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上海创业咖啡馆是蜕变成YC孵化器,还是玩成“梦碎地”

发布在 2015年2月21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每个人心底都有几个文艺梦,最奢侈的莫过于开一家咖啡馆。而当众筹模式点燃后,咖啡馆不再是想了一辈子也没钱开的梦想泡沫。大约从2012年开始,众筹咖啡馆在中国成蔓延之势。北京66位美女众筹了Her Coffee,上海的广告人在微博上发起了微咖。可如今,原被冠以颠覆之名的雨后春笋们,大部分以惨淡经营或倒闭收场。

是“一人一言”的平均主义出了问题,还是气候使然?

走在全长200米的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上,3W咖啡、车库咖啡、黑马会、天使汇、bingo(并购)咖啡、言又几……这些小资的咖啡馆外衣下,包裹着梦想的温度,夹杂着财富和冒险的诱惑气味。

一轮洗牌之后,似乎只有以创业为主题的众筹咖啡馆活了下来。

然而,在没有BAT撑场面、创业氛围冷清的上海,喝一杯创业咖啡是不是很难?

如今再次回头,爱塔咖啡、微咖、IC咖啡、必帮咖啡上海站,上海为数不多的4家创业主题咖啡馆,已然死了3家,只有IC咖啡活了下来。

如今,后来者IPO咖啡刚刚入局,微咖想二次复活,改变,或许就在2015年。

一个人,牵出三家本帮咖啡馆

一楼,十几个20来岁的年轻男人围坐在一起,从界面设计到流程管控,从人员招募到产品上线,一个个议题进行头脑风暴并举手表决。二楼,创业团队和投行正在进行一场资源对接——“VC下午茶”。这是一个平常周末的午后,在上海杨浦区大学路上,有那么一家创业咖啡馆,24小时不打烊。

二楼角落里站着一个皮肤黝黑、身材敦实的中年男人,微笑着跟来访的客人交换着名片,又自己捣鼓着阳台的遮阳板。他就是王俊,IPO Club的发起人。

王俊和太太曾很多次经过现在IPO Club的所在地,之前这里一片空旷,人烟稀少,开在这里的咖啡馆也生意惨淡,而王俊却莫名地爱上了这里,一次散步于此,他突然对身边的太太说:“以后这里一定属于我。”

那时太太无法想象,一年可以赚上几十万元的丈夫,一旦辞职开咖啡馆,生活将何以为继。这种担心源于王俊的一次投资“失意”。

2011年,上海第一家互联网创业主体咖啡馆——爱塔咖啡开张。王俊曾经是爱塔咖啡的一位股东,他和创业伙伴一起出资100万,聘请一位CEO陈虎专职来运营。“我们所有股东和陈虎前后开了6次会,当时觉得他和我们的想法没办法契合,所以股东们决定撤资。”

之后,陈虎“单飞”,仍旧将咖啡馆开了起来,名字用的仍旧是前股东注册的“爱塔咖啡”。不过由于资金短缺、运营不善等原因,第二个爱塔咖啡也没有逃过关闭的噩运。

王俊辞职后,争取到了创智天地的低廉租金支持,接手了锦嘉路88号——北京创业咖啡馆,必帮原先的上海站所在地。IPO Club和创智天地的合作一直十分密切,IPO Club为创业团队搭建了一个平台,引创业者入门,如果遇上有潜力的创业团队,便可以引荐给InnoSpace(创智天地自有孵化器)进行项目孵化。

“新侬夫”创始人耿宜俊便是第一个踏入IPO Club孵化门槛的创业者,这位偶尔在一号店、京东商城卖卖水果的“农夫”,曾经数次创业,屡战屡败,甚至卖掉了上海的房子。他在IPO Club找到了创业新方向,摇身一变,做起了“高大上”的O2O生鲜农产品预售平台。“搞一个实体店,我至少要投资100万,还得自己找货源,自己在社区里卖产品;自从搞了网站后,每天电话不断,投资人、供货商主动找来。IPO Club带给我的改变是颠覆性的。”耿宜俊说。

