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农产品企业瞄上众筹模式 促进有机农业发展

发布在 2015年2月21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现在越来越多的有机农业企业瞄上了用“股权众筹”模式和“消费众筹”模式来发展有机农业。

今年3月阿里旗下团购平台聚划算推出的“聚土地”,让网民只要点击鼠标就能买下一块土地并当上“地主”,并每个月收到该块土地产出的蔬菜水果。这个互联网定制私人农场有3个1年期套餐,分别是580元的1分地套餐、2400元半亩地套餐,4800元1亩地套餐,目前已有超过400亩土地被认购,这不得不说是农业众筹的创新尝试。实际上在深圳本地,也有一些有机农产品企业在探索类似众筹模式的可行性和发展空间,其中主要分为“股权众筹”模式和“消费众筹”模式。

股权众筹解决营销问题,但资金账不好把控

四季分享有机农场便是这样一家切切实实利用众筹模式发展壮大,并运行良好的有机农产品企业。两年前,资深有机农业人张和平跟朋友发起该农场的众筹项目,其初衷是让一部分人吃上健康环保的有机农产品。四季分享的众筹属于地道的股权众筹模式:由愿意参与众筹项目的市民每人出资5万元,获得企业股权平分的一部分,同时5年之内的有机蔬菜供应由企业承担,5年之后股东的股权依然存在。最终经过三轮认权,张和平募集了120个股东投资的600万资金,启动了占地200亩的四季分享有机农场项目。仅仅两年,农场便增加了1000多位会员,目前已开始略有盈利。

农场能够健康有序发展,首先是因为专业团队的有效操作。虽然120位股东分享股权,但根据合同规定,这120位股东不参与任何管理和决策,而交由专业人士进行农场的日常运营。同时农场的运营“不以盈利为目的”。“虽然投了钱但是别算投资回报率,大家一起努力让有机菜能够吃下去。”张和平跟股东达成了这样的共识,即在吃上菜的前提下,在“不盈利的平台上探索有机农业的盈利模式”。

其次众筹还高效地解决了有机农业的营销问题。一来每位股东每年享有36人次的免费农场体验餐,这批种子客户通过自己的人脉带来了许多新客户到农场体验,从而分摊了营销成本,对企业而言算得上“零成本营销”。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今年早些时候遭遇资金链问题的田园牧歌获取一位会员平均需要消耗5000元的成本。其次股东的参与也促进了新客户对农场建立信任。因此农场不采用任何营销手段,客户却自动增长,口碑效应无形被放大。

不过随着农场逐渐走上轨道,管理团队也感觉到 “股权众筹”的模式将带来的一些潜在的问题。首先是股东的5万块在账面上不好处理。“股东出资的5万元既是消费款,又是注册资本。如果算消费款的话,每年 1万元的投入应算企业的应收款项;如果算作注册资本的话,5万的投资每年1万的分红,这是什么回报率?而且5年之后股东依然拥有价值更高的股权。”

消费众筹是订单农业,用户基数是关键

实际上“股权众筹”会受到许多客观条件的限制,比方说管理团队的组建、种子用户的构成以及运营能力是否有保证,等等。深圳农艺市集负责人方航就告诉记者,深圳已有好几个有机农场试图复制股权众筹的模式而最终因种种原因难以实现,不了了之。甚至四季分享农场本身,要将该模式复制到新的农场也不是易事,人才团队的培养复制就是最大的问题。

除了“股权众筹”之外,类似阿里“聚土地”的“消费众筹”或许是另一个发展途径。深圳艾维塔菜园何峥今年4月发起10亩地的众筹,原本打算募集一批原用客户投入这片土地的农产品生产,最终却因为参与的人数太少而无法进行下去。“对于地方有机农业企业而言,用户基数太小是一个较大的障碍,同时也很难获得外人的信任。其次众筹的标的物因为种植规模的不稳定,也会受到较大的限制。”比方说何铮认为大米相对适合众筹,而像白菜等叶菜众筹的意义就不大了。何铮认为, “消费众筹”其实跟传统的“果树认养”模式很像,归根结底是一种“订单农业”,在减少生产者风险的同时,让消费者共享收成。

全国生态农业互助网络召集人、小毛驴市民农园研究部主任钟芳则认为,众筹模式本身就是社区互助农业(CSA)的一种体现,是农业社会化和合作化的发展趋势;在实操层面上,股权众筹对有机农业前期发展较有利,而消费众筹对于中小有机农业企业而言,能否找到并借助能够获取消费者信任的第三方平台,或许才是跨越自身限制的有效途径。

希望未来有机农业企业可以实现用“股权众筹”模式和“消费众筹”模式这两种模式,发展有机农业趋势,让更多的市民受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