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众筹,还停留在实验阶段

发布在 2015年2月22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搜狐IT近日举办了无穷俱乐部线下沙龙,讨论“众筹那点事儿”。众筹指通过互联网方式发布筹款项目并筹集资金,如今已经成为不少创业者筹集资金或者宣传产品的重要方式之一。
众筹的另外一个分支,新闻众筹,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有的记者通过众筹获得资金进行新闻调查报道,有些自媒体在探索商业化的过程中也尝试过众筹方式。
沙龙现场邀请了《NEWSWEEK》中文刊前执行主编陈序,他同时也在做一个原创内容众筹平台“赞赏”,他分享的主题是《新闻众筹:不可能完成任务的实验》。以下是他的分享内容的提炼摘要。
1.新闻众筹的案例
-美国的spot-us,08年开始做新闻众筹;
-调查记者刘建峰,近年来很少还继续在做调查记者的之一。他2013年的时候从财新出来,一个人干,跟我商量怎么做才能够支持我继续去做调查记者,他没有用线上的众筹平台,用的是淘宝。大家从淘宝上打钱给他,他分享自己的一个阅读权,据说能够筹到近一千份。但是我们还要看最后这个作品出来什么样。
-众筹网2013年推出的新闻众筹,请了当时时尚的、财经的、科技的记者在上面做一些众筹,专门针对一些专题请大家来帮助他们,这个基本是平台实验的进程。
2.新闻众筹会遇到的问题
-会不会变成有偿新闻?因为众筹毕竟牵扯到钱的问题,我们出钱所以请你去做这个新闻,可不可以。
-会不会触碰政治红线?新闻众筹是个人发起的,这里面没有新闻单位什么事,这个过程没有监管以后会不会发生问题?
-谁来监管新闻众筹?如果新闻需要在过程中监管,谁来做这个事情?
这三个问题背后是众筹这个概念与新闻产品会发生的冲突。新闻需要规范和专业主义,新闻业非常相当寡头垄断,在非监管市场、少监管市场、没有前置监管的市场同样是寡头垄断。寡头垄断可以让新闻机构有大量的资本去产生非常专业新闻产品。
新闻监管环境还有个准入的问题,在中国是双重准入资质,第一新闻单位必须有资质,第二记者和编辑个人还有一个考证的过程。在众筹平台上发起项目的记者和编辑应该有这个证,但是脱离了新闻单位他的证还成立不成立?这是在中国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
再者是新闻本身的要求,所谓真相和客观,怎么能够采取机制保证你产生的新闻是中立和客观的?因为互联网上用众筹信息是透明的,谁出的钱,出了多少,都可以追溯到。不同于支持实物类型的产品众筹,在新闻项目上我给你钱,我就有个人立场,不管这个立场是不是会影响到这个项目。比如我要去调查一个肉制品生产厂,是不是竞争对手会参与到里面?实际上工业化的媒体就是中介机构,媒体处于隔离状态,因此我有资质来保证我是有公信力的。
回到众筹,众筹我认为是一个互联网的金融过程,它是非常透明的。但是恰恰是因为如此,在碰到众筹新闻的时候,既然每个人的立场都会非常清晰,信息非常清晰,可能会影响到新闻产生的质量和它的中立客观,最后会影响价值。这个是最后新闻众筹能不能成功很重要的考量。
3.陈序悖论
新闻、互联网和金融这三个东西能不能同时实现?新闻众筹做不成意味着这三个东西不可能同时实现,我称之为“陈序悖论”。只要打破这个悖论,同时实现这三个东西才能真正实现新闻众筹。
那么很简单,在未来我们需要讨论的问题是,第一要不要避开新闻?避开新闻往往加一个引号,要看监管对于新闻的定义,比如微信时代沿袭了互联网新闻管理办法里面新闻的定义,但是对不同的新闻内容监管方向、力度、措施、弹性都是不一样的,我们在里面找到机会避开某一类的新闻是不是好一点;
第二要不要放弃互联网?不是说我们不再采取互联网的方式,而是在互联网的基础上做一些修改。如果新闻的众筹当中我们的出资人是不透明的,有一个机制可以把他们封闭起来,可不可以?也就是说信息只掌握在平台的手里,拿钱的人是不知道的,那实际上那个钱使我发生偏向的可能性会大大减小,我们可以考虑这种机制。
第三要不要放弃金融?这个不可能的,可以否定。我们想办法在政策上面怎么能够规避,另互联网众筹方法能不能改善。
希望在今后不管像众筹网还是其它众筹平台,找到能够真正实现包括新闻在内的内容众筹的方法,我觉得内容众筹、文化众筹、产品众筹是非常好的方向,有非常可观的前景和未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