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乡村旅游新探索:从城市回归乡村
  

2015年9月21日,由昆山市政府主办的“乡伴好时光”为主题的乡村休闲旅游推介会在玫瑰里举行。

推介会上,将上线宿盟昆山的APP和微信公众号,并成立KAB乡村创业孵化昆山基地,锦溪计家墩新乡村生活示范区也将启动。

 

笔者听了消息,也觉得奇怪。昆山旅游在沪一直响当当,可最有名的该是周庄古镇、阳澄湖大闸蟹,都是一脚油门来回过过瘾的事情,怎么又提了“乡村旅游”的概念?话说乡村旅游,早出名气的应该是浙江一些县市,昆山和它们比,会有什么特别之处?

昆山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副主任许振敏提醒了笔者:昆山正在打造的,是乡村旅游的最新模式——不掠夺乡村,提倡乡村集体资产的整合再利用,实现“村的新型产业化”,带动“人的重新乡村化”。

笔者似懂非懂,便求再详细解释——乌镇的模式是商业开发,旅游公司整体投资接管,将原住民全部迁出替换为经营者;德清莫干山的模式是文化旅游项目开发,由外来的个体资本植入,替换掉原有乡村的功能。这两者已是国内乡村旅游的佼佼者,大多数的乡村旅游,还停留在政府牵头、公司监管、以获得经济效益为核心的传统景区模式……而昆山想独辟蹊径的,是全新的“自觉生长的乡村”,锦溪镇的计家墩村便是国内最先的这一类探索。

笔者一听来了兴趣,昆山多年来以制造业和经济发达出名,而今也率先创新发展、转型升级,想不到,在发展乡村旅游上也能率先探索。趁昆山来沪推介的机会,正好探探究竟。

规划为先

昆山经济发展早人一步,也率先遇到转型发展的问题,对生态环境保护、对人心最本质的需求,也早早有了考虑和谋划。

早在2009年,昆山出台 《昆山市城市总体规划(2009-2030)》,便给生态环境和休闲度假留出了空间,规划中除了中部城市发展片区外,其他地方都成了旅游度假区的范围,北部规划为阳澄湖休闲片区,南部成为水乡古镇旅游片区,区域面积超过全市的三分之一,在这片区域内工业被严格控制发展,甚至要做减法。因为对环境和生态的重视,《昆山市城市总体规划》在当年便获得“全国优秀城乡规划设计”一等奖。

近些年,居民消费结构升级,乡村旅游也成为国家旅游业改革创新的重点,从城市回归乡村的休闲旅游人数大增。数据显示,我国经济发达地区已经兴起了一轮由城市回归乡村生活的热潮,而艺术家和养老人群等已经成为“回归”的热点人群,乡村也成了容纳长三角区域巨大旅游度假需求和新型憩居生活需求的最佳“容器”。

正是当年的规划,为今日昆山乡村旅游的发展预留了充足的空间。昆山南部的周庄、锦溪、千灯和淀山湖,突然有了大机遇,昆山本地人,乃至周围的上海人、浙江人都意识到了,这一整片自然村落和基本农田,虽然在经济总量中占比不高,但生态功能无可替代,已经成了传统历史文化的“最后遗存”、江南水乡风貌的“最后记忆”、人居生态环境的“最后底线”。

笔者曾选毗邻上海的锦溪镇作为观察样本,了解昆山南部生态转型发展的路径。镇上的想法,是“以优良环境承载稳健发展,让生态环境成为兴业富民的根基”。于是,“退二进三”,把生活区、古镇区的“二产”工业退出来,集中到工业区,对退出的地块用做“三产”,发展服务业,使城镇更像城镇。“退二还一”,把散落在农村的工业也整合到工业区,并把退出的地块复耕成农田,既腾出一定的建设用地指标,又使农村更像农村。“退渔还水”,在前几年的基础上继续加大围网拆除力度,使水的流速更快,水质更好,使水乡更像水乡。“退塘还林”,对沿湖200米范围内的鱼塘停止养殖,进行绿化造林,涵养水源,保持水土,修复生态,使田园更像田园。

如今看来,不仅是锦溪,昆山旅游度假区都以保护生态为神圣职责——工业用地零供地、建设用地基本不增加,大力发展现代农业、大力建设休闲乡村,江南水乡正成为昆山宝贵的旅游资源。

昆山乡村旅游的优势

有了规划,有了空间,有了意识,要打造乡村旅游的新模式,还要“有料”——充分发挥既有的优势。

昆山乡村旅游的优势在哪?在水、在田园、在文化。

先说水和田园,昆山是江南水乡风貌的“最后记忆”——湖荡密布、水系纵横,昆山旅游度假区有大小知名湖泊21个,水面率近30%,其中跨境湖有7个,境内湖有14个,境内湖泊岸线总长度达348公里。农林植被良好,是昆山生态环境最为优良的地区。

