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众筹是传统和革新的组合

开心农场不再只存在于网上,亲身参与到食物生产种植的过程中,吃到放心的瓜果蔬菜,这是农业众筹可以给消费者带来的福利;根据订单决定生产,消除过多中间环节的损耗,保护可能失落的农耕文明,农业众筹正在试图给传统农业链条的环节重新排序。

传统农业在新兴众筹的带领下,能否给自己带来革新?

让销量决定生产

“我们的一批大豆9月底就要收获了,如果在这之前找不到买家,农民就没有种大豆的热情了。”这是北京沃根元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徐亚南目前最担心的事。

徐亚南是受她的朋友、黑龙江黑河市孙吴县大豆协会荣誉会长刘民之托。孙吴地区是非转基因大豆的优质产区,去年年底,当地大豆品种经欧盟权威机构检测为目前最优非转基因大豆。

然而这几年,孙吴大豆的市场越来越小。“我们的非转基因大豆比市场上的转基因大豆贵很多。我们想把生产出来的大豆卖给食品厂,可是因为价格太高没有人愿意接收。”徐亚南表示。

今年5月,徐亚南在朋友圈看到一个案例,由北大200名校友众筹创办的1898咖啡馆,每人出资3万,回报就是等值的店内消费卡。“为什么我们的大豆不能用这种方式来做呢?”徐亚南马上产生了兴趣,“最主要的是,股东其实既是投资人也是消费者,还有自己的销售渠道,资金销路一并解决。”

徐亚南计划8月中旬在国展中心的展会上推出这个项目。“我们有1万5千亩大豆,产值大概2000万,我想找到200人,一人认购10万,问题就解决了。”徐亚南计划,如果今年众筹成功了,明年可以提前预定大豆的需求量,根据需求量来组织生产。

实际上这两年,作为热度飙升的互联网金融的一个分支,众筹对很多人来说已不再陌生,但是在最传统的农业领域采用众筹的方式,尚属新鲜。

最简单的农业众筹模式就是消费者先筹集资金,让农民根据需求进行种植,农产品成熟之后直接送到用户手里,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成农产品的预售。这种模式被业内称为订单农业——根据销量组织生产,降低农业生产的风险。

在国内,农业众筹落地还不到一年。去年创立的综合性众筹平台众筹网上线以来陆续推出了一些农产品众筹项目之后,上个月底宣布正式进军农业领域,把农业列入平台的重点发展板块,并与汇源集团、三康安食、沱沱工社等达成战略协议。

此外,大家种、尝鲜众筹也瞄准机会,分别于今年四、五月份上线,填补了国内农业垂直领域专业众筹平台的空白。

“持续曝出的食品安全事件实际上助推了农业众筹的发展。比如有人对奶制品不信任,就想到自己去养牛,喝自家产的奶。但是一个人养头牛太贵,自己也喝不了这么多奶,所以这个人和同样有这个想法的人联系,一起养一头牛。”大家种CEO陈杰表示。

而此前褚橙、柳桃、潘苹果的大热让更多人看到了农业与互联网结合的潜力,而在互联网金融的推动下,众筹垂直领域的农业众筹终于迎来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最大的附加值是参与感

“我是农村孩子,进城工作后我经常回到家乡,发现很多农民离开了土地,我们在耕作这一块的知识已经没有人传承下去了,也许用不了五年,会种水稻的年轻人在我们村子找不出一个。”杭州媒体人周华诚一直在思考,“如果农业给农民的回报更多一些,是不是能让更多人重新回到农村从事农业呢?”

有一次,周华诚把老家种的蔬菜带到杭州跟同事们分享,得到的反馈是“好多年没吃到这样的青菜萝卜了”。受到这个启发,去年年底,周华诚凭借老家的三亩地、家里的三个人以及两万元的筹资目标,在众筹网上发起了名为“父亲的水稻田”的项目。

筹资期限是两个月,周华诚根据出资人不同额度设立的回报是30元1斤大米、300元10斤大米,均出自这片稻田。此外,还有一些有参与感的耕种项目,包括插秧和收割,让家长可以带着孩子一起,感受水稻的现场种植。两个月之后,资金筹集成功。

“现在只有我们一家在做,将来是不是有可能让五户或者更多农民一起加入进来,让一个村的农民一起来做,一起按照古法,按照有机无公害的方式来做我们的农业。”这是周华诚对于未来的设想。

