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农业旅游发展状况及对上海的启示

发布在 2015年2月22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一、国外农业旅游发展现状与特点

农业旅游在欧洲被称为“乡村旅游”。农业旅游最早起源于德国的山区和法国的沿海地区。而欧洲有组织的农业旅游可追溯到19世纪中期。例如,1865年意大利就成立了“农业与旅游全国协会”,专门负责介绍农业旅游。欧洲的农场旅馆或称民宿农庄则起源于二战后。目前欧洲的农业旅游,已经历了19世纪30年代的萌芽期、20世纪中期的发展期,20世纪80年代后步入发展的成熟期,并走上了规范化发展轨道。

在欧洲,人们到乡村旅游度假非常普及,每年吸引了大批游客为农庄带来可观的旅游收入。据1999年世界旅游组织统计,欧洲总收入中农业旅游约占5%-10%。法国每年大约有300多万人前往乡村休闲观光旅游,农业旅游收入约有110亿欧元,相当于全国旅游收入的1/4。

欧洲国家的农业旅游以“民宿农庄”或“度假农庄”最为普遍。欧洲的民宿农庄主要分为两种形态:一种是住宿在农家与农家成员共同生活,或是住在由农舍改建而成的游客房舍里,由农家提供游客最简单的B&B

(Bed and Breakfast)服务。另一种则是住在紧邻农家的出租小平房里,或是农场提供露营住宿,炊事自理,此种形态常见于北欧国家。民宿农庄一般都由农家采取副业方式经营。欧洲家庭组合出游的比例较高。据国外对英国“度假农庄”的调查,游客以全家旅游与夫妻旅游居多,他们大都来自于中上阶层的上班族或是商业人士,年龄都在45岁以上。全家旅游的游客偏好自助式民宿形态,因为此种度假方式费用较省,且度假农庄也允许较具弹性的休闲活动。

欧洲国家的农业旅游形态已呈现出多元化。有以美食品尝为主的农场饭店,有以度假为主的民宿农庄、露营农场,还有骑马农场、教学农场、探索农场和狩猎农场等。在法国、芬兰、奥地利、英国农村,提供住宿的一部分农场主还兼营旅游、餐厅、球场、赛马场、钓鱼场、园林等,供旅游者休闲享受。

美国自1962年以后,由于政府政策上的鼓励,农业旅游迅速发展。美国农业旅游最主要的形式是“度假农庄”及观光牧场。目前,农业旅游广受美国人的欢迎。据2001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全国有近三分之二的成年人,在过去的三年中,去美国农村地区旅行过,其中以休闲为目的占90%。美国人普遍认同的农业旅游类型是:乡村文化遗产旅游、乡村自然生态旅游、以休闲和体验以及教育为目的的农业旅游。

亚洲发达国家农业旅游发展比欧美较迟。日本最早的观光农园是1962年在岩水县小岩井农场开发的600亩的观光农园。从1992年起,日本人跟随欧美,由农林水产省积极提倡并推进绿色旅游理念。所谓绿色旅游,是到农村进行自然生态、乡土文化、人际交流的住宿型休闲活动。1995年,日本通过法案支持农村地区发展旅游业;农林水产省认为,农村地区不仅是用于纯农业生产以及农村人口居住之地,而且是“国家的公共财产,是人们可以放松,修身养心的地方”,积极推动发展农场旅馆,吸引越来越多的农业旅游者。在城市市民对农业、农村的需要高涨的背景下,体验农村生活为主题的电视节目、杂志和报纸人气非常旺盛,电视节目收视率高达20%。

1984年,韩国政府开始把发展农业旅游作为振兴农村经济,提高农民收入的一项计划来推进。发展初期,旅游农场是其主要的产品类型。1988年后,农业旅游产品数量和形式开始丰富起来。到1997年,韩国有382座旅游农场,每座农场平均土地面积为2.5公顷,投资价值为69万美元。韩国旅游农场规模以后逐步扩大,韩国土地法律规定旅游农场的最大面积可扩大到5公顷。目前,在韩国大城市周边的农渔村,都建有许多“观光农园”和“周末农场”,这些农园集休闲、体验、收获为一体,吸引了大批市民,生意非常红火。据韩国有关机构统计,仅2000年,利用周末和暑假到“观光农园”休假的城镇人口达446万,相当于城市人口的1/8。另据韩国农村经济研究院的资料表明,韩国农村观光和民俗市场的经营规模,2001年约达2.84万亿韩元。“观光农园”和“周末农场”已经成为韩国郊区农民一项重要收入来源。

新加坡的农业旅游是建立在农业园区综合开发基础上的复合型产业。从20世纪80年代起,新加坡政府设立了十大高新科技农业开发区。在这些农业园区内,建有50个兼具旅游特点和提供鲜活农产品的农业旅游生态走廊,有水栽培蔬菜园、花卉园、热作园、鳄鱼场、海洋养殖场等,供市民观光。还相应地建有一些娱乐场所。不仅为新加坡人提供了农业旅游场所,每年还吸引500~600万国外旅游者。经过多年的建设,新加坡农业园区已建成为高附加值农产品生产与购买、农业景观观赏、园区休闲和出口创汇等功能的科技园区,成为与农业生产紧密融合的、别具特色的综合性农业公园。

