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城镇化背景下的乡村旅游开发探索

发布在 2015年2月21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引子: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坚持走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道路。新型城镇化是以城乡统筹、城乡一体、产城互动、节约集约、生态宜居、和谐发展为基本特征的城镇化,是大中小城市、小城镇、新型农村社区协调发展、互促共进的城镇化。
与人们日常生活中单纯从字面理解的意思不同,城镇化,就是指涉及社会方方面面、关系到大至都市,小到农户的产销、合作、互动、和谐的新型社会关系。新型城镇化的核心在于不以牺牲农业和粮食、生态和环境为代价,着眼农民,涵盖农村,实现城乡基础设施一体化和公共服务均等化,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实现共同富裕。
新型城镇化中强调的一个关键是“实现城乡基础设施一体化和公共服务均等化”,这就是说,我们进行城镇化的核心不是简简单单将几亿农民搬进城市就能实现的,而是要完善城镇的基础设施,城乡统筹、城乡一体,使大中小城市、小城镇、新型农村社区协调发展。也就是说要由原来的“重城轻乡” 、“ 城乡分治” , 转变为城乡一体化发展; 并且从改革角度讲, 要由原来的重单项突破,改变为大力推进户籍、保障、就业等综合配套体制改革。
1、新型城镇化背景下乡村旅游发展现状
(1)土地隐形弃耕
部分农村,特别是城郊农村,地里不种庄稼,野草蔓延,或只种不管、广种薄收,产量极低。由于农民工进城就业,耕地无法发挥农业资源优势,成为制约农村发展的瓶颈。
(2)经济结构不合理
改革开放之后,我国农村发展走的是经济合作社之路,大量的农村土地流转给业主经营,农村经济“农场化”,农业“现代化”,农产品“工厂化”,农业信息化与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较大距离;其次是以现代农业园区的设施农业经济主体、“家庭农场”经营模式尚未形成,造成农业产业单一的现状。
(3)基础设施不完善
目前,除了发展较好的产业村和民俗旅游村外,部分农村的供水供电、消防、排水排污以及信息网络等基础设施尚不完善。
(4)环境卫生不乐观
目前,由于基础设施、科教文卫发展等多重限制,导致大部分发展滞后乡村的卫生条件较差,特别是地处城乡结合部的城郊村落,人口密度大,环境卫生问题较为严重。
(5)产品雷同多特色少
目前,大多数乡村旅游产品对乡村文化传统和民风民俗资源的开发重视不够,过分地依赖农业资源,缺乏文化内涵,因地制宜,地域特色文化不突出,导致产品雷同,缺少特色。
(6)对农村经济贡献有限
目前,成功的乡村旅游项目多分布在经济发达地区的城市周边。大面积、广范围的通过乡村旅游来振兴农村经济的作用,还难于达到。
2、新型城镇化背景下乡村旅游发展的政策与理论支撑
(1)政策更新:从“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到“人的新农村”
所谓“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实质是十八大报告中提出的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即未来城镇化应在土地资源的集约高效配置前提下,更加注重“人的城镇化”。不仅要让农民进城实现地域转移和职业转换,还要实现身份的转换,实现就业方式、人居环境、社会保障等系列由乡到城的重大转变,圆进城农民的“市民梦、创业梦、安居梦”。
所谓“人的新农村”,是指2014年12月份中央农村工作会议首次提出,积极稳妥推进新农村建设,加快改善人居环境,提高农民素质,推动“物的新农村”和“人的新农村”建设齐头并进。
“物的新农村”是指道路、饮水、电力设施和住房条件等人居环境的改善。“人的新农村”是指建立健全农村基本公共服务、关爱农村“三留守”群体、留住乡土文化和建设农村的生态文明。今后一要建立农村留守老人、儿童、妇女的关爱服务体系;二要做好农村传统文化、乡土文化的保护,不让农村变成荒芜的农村、留守的农村和记忆中的故园;三要做好农村生态环境的治理和保护。
(2)理论创新:从“城乡平衡”、“快城慢乡”到“乡村现代化”
“城乡平衡”论:乡与城同等重要。运用城乡平衡论构筑新型的城乡关系,呼吁尽早解决城乡二元矛盾冲突;乡村地区建议引入多途径现代化而非全域城市化的理念。
