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玩众筹 监管尚真空

发布在 2015年2月22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7月1日,京东金融推出众筹业务“凑份子”,顾名思义就是大家一起凑钱,投资一些创业项目。在京东之前,阿里巴巴也推出了具有众筹特色的金融产品。电商纷纷踏足众筹行业究竟有何优势劣势?如今发展越来越快的国内众筹行业存在哪些监管难题?关于这些话题,本报采访了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等领域多位专家学者,还邀请众筹创业者的现身说法。
案例
众筹买房 —— 今年3月,中关村股权投资协会发起众筹项目,募集200人在河北沧州买房。项目发起人称,众筹住房建成后比市场水平可便宜30%。项目的设计、户型、价格等,全部通过群员商议决定。据报道,4月初通过审核参加众筹的人数已经达到100多人。
I房网——2007年从中山大学毕业的李青开办“I房网”,就做起了房地产众筹。一方面推出房产团购业务,一方面在买房者和开发商之间作为众筹中介,将买房者的资金集中起来,给开发商建房,再以某一收益率、打折购房等方式给众筹参与者回报。
●揭秘:众筹内核是“凑份子”
众筹一词本是国外舶来品,在中国兴起也不过是近两年的事情。按照我国央行的定义,众筹融资是指通过网络平台为项目发起人筹集从事某项创业或活动的小额资金,并由项目发起人向投资人提供一定回报的融资模式。回报形式主要有股权、产品、利润等多种。其核心精神就是我们熟悉的“凑份子”。目前国内出现了不少众筹网站,通过推出一些创业项目吸引民间资金,从中获取一定比例的佣金。
●主打:
从文娱项目到“粉丝团购”
众筹模式风生水起,逐渐吸引电商巨头纷纷踏足。京东的众筹项目“凑份子”首期共有12个项目。今年3月阿里巴巴推出“娱乐宝”,网民出资100元即可投资热门影视作品,预期年化收益率7%,电影《小时代3》等名列其中。
电商大佬纷纷试水众筹,首先,特点之一是多为文化、娱乐项目。例如京东众筹中包含的微电影、汪峰演唱会,阿里巴巴“娱乐宝”主打都是影视作品。其次,与动辄上百万元的风投相比,众筹资金门槛极低,娱乐宝最低投资额仅为100元,京东众筹中一些项目总筹款金额仅5000元,相当“平易近人”。
此外,电商众筹多采取产品众筹模式,与股权众筹、债券众筹等技术含量更高的模式相比,产品众筹被网友评价为更像“团购”,比如《小时代3》项目,认购金额从49元、69元到89元不等,回报包括电影票及限量版T恤。这些形式可以说是借众筹之名来宣传。用户很难参与项目的生产进程,并无太多互动性。
暨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杨英表示,电商的产品众筹比较像产品预售,“已经生产制造了,在网络上先发布一下,具有促销的性质。”他认为,大制作的电影、演唱会等对市场已有把握的项目,传统融资渠道已经足够,并不需要众筹,“将这些类型的项目推上众筹频道,稍显草率和匆忙。”
●分析:品牌有优势 跨界有风险
互联网企业扎堆众筹自有目的,以京东为例,为的是加强其在电商领域的布局,从传统家电渗透到娱乐、文化等日常生活方面。“电商以往主要关注的是销售链,通过众筹将产品链向前端延伸到研发设计,形成一个闭循环,”杨英说,“由提供资金的消费者来选择产品开发的方向,有利于产品贴近市场需求,方向是对的。”他表示,京东等电商做众筹,品牌、知名度是其突出优势。研究电子商务法的暨南大学法学院刘颖教授则认为,互联网金融作为众筹平台,最大的好处是提供了一个开放的信息平台,为民间资本找到一个很好的出路,“以往的民间借贷,信息不对称是一个重要问题,互联网的开放性可能可以弥补这一短板。”
但另一方面,电商试水众筹也有不少劣势。刘颖认为,最大的问题在于信息披露和资金安全,“京东作为众筹平台,如何担保项目信息真实的,如何规范资金被用在产品开发而不是其他方面,都是大考验。”而杨英则认为,众筹突破了电商的传统范围,一旦到了陌生领域,电商如何把控风险可能经验不足。面对不同的板块,电商能应付过来吗?