在澳洲,澳大利亚的农业旅游发展也很快,出现欣欣向荣的局面,全国旅游总收入中,农庄和乡村旅游业收入超过35%。

总之,亚洲发达国家农业旅游产生的经济、社会背景比较相似。农业旅游的发展都是随市场需求而兴起、为拓展生存空间而发展。与欧美国家相比,亚洲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农业旅游产品内容更多。活动内容包括产品销售、风景观光、农业公园、农村休养、传统庆典和文娱活动以及开展农村修学旅游和故乡会员制活动等。亚洲发达国家和地区农业旅游的产品类型多有雷同,并且偏重于观光体验游乐型,走的多是以农业生产过程参观,生产过程操作,农业产物利用型为主的、兼营游乐项目的农业观光娱乐业。这与欧美国家有所不同,欧美农业旅游偏重住宿农场的乡村休闲度假模式。另外,日本、韩国、新加坡及澳洲地区人工再造农业旅游景点较欧美国家多。欧美国家的农业旅游多以乡村自然生态和农业资源为主,少有人工再造景观和景点。

二、国外农业旅游的发展对上海提供了很好的启示

1、加强立法,法律先行。
国外发达国家为促进农业旅游规范发展,对申请开办旅游经营的个人或组织,经营规模大小,土地房屋租用,生态环保,安全规定等等,均建立相关法律程序和规定。对民宿农庄也有专门法律规定。如1999年7月,美国加州政府通过了“加州农场家庭住宿法案”,对允许农场和牧场提供游客过夜服务作了法律规定,为农场和牧场旅游的开展铺平了道路。韩国和日本对农场开展住宿服务也有相关法律的明确规定。上海也应建立完善农业旅游发展的法规,规范农业旅游开发行为,避免破坏生态环境的过度开发,防止以发展农业旅游之名改变农田用途。

2、政府重视,财政支持。
国外发达国家对农业旅游区建设均给予了很大的财政支持。例如在韩国,农业观光旅游区所有的基础设施如道路、电缆等均由政府出资建设,同时银行为农民提供低息贷款。在匈牙利,还用农业旅游业专项基金,对经营旅游住宿农户给予修缮和扩建房屋补贴。上海各级政府应把对农业旅游的支持作为振兴农村经济、提高农民收入和缩小城乡差别的重要举措。财政优先支持农业旅游开发区的道路交通等公共基础设施建设,重点资助在农业生产基础上衍生的、以农户为经营主体的农业旅游区域开发,并给予财政资金或贴息贷款等优惠政策。

市级公共财政尤其需要优先和重点支持远郊三类地区的农业旅游发展。一是崇明岛等农业生态保护区;二是以农业为经济主体的地区;三是黄浦江上游、青浦西部地区和淀山湖等水源保护地区。因为这些地区为上海生态环境的改善作出了巨大贡献,应该成为财政转移支付重点“补偿”和“反哺”地区。

3、走生态型、多型态、特色化产业发展之路。
上海旅游农业的发展基调与国外发达国家一样,必须突出自然生态和乡村可持续发展理念。目前上海农业旅游产品大众化雷同产品居多,个性化特色产品较少,已难以满足上海市民日趋个性化消费的需求。今后必须根据旅游客源消费细分市场变化,发展多类型、多层次的个性化特色农业旅游产品。产业层次由近(近郊)至远(远郊),产品档次从低至高。城市近郊地区可开发新加坡式的园区型大众化农业游乐产品,远郊乡村则发展高品质、具有个性和特色的乡村休闲度假型旅游产品。

4、坚持“乡土性”,形成“不可替代性”。
农业旅游是整个休闲游乐市场中的一种产品型态,具有较大的竞争性和替代性。产品的差异性越小,替代性越强。当一定区域内农业旅游产业“普遍”发展起来时,农业旅游产品的地方特色和个性化就成为了产品“不可替代”的生命源泉。上海旅游农业的“吸引力”和“不可替代性”,将来自对上海江南乡村文化价值的深度挖掘,来自游客对旅游环境生态保护的认知和认可,来自郊区独特农业资源的开发和市场效应的发挥。在近郊现代农业休闲观光产业带的“不可替代性”,将来自农业园区项目独特的娱乐性、趣味性与参与性;远郊农业旅游的“不可替代性”,将来自对江南乡村自然生态和乡村纯朴文化“乡土性”的坚守。“乡土性”越足,越能吸引生活环境完全不同的城市居民,与城市的差别越大,对城市客源市场的吸引力就越强。

5、农村社区居民的共同参与。
农业旅游有别于一般游乐事业,是一种纯农村人文与自然生态的生活体验活动。它的发展需要具备农村人文与自然生态的地方氛围,需要农村社区居民共同意识,需要通过农村社区营造有利于农业旅游发展的社会环境。否则,一个具有乡土性、地方特色性的农业旅游将难以形成,乡村的生态性与体验性亦难以达到预期的层次。所以,各级政府应该鼓励农民积极参与旅游农业的发展,鼓励发展以副业形态经营的旅游农业,积极支持农民组建农业旅游合作社和联合会,形成有利于融合当地各种潜在资源,有利于城乡文化交流的、具有地方氛围的上海旅游农业发展环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