除了对农户的改变,农业众筹模式对于消费者来说,与电商提供的服务相比,参与感是他们能够得到的最大附加价值。“不再只是O2O的概念,而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也就是F2F(Farm to Family)。”尝鲜众筹总经理陈雷表示。

“现在农业众筹刚刚开始,很多东西没有完全显现出来,未来消费者会以更深度的方式参与进来,双方不再只是买和卖的关系,而是变成合伙人。”陈雷提出“供养农业”的概念,“这种模式强调双方的信任,举个例子,现在很多在城里打工的人回到老家都会带老家的特产回来,这就是对老家的食品非常信任。未来我们也希望能建立这种信任关系,而一旦建立了这种信任关系,食品安全问题以及监督整个农业生产过程的难题自然就解决了。”

实际上,这种“供养农业”已经初露端倪。今年3月,淘宝“聚划算”推出了“聚土地”项目,在浙江绩溪县提供1000亩良田,分为一分、半亩、一亩三种套餐让用户认购,由专业农户帮助种植、看护,每半个月有保底产出快递给用户。

“我们的风险控制包括四个方面,项目源、风险保证金、对项目人的评估以及事后追溯制度。”陈雷表示,“风险保证金是指在项目筹集成功之后,会拿出募集资金的20%作为保证金,只先把80%的资金给项目发起人,等最后的成果出来、出资人拿到手之后,才把剩下的20%给项目方;而如果项目没有按时完成,就把剩下的20%返还给出资人,同时平台也会尽力协调项目方尽量把成果或者之前的资金还给出资人,但是作为平台来说,并不会担保兜底。”

而对于项目源的审核,几乎所有平台都会把食品安全放在第一位。

且行且探索

世界银行3月发布的《发展中国家众筹发展潜力报告》预计,2025年中国众筹规模将在460亿至500亿美元,表明我国众筹市场发展空间巨大。

但现实仍然很骨感。与今年上半年成交额在1000亿元左右的兄弟行业网贷相比,众筹仅募资不到2亿元。而这也在大家种和尝鲜众筹的项目上线情况中得到体现。大家种上线的19个项目中,目前众筹结束的有10个,但满标的只有一个,而尝鲜众筹的4个项目里,也只有一个募资成功。

“目前最困难的还是市场的认可度,如何让消费者接受这种模式,尤其是未来更深度的参与,还需要观念的引导和市场的培育。”陈雷表示。

而在目前整个众筹市场亟待培育的土壤上,农业的一些特性也决定了农业众筹更加任重而道远。

相比工业产品,农业产品生产周期较长、不易保存而且承受更多自然灾害风险,对运输条件要求高、物流成本高企也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最重要的还是食品安全。由人们对产品质量的追求而燃起星星之火的农业众筹,如果在质量问题上出现闪失,那将是一个绝大的讽刺。因为农业生产周期长,平台对于每个项目整个生产过程进行监管,成本太高,显然不太现实。此外,农业众筹还难逃“小中高端、难以普及”的质疑。

然而,这几位从事农业众筹的负责人仍然非常看好这个细分领域的前景。

“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2012年末产值已经达到60万亿,有非常大的空间。”众筹网合伙人、农业总经理李玉民表示,“目前农业众筹处于早期阶段,主要在农产品销售环节,而实际上农业众筹可以发生于整个农业大链条的各个环节,从农业育种、农产品流通、生态农场、农业机械、生物肥料,到农业科技、农业金融。”李玉民提出,众筹网将推出开心农场、私家认养、拯救农耕文明、寻找跨界新农人、立体绿化等五大模式。

这正是陈雷提出的“泛农业”的概念。“我们目前一个项目的募资金额比较小,在几千到几万,后期随着受众面更广,产品也会更多,除了现在实物回报型众筹,还会引入股权众筹,把现在线下运营的股权投资基金搬到线上来,项目金额会上十万甚至百万。”

而且陈雷认为,目前农业众筹在国内仍属起步阶段,未来真正发展到“供养农业”、F2F模式成熟以后,很多问题也会迎刃而解。而目前,以顺丰优选为代表的各派冷链物流体系已经开始布局,运输成本有很大下调的空间。

但毕竟,农业众筹目前在国内仍在试水,未来如何最终只能交给时间裁决。“不能保证一定能成功,但这毕竟是一次有意义的探索。”徐亚南也给自己留了后路:“我现在也正在跟做素食的餐馆联系,如果众筹不成功,这些餐馆也许能收购这些大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