和离开本地区,防止乡村度假游客因不能及时进入景区被 迫缩短旅游时间或取消乡村旅游计划。同时,也要防止他们因不能及时离开景区而滞留景区,影响其正常的工作和生活计划。对于这些年盛行的景区内的徒步穿越,也要 建设一些服务工程项目,比如道路指示牌、休息亭等。除了在景区内建设纵横交错的交通系统外,还应在道路沿线广泛种植景观树和景观花,它们对增加乡村度假游客对景区 的印象有极大的加分效果。
当然,在一些以荒凉为特色的农村地区,虽然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广泛种树,但也存在保护和提升旅游环境质量的要求。

发布在 2015年2月9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乡村美食的文化基因,乡村旅游的持久动力

美食旅游本来就具有较强的文化属性,乡村美食往往有着深厚的历史渊 源,包含本地的风俗特色、生产特色、生活方式……因此,赋予美食文化内涵,将乡村美食、文化遗产、生活方式整合起来,乡村旅游就不仅仅是品尝乡村美食,更是一种完整的 生活体验和精神享受。以饮食文化为主轴,建造饮食文化博物馆、举办美食培训讲座、创办乡村美食论坛、举办烹饪大赛等活动,还可以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培养传统 手艺人才、以及评选美食形象大使等,使乡村美食旅游更加多元,有效地吸引游客的文化探索动机。文化与乡村美食的结合,能够丰富乡村美食旅游的内涵,提高乡村旅游活 动的参与性,增加消费深度。

目前,乡村美食节成为文化与乡村美食结合的首选粘合剂,几乎所有以美食为主题的乡村,都创办了乡村美食节。怀柔虹鳟鱼一 条沟有“虹鳟鱼乡村美食节”,延庆有“柳沟豆腐文化节”,杭州余杭仓前镇有以掏羊锅为主题的“羊锅节”,而小龙虾的故乡盱眙,正是依托“中国盱眙国际龙虾节” 而广为人知的……乡村美食节能够集中展示美食文化,通过节目与活动增加互动性,以及乡村旅游收益。

发布在 2015年2月6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产品创新,增强乡村美食乡村旅游的新鲜感

对旅游人群而言,乡村美食不仅仅满足了味觉、观感的需求,更是一种情感的满 足与寄托。在美食产品上不断创新,增加体验环节,保持乡村美食的新鲜感和趣味性。对游客而言,“吃”不仅仅满足人们的基本生理需求,而渐渐成为一种乡村休闲活动,一种丰富生活的象征,这样的乡村美食才有经久不衰的魅力。

发布在 2015年2月6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乡村美食的魅力何在?

乡村美食的魅力何在?

1、在地性,乡村美食的灵魂

看 似简单的乡村美食究竟有着什么样的魅力,支撑了整个乡村的发展。乡村美食有着鲜明的本地特色和不可替代性,这与日本“地产地销”的概念十分类似。“地产地 销”在日本是个令人垂涎三尺的词语。任何食物上要是标明了“地产地销”,至少说明了三件事:一、这是本地独有的食品,在别处吃不到;二、这是最新鲜最水灵 的食物,如果您一定要把它带去外地,那只能是新鲜不再,口感全无;三、这是当地人对乡村美食的信誉保证,您在这里吃了,如果不好吃,我全权负责。

因 此,乡村美食最突出特点就是在地性。原料必须是地方出产,制作方法必须是地方传统工艺,采用的配料、调料甚至水都必须是本地的,还要使用地方特色的“土” 器皿,才是地道的乡村美食,缺一不可。这也是法国乡村美食的重要特点之一,为了体现乡村的美食特色,必须使用本地的烹调方法,餐具必须用粗陶、瓷器或其他 具有代表性的材质制造。

溧阳的天目湖砂锅鱼头也是这样,从选材到制作充分体现了地方的原真性。鱼头必须选用天目湖水体中天然生养的大花 鲢鱼头作原料,纯天然天目湖水为汤基,宜兴砂锅为器皿,加上特有的烹调工艺加工而成。由于天目湖不仅周围山体绿色植被过滤了湖水,而且湖底为沙质而非淤 泥,这一独特的自然环境造就了天目湖水清澈甘甜,纤尘不染,故其中生长的鱼类也没有土腥味。多种要素都满足,才造就了味道鲜美独特的天目湖砂锅鱼头,使它 成为了天目湖的招牌。“地道”这二字意味着在地产品、在地做法、在地调料、在地容器、在地吃法。