“镇为泽国,四面环水,港汊分歧,湖河联络”的水乡自然风光优美。桥,古意朴拙,环拱徐上,沓至人群,耐人寻味;水,源远流长,暗淡掠影,水巷如织,微波荡漾;人家,临水而筑,傍木而依,前庭垂柳,墨瓦白墙;有水就有田,哪怕是古镇里,只要登上几层楼,四周望去,几乎全是绿色的田园风光。

再说文化,昆山多元优厚的文化底蕴,是其独特的个性所在。

昆山旅游度假区内,除周庄、锦溪、千灯3个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外,巴城、正仪老街等文化资源也在不断展现其历史价值。昆山现有特色村31个,包括古窑遗址锦溪祝甸村、水边村落淀山湖六如墩村、太极水村张浦姜杭村、历史文化名村巴城绰墩山村、韩世忠屯兵抗金地千灯歇马桥、黄酒飘香的周庄祁浜村等。

都说古镇“同质化”、“商业化”,昆山旅游度假区早已意识这个问题。近年来,度假区大力引导商业形态,周庄蹄膀少了很多,而不少文化类活动多了起来,比如二胡沙龙,古琴雅集,实景版园林昆曲《牡丹亭》,各类小资咖啡馆,特色的民居酒店多了不少。

古镇水乡的文化元素,近些年也被再提炼了出来,包装推出了锦溪宣卷、鱼鹰捕鱼、打连厢等独具江南特色的民俗风情活动,拓展马晓晖二胡沙龙、《四季周庄》、台湾纸箱王等音乐、演艺、文化展示等文化业态;在乡村旅游上,提升凸显渔文化特色的江南采珠游、联湖渔家村,体验农耕文化的富贵园、丹桂园,崇尚生态休闲文化的森林公园、阳澄湖品蟹游、淀山湖游艇欢乐游等旅游景观的文化吸引力。

从上世纪80年代末起,昆曲也逐步在昆山重焕光彩——你若去昆山的小学看看,便能感受到昆曲在昆山的氛围,昆曲姓昆,你不得不服,在昆山的小学里有“小昆班”,从低年级孩子中选拔昆曲苗子,聘请专业教师上课,在昆山政府经费的支持下,全免费。

如今,昆山有了12个“小昆班”,十足“昆山特色”。各“小昆班”经过整合,还成立了昆山市“小梅花艺术团”,在昆山“小昆班”受过昆曲培养、教育的学生达到几万人次。

昆曲的魅力几乎渗透进了每一个乡镇。一位同样出生于阳澄湖畔的企业家沈岗,斥巨资浓缩重建“玉山草堂”24景,整理“玉山雅集”诗文,出资排演昆剧名篇,并希望能有一天再现“玉山雅集”盛况;在位于巴城镇的浦东软件园,台湾著名漫画家林政德创办了一家数码动漫公司,以昆曲元素打造第一部3D动漫《粉墨宝贝》。昆曲展馆小小的陈列厅里,各种昆曲剧本、剧照、雕塑,将昆曲600年历史在一方窄小的天地间充分展示。如今,来自两岸三地的昆曲表演艺术家、研究评论专家、昆曲票友经常在这里聚会。

昆山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副主任董建国曾跟笔者分析,整个旅游规划区内,大小湖泊有21个,水域集中且湖泊面积大;另外,湖泊区域间集聚了数个江南古镇。他认为,昆山的古村镇群落和嘉兴乌镇等地相比,优势便在人文上,因为昆山的村镇都不是封闭的景区,而是老百姓在其中生炉子烧饭的居住场所,唱个小曲儿、喝个阿婆茶都是实实在在的生活。

昆山乡村旅游已有较好的平台和基础

昆山的乡村旅游,已经有了挺好的基础,并从传统的旅游产品,进化到休闲度假,还在水、田园、文化的独特优势上,发展出自身的特色。

昆山旅游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笔者,昆山的古镇和村落中,已经出现了很多不错的民宿,既不同于乌镇的大型精品主题酒店,也完全不同于西塘的私人小型旅馆,而是在舒适酒店功能的基础上,拥有自己独特文化品味和追求的精品民宿。

他举了他印象很深的一家民宿:原是废弃仓库,因为沿着湖地理位置很好,精心改建为民宿,院子里种菜,既是景观也是食物,屋子里有古琴会馆,不少古琴和昆曲爱好者常来活动……这样打文化牌的精品民宿,在昆山越来越多。

另外,笔者从昆山市旅游局局长吴恽处获悉,全国首批乡村旅游“千千万万”品牌名单中,花桥天福社区入选“中国乡村旅游模范村”,巴城蟹舫苑、周庄花间堂精品民宿酒店等3家单位入选“中国乡村旅游模范户”,千灯镇金谷农庄、千灯镇鳄鱼谷农庄等17家农家乐上榜“中国乡村旅游金牌农家乐”,还有29位乡村旅游点负责人(经营户)入选“中国乡村旅游致富带头人”。