此外,电商的部分用户群比较低端,抗风险能力差。杨英称,“创业风投是由专门团队来挑选、跟进项目的,成功率都不高,10个项目里面成一两个是常态。而面向大众投资者的众筹,普通网友既不具备辨别项目潜力的能力,也很难承担高风险,一旦众筹中途失败,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问题。”
●忧虑:尚无清晰市场指引
随着众筹圈子从小网站扩展到电商巨头,对于众筹的监管也提上日程。据媒体报道,由央行牵头,多个部委正在加紧制定针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办法,其中就明确众筹由证监会监管,明确了监管主体。近期,证监会主席肖钢亲自带队到多家股权众筹公司调研,被认为是众筹监管细则将要出台的信号。
对电商众筹本身来说,监管应主要着眼于平台运营、信息披露以及保护投资者方面。杨英认为,包括众筹在内,目前国家对于互联网的P2P借贷管理是滞后的,“希望政府要重视起来,给市场清晰的指引。京东这种大平台监管起来相对容易,但具体的众筹项目风险很难控制。比如,众筹项目有没有退出机制?这都需要相应的指引。”
同时,不少人也担忧缺乏监管的众筹与集资诈骗、非法集资很难划清界限。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市场研究室主任、研究员杨涛就表示,目前我国的互联网P2P借贷都存在一定政策风险,“国外有比较完善的信用环境,相对更加规范。众筹从本质上来说,也是民间融资的一种,只是披上了互联网的外衣。它面临的问题实际上还是民间融资规范的老问题。当然,目前政府对民间融资的态度逐渐宽松,但具体规定迟迟没有出台,众筹的金融风险也可能逐步积累。”他认为,电商的产品众筹可借助现有法律保护投资者权益,但更为复杂的股权众筹等模式则需要政府先划清红线,才可能迎来较快的发展。
观察眼
众筹如何从小众走向大众
实际上,从2012年开始发展的国内众筹,较之于其美国的众筹前辈,发展并不太理想,业内虽热闹但较之于团购、余额宝等网络新事物,其知名度并不大,而且发展前景也并不明朗。产品众筹几乎沦为团购和预售,但投资人还不得不承担团购所没有的风险;股权众筹因为政策原因,还未有发展空间;所募集的资金也有限,远远不能与美国的kickstarter、Indiegogo相媲美。究其原因,一在政策,二在氛围。
先来看政策,众筹刚进入公众视野时,许多人认为将是互联网金融的突破之举,可以用极低的门槛实现不少普通人的创业梦和天使投资梦。同时也有无数的潜在好项目等着你去发现和投资。事实上,因为政策出台的滞后性,监管处于真空地带。目前还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对众筹进行规范和管理。开句玩笑,互联网上你甚至不知道电脑另一端你的投资对象是不是一条狗,如果有人利用众筹网站来进行金融诈骗的话,这无疑将对投资人造成极大的风险。这也成为众筹大众化之路的最大障碍。
再看氛围,众筹从国外进入中国的时间不长,相比于国外众筹的红火,中国的众筹其实有先天不足,一是我们的创新能力和创新氛围不强,让人眼前一亮的众筹项目不多。二是虽然目前民间有许多闲置资金,但普通人的投资心理更愿意保本,而不愿承担风险。
要让众筹这一新兴行业由小众走向大众,寄望于互联网金融政策的支持与创新,也需要慢慢培养大众的消费习惯,而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谭敏)
观点速递
深化财税体制改革
要进行制度创新和系统性重构
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要建立“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相适应”的现代财政制度,这与1994年财税改革有很大不同。经过20年的发展,现在我们的税制有了很多的变化,强化了公共财政的职能,财税与老百姓关系越来越密切。深化财税体制改革不是政策上修修补补,而是在原来的基础上立足全局、着眼长远,进行制度创新和系统性重构。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此定位新一轮财税改革的目标

地方政府自主发债能带动改革
同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城镇化起点低、发展快,人口转移规模大,需要在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等方面进行大量投资。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无论是化解存量债务风险的紧迫性,还是满足日益增长的城镇化建设资金需求,地方政府融资机制都亟待完善。其中,试点地方政府自主发债不仅不会增加新的融资风险,而且能够以此为突破,强化相应的财政纪律和市场约束,带动相关改革深化和风险约束机制健全。否则,不仅城镇化建设资金难以保障,而且会扭曲金融市场正常的信用筛选机制,导致债务风险累积,甚至酿成系统性风险。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撰文指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