发布在 2015年2月6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众筹的垂直领域——农业众筹

乡筹网所说的模式更属于众筹的垂直领域——农业众筹;这 是一个全新概念,很少被人知晓;不过从政府对农业现代化的愿景,对农业大力扶持的力度和趋势看,农业众筹将是连接农产品和城市人的纽带;也将是未来农业发 展的趋势。借用知名媒体的一段话更能说明农业众筹的未来趋势:“2013年生鲜电商的飞速发展已经给农业接触电商开了个好头。如果农业电商再加上众筹,那 无疑会给生鲜电商更多一个“助农”的感情色彩。预购模式,众筹一定不会陌生,相反,农业如果都能够采用预购进行售卖,那农产品的销售将会得到很大程度上的 改善。”

发布在 2015年2月6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乡村众筹在各个行业开始蔓延!农业众筹也成了农业发展的新希望点!

目前的农产品生产较为脆弱,其种植受基础设施水平、自然灾害、病虫害等影响较大,且农产品种类繁多,团队和管理模式很难跨品类复制。但这些并非无法跨越的鸿沟,目前在我国发展迅猛的社区支持农业便可部分解决此类问题。

《关于引导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中指出,要“积极探索试行土地信托制。有条件的乡镇,可组建土地银行或土地信托 中心,接受农民自愿‘存’入的

对于一个新的事物,市场的广泛接受还需培养,虽然目前众筹项目成绩惨淡,一个项目的募资金额比较小,在几千元到几十万元。但后期随着受众面更广,产 品也会更多,除了现有农产品众筹外,整个农业大链条的各个环节都将参与其中,比如农业育种、生态农场、农业机械、生物肥料、农产品仓储与运输、农业科技、 农业金融……众筹

 

农产品大多不耐保存,而供应端多为个体经营,成本高,冷链物流的效率难以保障。不过,目前已有多家电商巨头在冷链物流方面布局,菜鸟冷链服务已覆盖 全国210个城市,京东自建物流网(含冷链物流)亦有意下沉至乡镇一级,顺丰优选则是“线下物流”走到“线上交易”的典型代表,目前水果、肉、水产等生鲜 产品超过其销售额的50%。

农业从来就不是一根好啃的骨头,投资大、风险高、周期长,农业众筹作为一种新模式同样要接受这样的现实,但随着大众认知度的提高、农产品回报性的提高、政策的引导与支持以及物流冷链系统的搭建,农业众筹的可想象空间巨大。

今天的竞争,不再是一个企业对一个企业的竞争,而是一个产业对一个产业的竞争,一个产业集群对一个产业集群的竞争,是产业链效率的竞争,是平台的竞争,是文化的竞争。

未来的竞争,不再是产品的竞争、不再是渠道的竞争,而是商业模式产业资源整合组合的竞争。

乡村众筹在各个行业开始蔓延,农业众筹也成了农业发展的新希望点!

农业参与众筹,可以获得从创意到市场开拓全过程的配套服务!

发布在 2015年1月27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大学生发起众筹 为山区孩子装净水器!!

一群热心“水公益”的大学生,联合武汉大学、华中农业大学、华中师范大学等数十所高校爱心社团及公益组织,在网上发起大规模公益众筹项目“把山泉水还给农村”。该乡村众筹平台今日在淘宝上线。据悉,这是大学生联合发起的大规模网络公益众筹。活动发起者、地大“益水公益”组织负责人介绍,3年前,地大学生前往云南、贵州、甘肃等地进行水质调研,发现多地农村饮用水存在污染、细菌 超标等问题,水质远差于城市,由此意识到农村比城市更需要家用净水器。2011年9月,他们依托学校和专业优势,组建“积水团队”,致力于水质改善设备的 研发,如今已拥有多项国家发明专利。

 

“我们发起众筹,就是希望向社会募资,把善款用于山区农村水质改善。我们会以成本价购买地大自主研发的净水器,与合作高校一起赠给山区学校。”“益水公益”成员谈静静说。今年4月,“积水团队”研制出市场上罕见的基于地质材料的水处理设备——“水石”净水器,在净化水的同时还能把普通水变为山泉水。很快,他 们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和公益组织“益水公益”。今年夏天,“益水公益”全国行首站前往兰州市榆中县,向当地捐赠了2万多元的净水器,让两个村的村民都喝上了 健康饮用水。

据了解,该乡村众筹项目计划惠及云南、贵州、甘肃1万名以上贫困学生。此次众筹计划至少募集资金三十万元,除在淘宝上线外,还通过微信、微博、各大校园网等进行宣传。

发布在 2015年1月27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