在打造乡村旅游平台上,昆山市政府部门不遗余力。目前,主要乡村旅游点公交通达率达100%,开通了两条旅游专线,城乡公共自行车实现全覆盖。主要乡村旅游点新建了一批停车场、公共绿地、休闲广场,并增加了游憩座椅、垃圾桶等设施。

不仅如此,昆山深度挖掘生态旅游资源,构筑景观节点与廊道,着力完善自驾车、自行车骑游等配套设施,初步形成了具有生态旅游、休闲度假功能的阳澄湖、淀山湖“两湖”休闲度假片区慢行空间系统。

昆山还实施了“四个一”服务体系建设。以建设一个服务中心、发行一张旅游年票、上线一个网络、举办一系列活动为重点,加大乡村旅游服务体系建设。围绕“游”,发行了昆山旅游年票,在各个主要乡村旅游点基本建设了集信息咨询、农产品和旅游纪念品展示展销、休闲服务等功能于一体的游客服务中心。

尤其是对“慢生活”的打造,已成为昆山乡村旅游为人津津乐道的一面,被广泛认可为高品质休闲的重要方面。

目前“慢”已经蕴藏于昆山特色食品和文化之中,人们已经在享用各种各样的慢行方式。

昆山正规划用慢行系统联系现有的“慢餐”场所——以旅游集散中心、度假酒店等交通转换点为核心;以30分钟骑行范围为基础组织小片区自行车系统;片区之间以主要旅游通道联系,交通方式以绿色公交为主、自行车为辅;古镇及周边旅游以步行为主;另外,还将依托淀山湖、阳澄湖以及与周边上海、苏州主要景区协调,开通相互间水上游线,以整合环湖旅游资源,带动滨湖地区的联动发展。至于慢行所联系的“慢餐”,上海人都想到的,阳澄湖的大闸蟹可算是其中代表了。

昆山乡村旅游新模式

有人说,古镇别处也有,乡村到处都是,昆山打造的乡村旅游新模式,新在哪?

“不能跟着别人后面跑。”许振敏说,他认为长三角各地都要搞乡村旅游,可大多数是以农民自办农家乐或者精品酒店入驻等形式自发形成的,而昆山乡村旅游要走的,应是一条有规划的、自觉的发展之路。

目前,昆山新模式的探索,主要集中在锦溪的计家墩新乡村生活示范区项目上。总体思路,在于在发展乡村旅游的同时,避免消退乡村原有特色,出现“不城不乡”或者仅仅讲村民生活环境简单拟城市化的情况。

计家墩新乡村生活示范区项目,关注传统乡村的改造和提升,意在探索一种新模式——在保留提升原有乡村生态肌理的基础上,帮助乡村产业及功能升级与提升,并吸纳城市人群的智力与技术,吸纳城市人群的生活与消费,以此来为村民提供就业岗位,提升村民的商业意识和文化素养。

该项目的主要负责人朱胜萱,曾担任过上海世博园区景观工程总顾问,他总结过莫干山等乡村旅游项目的得失:如今沪上赫赫有名的莫干山旅游,当年也是破败的乡村,朱胜萱曾经的做法,是分散资本投资,但一家家民宿开起来之后,他感觉也太不够综合,太分散了;他还在其他地方做过乡村旅游的项目实验,曾尝试用大笔资金,在一个乡村构建文化旅游、房地产、儿童游乐、农业的综合体,但做完之后他又反思:只用纯粹的民间社会的力量,能否解决中国乡村的问题?他还在南京周边做过10个自然村落的集合项目,那里有鱼塘、山林、农田,很美!请的都是一流的明星设计师,也结合了当地大米的产业,但他总觉得:乡村自身的活力到哪里去了?怎么去激发它?

面对锦溪计家墩村,他探索的不仅是“村的新型产业化”问题,还想尝试解决“人的重新乡村化”问题,因此,才有了相关的乡村创业孵化项目以及推介上其他“高大上”的东西。

可以期待的是,计家墩村会成为昆山乡村旅游的一个样板,带动其他有特色的村庄自我升级。

未来,昆山在发展乡村旅游的路径上,或许也能为长三角乃至中西部地区提供参考——昆山在改革开放后,经历过地区产业的三波浪潮,第一次是昆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和昆山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为载体的工业化,以及高新技术产业集聚;第二次是花桥国际商务城主动融入上海,着力打造服务外包基地和国家级金融服务外包示范区,今后将是加快昆山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重要载体;而第三次,也许会是昆山旅游度假区,利用昆山旅游和自然资源最丰富的区域,发挥乡村的巨大活力,探索出一种新的发展路径。

回过头来,昆山的乡村旅游探索,不过是一条返璞归真的必由之路,从蓬勃发展制造业、追求经济效益,在积累一定的物质基础后,反思反省,从而关注人对自然最本质的需求。在这一点上,昆山也率先了一步!

(转自:解放日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