“快城慢乡”论:“快城”是指在城市保持现有的发展速度,进一步提高城市化水平和工业化水平;“慢乡”则指用“慢城”理念指导乡村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城市为环城市乡村休闲的发展提供丰富客源,乡村成为日夜奔波忙碌的城市人周末闲暇之余的港湾。
“乡村现代化”论:由北京大学“多途径城市化”研究小组提出,他们认为乡村现代化不同于乡村城镇化,不一定必经第二产业的发展,可以直接从第一产业发展至第三产业的途径,以及第一产业与第三产业并存的方式推动乡村现代化。多途径乡村现代化更加重视现代农业、观光农业、农村现代服务业共同带动的乡村现代化模式,简称“1+3”模式。通过“1+3”发展模式,可以同时实现乡村现代化与保存乡村地方特色的双重目标。
乡村现代化是全方位的现代化,是从传统向现代发展的历史过程,包括乡村经济的现代化,即农业生产的规模化、机械化、集约化、商品化,与农产品深加工有关的产业的商品化、市场化;还包括乡村生活方式、生活质量的现代化,即追求乡村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现代化,有舒适的环境和健康的人。
3、新型城镇化背景下乡村旅游发展的破题关键
(1)处理好农民和土地间的关系
城镇化不可避免涉及到土地征用问题,当前土地征用制度存在很多瑕疵,需要完善包括土地调解机制、价格调解机制、资金筹措机制和税收调解机制在内的土地征用制度,允许农民以手中掌握的土地权利参与分享城镇化的利益。但是在土地制度改革中,需警惕农民因为缺乏资金和农机设备或者其他因素将手中的土地出售给大户后成为“失地农民”,在城镇中形成类似拉美等国的“贫民窟”;同时也要防止在农民中产生类似建国初期的土地集中化的误解,将进城务工农民的土地流转错误理解为家庭联产承包经营的重大改变,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所谓“第二次土地‘合’”的发展阶段。
(2)关注城镇产业发展
工业化创造了供给,城镇化创造了需求。工业化和城镇化的良性互动是城镇化的重要保证。新型城镇化既不是缺乏产业载体的空中楼阁和“有城无市”、“有城无业”、“有镇无人”的“空城计”,更不能重蹈20年前东南沿海地区经济发展出现的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应该成为城镇产业发展理念。因此按照雁型理论,中国广大中小城镇在承接发达国家或国内先进地区的产业转移时,要注重产业结构型升级和节能环保。
(3)打造现代化农业和创新农业组织形式
作为农业现代化的重要引擎——城镇化将有效带动和引领农村劳动力转移、人口转移和产业升级, 促进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和农业专业化、标准化、规模化、集约化生产, 而农业现代化是城镇化的重要基础和根基。一般来说,农业产出效率和生产规模呈反向关系,这意味着大农场的单位面积产量小于以家庭农场为代表的小农场。从这个角度讲,人均拥有成百上千亩土地的资本主义大农场不是中国农业的发展方向;而以拥有几十亩地的家庭农场才是中国农业现代化的不二选择。
(4)注重小城镇发展和城镇化的质量提升
21世纪的前十多年,中国的城镇化发展速度惊人,截至2011年末,城镇化率已达到51%,城镇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为6.9亿人,同时城市规模也在不断膨胀,但这也造成了中国城镇发展的新二元结构。而新型城镇化不是城镇面积的扩大和人口数量的增加,需要剔除过去赋予其拉动经济增长的重任,改变传统增长导向型城镇化模式,应以民生改善为目的,关注城镇化中居民的生活质量改善,切实实行人居环境、就业方式和社会保障从“乡”到“城”的转变,让居民找到城市的归属感和幸福感。城镇化的发展战略按照费孝通先生提出的“小城镇、大战略”,着重发展县城和县域中心镇,让农民在离土不离乡中提高收入,感受幸福。
(5)兼顾效率和公平
取消了农业税,捋顺了新时期农村发展脉络,宣告了“以农补工”时代的终结;“新农村建设”开启了“工业反哺农业”之门。工业和农业在新中国60多年的社会经济发展中,相互扶持,相互支援,体现了效率和公平的博弈。经济蛋糕的做大同时需要公平的分割,而要想公平分享经济增长的蛋糕需要以生产效率提升作为根本保证。
4、新型城镇化背景下乡村旅游开发的两大模式
(1)新农村社区
① 新农村社区阐释:
既有别于传统的行政村,又不同于城市社区,它是由若干行政村合并在一起,统一规划,统一建设,或者是由一个行政村建设而成,形成的新型社区。新型农村社区建设,既不能等同于村庄翻新,也不是简单的人口聚居,而是要加快缩小城乡差距,在农村营造一种新的社会生活形态,让农民享受到跟城里人一样的公共服务,过上像城里人那样的生活。它由节约土地,提高土地生产效率,实现集约化经营为主导,农民自愿为原则,提高农民生活水平为目标,让农民主动到社区购房建房,交出原来的旧宅用于复耕。实现社区化之后,农民又不远离土地,又能集中享受城市化的生活环境。
② 新农村社区三大开发模式:
“城镇开发建设带动”模式——就是站在实现城镇化、工业化、农业现代化的高度,把县域经济发展、小城镇开发建设、新型农村社区(中心村)建设,一体规划、一并推进,围绕“农村发展什么产业、在什么地方发展;农民居住什么环境、在什么地方居住”两大课题,统筹考虑耕地保护、粮食安全与农民富裕,推进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协调发展。按照“做强主城、膨胀县城、发展集(聚区)镇、建设社区(中心新村)”的思路,把新型农村社区建设作为推进城乡统筹发展的切入点、促进农村发展的增长点,以新型城镇化引领“三化”协调发展,着力构建合理的城镇体系、合理的人口分布、合理的产业布局、合理的就业结构。
“产城联动”模式——为给产业集聚区开发建设提供更为广阔的空间,有效破解“三农”难题,创新管理体制机制,打破行政区划,按照“以社区建设为突破、以产业发展为支撑、以人文关怀为纽带、以文明建设为保证”的建设方向,通过对代管的行政村进行村庄、土地双整合集中,实现了人口向城镇社区集中(农民在产业集聚区内找到了工作,提高了收入,自然乐意搬迁到环境优美的城镇社区居住),土地向农业企业家、农民专业合作社等大户集中(人口集中以后加速了土地流转、土地向大户集中,加速了农业产业化,这样又反过来促进了村庄整合,人口向城镇社区集中)。根据农户收入水平的高低,可规划设计独院、多层、高层、廉租房等不同样式、不同面积的居住用房,以满足不同收入家庭的住房需求。从而使农民实现了“从一辈子盖几次房到三辈子盖一次房”的梦想,使几千年来生活贫穷、房屋简陋分散、环境脏乱差的落后农村从此消失。
“中心村建设”模式——前期由农民企业家为报效本村村民个人兴建,个人出资,为本村农户建成连体式住宅和社区服务中心办公楼、便民超市等,形成中心村,然后围绕中心村以群众自建为主,企业和社会帮建为辅。政府为建房农户每户补助水泥,每户协调发放贴息贷款,每户给予拆迁补助等。同时加强了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力求打造设施齐全、功能完备的宜居社区。
(2)乡村旅游综合体
① 乡村旅游综合体阐释
乡村综合体:有别于城市综合体,它是基于乡村土地资源,以乡村农业、乡村工业等乡村产业为导向对乡村土地进行综合的、合理的开发利用,将乡村产业发展、乡村基础设施、乡村住宅、社会建设等生产生活要素集约配置的地域空间形态,是一种规模化、多功能、现代化、开放性的乡村聚合空间。
乡村旅游综合体:是基于乡村综合体,把乡村旅游作为乡村综合体外向联系的突破口,合理的开发利用乡村旅游资源和土地资源,以所开发的乡村旅游休闲项目、乡村配套商业项目、乡村休闲地产为核心功能构架,是整体服务品质较高的乡村旅游休闲聚集区。
②乡村旅游综合体的五大特性
一是功能的复合性。乡村旅游综合体不只服务于乡村居民,也要服务于乡村旅游者——城镇居民,这就要求其必须具备城镇与乡村的多重复合功能。
二是效益的综合性。乡村旅游综合体的本质特征决定了不仅追求经济效益,而且追求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追求全方位的综合性效益。
三是要素的系统性。乡村旅游综合体各个项目要素之间构成共生互补的能动关系。
四是产业的规模性。乡村旅游是以具有乡村性的自然和人文客体为旅游吸引物,依托乡村景观、乡村环境、乡村建筑、乡村文化等资源,开展各种休闲活动的一种旅游方式;其中乡村农业是乡村旅游发展的重要载体,乡村农业产业规模化是乡村旅游综合体的重要特征之一,也是在城乡统筹的发展下促进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成功转型的重要途径。
五是城乡的融合性。从城乡统筹发展的视角出发,意在打破城市和乡村相互分隔的壁垒,逐步实现城乡经济和社会生活紧密结合与协调发展,逐步缩小城乡差距,使城市和乡村融为一体,而乡村旅游综合体正是形成城乡经济社会一体化新格局的重要载体。
③ 乡村旅游综合体的产业发展模式
构筑多产业联动模型:

打造“农+旅+ N”的产业发展模式:
农——以特色农业产业化开发为基础,整合包括设施农业、经济动物养殖,生态旅游,果品生产、农产品加工等,逐步形成市场化运作、产业化支撑、公司化经营的方式;
旅——聚集以乡村景观环境为特征的“食、住、行、游、购、娱、康、体、教”等多元乡村休闲旅游业态,打造人气休闲旅游地;
N——形成集康体养生、文化娱乐、会议会展、教育培训、旅游地产等为一体的多元化产业模式,增强综合体经济实力和抗风险能力。
5、新型城镇化背景下归派主导的乡村旅游产品创新
(1)归派小镇——以逆城镇化带动新型城镇化
缘起:由于当前城市生活环境的逐步恶化,激发了精英群体的“乡愁”情怀,出现了“逆城市化”的潮流。然而乡村环境及传统的日益流失,导致了“乡情”难觅的尴尬局面。因此,都市精英需要寻找一处安放“乡愁”的最终归宿……

①归派小镇的核心理念
通过乡愁情怀激发由乡村走向城市的精英回归,以精英回流必然带来的高质量生活方式为核心吸引,营造成为乡村新的风水宝地,带动当地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从而实现“逆城市化”促进当地的城镇化,成为“新型城镇化”的独创示范。
②归派小镇的核心体系
家园——乡土生活空间。以回归精英们的个人喜好,建设符合当地气质的田园居所
花园——纯美居住环境。围绕田园居所保留和营造纯美田园环境空间
学园——乡村生活体验。遵循自然教育法则培养孩子,回归纯天然、纯手工的生活所需品制作
乐园——乡土生态娱乐。亲近自然,找回童心,让乡土娱乐也火一把
农园——原真农事体验。结合体验农业,提高乡村旅游产品的参与性和文化含量
社团——乡土交友空间。以不同圈子的偏好,建设高品质生活社交圈子,再现和睦邻里关系

③归派小镇的发展定位
之于都市精英,归派小镇是其心灵的家园,儿时生活的全新体验;
之于当地政府,归派小镇是新型城镇化的典范,是人才回流的全新模式;
之于当地居民,归派小镇是富民新路径,是城镇化生活的范例;
之于当地社会,归派小镇是传统文化传承的保障、生态环境保护的动力和农村经济发展的契机。

(2)主题农业庄园——全新的乡村生活方式
缘起:庄园兴盛于中世纪的欧洲,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曾作为欧洲基本经济单元而广泛存在。随着工业化时代的到来,原始庄园逐步沦为自给自足的农业形态,经济关系以劳务交换、以物易物为主。上世纪中期,现代化庄园首先在欧美发达国家出现,作为一种新兴的农业发展模式,成功改变了美国、荷兰、澳洲等国的农业经济状况。随着我国对农业发展的大力支持和人们投资意识的增强,国内已经逐渐形成一股“大农业”投资热潮。发展“庄园经济”成为投资农业的新趋势。
①主题农业庄园的发展方向
现代化庄园式以市场为导向,效益为中心,科技为支撑,多功能为方向,将农产品的生产、流通、加工、观赏等环节联为一体,形成有机结合,使农业庄园产出多样化、规模化、经营管理企业化,生产与市场紧密联接,从而有效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为农业区域化布局、专业化生产、一体化经营、企业化管理、社会化服务、市场化竞争提供了一种现实模式。即现代主题农业庄园的发展要以一产带动二产,联动三产,形成三产融合的发展模式。

②主题农业庄园的开发模式
一是从度假庄园到庄园地产的延伸与发展。庄园度假越来越成为富裕人群选择的生活方式之一,他们已经认识到拥有一座庄园与享受庄园度假之间的本质差别。

二是构筑不同主题、不同规模、不同模式的庄园形态。
面向品牌企业的产业庄园
面向其他企业的会所式庄园
面向富裕人群的私属庄园
面向向往回归乡村群体的景观庄园
面向离退休老年群体的康养庄园
……
三是完善单个主题庄园的构成体系。

(3)乡村欢乐谷
缘起:城市当中都有或大或小的游乐场,各种游乐器械成为了城市儿童的最佳玩伴,而这些器械游乐在获得刺激之余则缺少了一种柔性的沟通体验,因此,归派创新打造了乡村欢乐谷这一新型游乐形态。
乡村欢乐谷的核心特点:
一是以原生材料为主,投资小升级快。乡村版欢乐谷采用当地原生的泥土、木、竹、稻草等材料构建娱乐设施及场景,相比城市欢乐谷中的大器械,拥有投资小、升级更新快的优点。
二是注入当地农耕文化元素,抽离机械化体验。将当地传统农耕文化融入娱乐项目当中,通过互动游戏的形式增加儿童之间、儿童与成人之间的互动,区别于城市机械化娱乐设施过于刺激的体验。
三是乡村景观与现代科技相结合。通过现代科技将传统乡村景观进行夜间呈现,结合现代科技打造观景娱乐设施,使游客在游乐过程中能够欣赏到不同于城市的乡村色彩,体验回归自然的童趣、纯真与快乐。
四是主要面对家庭亲子市场,培养孩子的动手能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