一家咖啡馆 串起北上深IC产业链

什么是创业咖啡馆?也许很难给出一个明确的定义。很多创业咖啡馆都想做孵化器,像北京3W咖啡馆,曾经是一个聚集着投资人、上下游资源和创业者的平台,后来很自然就过渡为孵化器,为初创团队的种子轮进行融资,并提供路演、公关宣传、人才招聘等一系列增值服务。于是就衍生出一种模式:众筹咖啡馆+孵化器=创业咖啡馆。

“IC咖啡成立的初衷就是做圈子,所以就抱团成立了‘IC产业链俱乐部’。”IC咖啡董事长、发起人之一胡运旺(人称老胡),坐在红色皮质沙发里,点了一杯自家做的“IC咖啡”,与《IT时报》记者开启了咖啡馆里的“海聊模式”。旁边的会场里正进行着一次关于互联网的沙龙,200多平方的场地里挤满了人。老胡说,像这样的日常沙龙,他们去年办了不下300场。

IC咖啡坐落在上海张江高科——IT产业集群所在地,2012年成立至今,已经有116位股东加入,每个股东都出资不多,2万到4万不等。股东手里握着IC、IT行业上下游的丰富资源,其中不乏展讯通信前副总裁陈大同、中科院计算所上海分所所长孔华威、中芯国际副总裁谢志峰、华为前副总裁洪天峰等行业大佬们。

“IC咖啡能够活到现在,应该是集合IC产业资源的路子走对了,特征不明显就像是大学不分科,创业者来几次就寡然无味了。”老胡说道,“坦白说,我们的股东都是行业里的成功人士,大家不是特别在乎咖啡馆是否盈利,只是想搭个平台,帮助更多的创业者。”

为了避免“无人话事”的情况,IC咖啡成立了5人EMT董事会,聘请CEO王欣宇全职运营具体事务。

“IC咖啡想要做好,必须走出去。上海处在产业链上游,这里有最好的芯片资源;深圳处在产业链下游,开车半小时,就可以找到四五十家硬件终端厂商;北京有互联网思维,那里可以做圈子。”深圳绿源半导体CEO李家栋分析道,他曾获得IC咖啡组织的第一届创业者大赛的冠军。

在他看来,IC咖啡应该根据各地的氛围,因地制宜地做创业咖啡馆,比如上海站主要做上游资源整合,深圳站主要做创业孵化器,北京站主要做沙龙活动。

今年3~4月份,IC咖啡的创业苗圃就要开张了,这个300多平方米的办公场所并不能满足IC咖啡的野心,他们正在和政府洽谈一个一万平方米左右的孵化器场地。刚刚开张的北京站,早已拿到创新型孵化器的资质。放眼到硅谷、新加坡,孵化器场地都已经筹备妥当。IC咖啡的孵化器版图正在一步步扩张中,2015年有望在北上深三地上演一场“帽子戏法”。

2015年或是复活之年

帮助创业团队成长之后,创业咖啡馆该思考的便是,如何养活自己?

“卖咖啡能做到收支平衡,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成效。而孵化器则更有风险,其实我们最赚钱的是人才招聘——拉勾网。”3W咖啡馆孵化器负责人关磊曾坦言。

“上海的创业者都比较低调保守,传统经济又不错,创业对经济的帮助似乎不大。”微咖创始人王小塞分析道,创业咖啡馆要找对气氛,上海的产业集群做得比较好,张江布局IT产业,所以出了垂直于芯片产业链的IC咖啡。大学城是人才汇集地,很多手游团队就驻扎在这里,所以出了垂直互联网的IPO Club。但更多的创业咖啡馆,是黯然离场。

说到商业模式,王俊曾无奈地表示:“说不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行3年的IC咖啡,目前也比较单一,先举办沙龙、路演等活动来聚集人气,用群组的模式管理平台资源。不过老胡表示,董事会基本都想清楚了,至于盈利成效,还要靠人做出来。可见的盈利方式包括两种,以较低的场地费开展产品发布会、研讨会等会务,这比卖咖啡挣得多一点;组建咨询团,从融投资、行业调研、财务、公司管理、市场营销等方面为创业者提供指导。

在IC咖啡门口显眼处,陈列着智能手表、3D打印机等产品,这些都是合作伙伴的公司生产的。老胡打算将IC咖啡上海站重新装修一番,也想出了“生财之道”:里面几间研讨室可以用企业冠名,比如“新兴半导体厅”,墙壁上挂一面电视,滚动播放企业的宣传资料。

IPO Club和IC咖啡不同,主要做会务、资源对接、公司注册、媒体宣传等增值服务,不直接做孵化器。至于增值服务能做到哪一步,王俊说:“新侬夫到InnoSpace做项目审核时的PPT,都是我们帮他做的。”

对于这些创业者而言,政府的支持尤为重要。

王小塞并没有明确透露微咖被关门的原因,知情人士曾透露是政策原因,王小塞曾在停业声明里这样写道:“7月12日这天,发生了一些不可抗的原因,微咖苏州河的这个场地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犹如当头一棒。”微咖在2013年7月16日正式停止营业。

“北京的创业咖啡馆过得还不错,因为北京的氛围适合创业者抱团,比上海会冒险,比深圳有互联网思维。”业内人士向《IT时报》记者说道,“当然,政府和媒体的重视非常重要,3W咖啡和车库咖啡都拿到了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的政府扶持资金。”

IC咖啡在北京的咖啡馆还没有开业,就拿到了创新型孵化器的资格,政府还支持了80万启动资金。但是IC咖啡在上海3年了,才刚拿到孵化器资格。

不过,情况在逐渐好转。

胡运旺透露,IC咖啡已经募集到5千万创投基金,包括股东和财团的支持。目前正在与政府洽谈过程中。

2年前,王小塞在停业声明里留下了一句“无需感伤,理想不死,纵情向前。”如今,因着这句话,微咖2.0要复活了。

在澳门路的一间公寓里,第一次与王小塞见面,二层的空间里,已经有几十号员工在为微咖2.0的重新开业忙碌着。“现在还在找咖啡馆的场地,预计春节后可以开业。”王小塞透露。

三年前,王小塞在微博上发了一条众筹咖啡馆的信息,于是微咖就以股权众筹的方式做了起来,一帮做广告、做媒体的“泛创意人”被圈在了一起,源于数字媒体发展带来的交集。这一次,仍旧以众筹的方式,王小塞召集了100个股东,但是他学“乖”了,自己占有40%左右的股权,意味着他有最高决定权。

最后,他决定将咖啡馆选在静安辐射区一带,希望能够在创意人聚集区创造一些氛围。

创业咖啡馆功能进化论

创业咖啡馆1.0 为创业者提供办公条件,创业者花20元点上一杯咖啡,就可以在咖啡馆办公一整天,并且提供文件打印、讨论室、PPT投影仪等基本设施,就如同办希望小学先要造好教室一般。

创业咖啡馆2.0 有了教室还要给学校配备食堂,给学生提供教材,于是便有了为创业者提供的一条龙服务,比如注册公司、法务咨询、报税等。

创业咖啡馆3.0 创业者在初期最缺的是什么?钱和大方向。创业咖啡馆走到这一步才能称得上真正的创业平台,资源对接是最“短平快”的方式,投资人在这里找潜力股,创业者在这里找衣食父母。当然,创业导师的战略指导不能少,大佬一点拨,也许一杯咖啡的功夫,你的创业灵感就被打开了阀门。

创业咖啡馆4.0 在获得聂卫平指导之前,你还要经少儿围棋兴趣班老师、中级围棋教练之手,大佬们没有功夫蹲在咖啡馆里为你解决鸡毛蒜皮的问题,而这些琐碎的“蚁穴”有可能就是毁掉你创业梦的杀手。创业咖啡馆存在的意义,不是找投资人交换名片,不是和大佬海聊,而是提供一个平台,将上下游的产业资源集合,帮创业者对症下药。团队扩张招不到人,你需要猎头相助;团队惹上官非,你需要律师出手;产品卖不出去,你需要销售渠道疏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