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外乡村度假草原生态保护与经验借鉴

发布在 2015年2月21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2011年6月29日,《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内蒙古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公布,国家在继出台支持新疆、西藏等少数民族自治区发展的文件之后,本次公布的《意见》更加全面的支持内蒙古经济社会的发展,这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内蒙古自治区发展的高度重视和殷切希望。《意见》明确指出了内蒙古在全国发展中的定位,具有很强的指导性和可操作性,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内蒙古经济社会发展的总体蓝图、行动纲领和发展指南。
一、国内各地区落实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执行经验
(一)新疆
新疆畜牧厅提出“七结合”的工作思路,即:落实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与牧民定居工程建设相结合,与富民兴牧的水利建设工程相结合,与转变畜牧业生产方式相结合,与推动牧区社会公共事业发展相结合,与实施牧区劳动力转移相结合,与建立防灾减灾长效机制相结合,与完善草原承包和基本草原划定相结合。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畜牧厅组织召开了全区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实施方案对接会。对各地州天然草原和人工草地现状、草场承包情况、禁牧和草畜平衡草场划定原则和措施、涉及的人、畜安置以及草场管护等情况一一进行对接。同时制定并下发了自治区落实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实施方案编写大纲。明确了一级和二级目录的编写内容和具体要求,规范了实施方案编写内容和格式,统一了调查分析表格式样。还召开了全区禁牧区域和面积划定专业会议,按照“自然地理位置相对独立、集中连片、能够实施、便于监管”的原则,初步划定全区禁牧面积在1.5亿亩。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畜牧厅正组织相关部门修订完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草畜平衡管理规定(试行)》,拟制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草畜平衡管理办法》、《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禁牧管理办法》、《人工草料地建设标准》、《牧草良种补贴办法》等规范性文件。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草原监理站承担了草原承包调查工作。自治区草原监理站对全区14个地州、县市,就已承包到户的草场、联户承包草场、未承包草场、集体草场、自然保护区风景区的草场、国营牧场草场等草场承包调查统计工作等进行督导。
新疆拥有各类天然草原面积8.58亿亩,占全区国土面积的34.4%。近年来通过实施退牧还草工程、游牧民定居工程和监理体系建设等草原保护建设工程,草原生态环境得到初步改善。草原监理队伍达到111个,人员1560名,为落实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二)西藏
西藏在全国率先开展了“以草定畜、薪柴替代、草原监测、奖补结合”为主要内容的草原生态保护奖励试点,目前已取得初步成效。为全面建立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西藏主要开展了以下几项工作:充实加强领导机构,强化组织保障能力;深入基层调查研究,精心拟定实施方案;推进草场承包,分解落实任务;建立管护机制,完善草场生态管护制度;加强制度建设,强化资金管理等。
(三)青海
青海省落实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政策实施方案在综合考虑草原类组及草地生产力等因素的基础上,以县为单位测算了全省天然草原理论载畜量、超载牲畜数量,初步确定全省禁牧面积为2.5亿亩、草畜平衡面积2.24亿亩。禁牧范围主要集中在生态环境脆弱、生存环境恶劣、不宜放牧的中度以上退化草原区。对禁牧区域以外的2.24亿亩天然草原实行草畜平衡管理,3年实现核减转移超载牲畜601万羊单位任务。补助奖励标准为:按照每年每亩6元的测算标准对禁牧牧民给予禁牧补助;按照每年每亩1.5元的测算标准对未超载的牧民给予草畜平衡奖励;按照每年每亩40元的标准给予牧草良种补贴;同时,将对畜牧良种、牧草良种及牧民生产资料给予补贴。据预测,青海省每年将发放约20亿元的补助奖励资金。
在对天然草原实施禁牧和草畜平衡后,全省将以转变畜牧业生产经营方式为核心,在牧区结合生态畜牧业建设,大力发展牧民专业经济合作组织,促进草地资源和生产要素集中,推进畜牧业规模化养殖、集约化经营,提高畜牧业综合生产效益;在农区及半农半牧区要注重饲草料基地建设,发展规模养殖,做大做强农区畜牧业,确保政策实施后“禁牧不禁养、减畜不减肉、牧民不减收”。
二、国外草原保护与管理的主要经验
(一)美国
1、建立了科研—培训—推广为一体的草原管理体系
美国草原资源丰富,有永久性草地2.4亿公顷,其中40%为国家所有,60%为私有草地。国家所有的天然草原主要通过租赁方式由私人承包使用,但承包使用者必须严格按照规定的放牧强度进行放牧利用,一般不能超过可利用牧草产量的60%,不低于40%,由土地管理局和森林局根据牧民申请发放放牧许可证,根据不同地区的草原植被情况确定相应的放牧头数,以此保证了国有草原的可持续利用。对于私有草原,从法律上说,政府或他人无权干涉其利用方式,但政府通过鼓励草原科学利用试验研究与示范,用翔实而具说服力的科学数据对草原私有主进行技术培训和公众讨论,使他们接受草原合理利用的开学方法,进而使试验研究成果得到推广应用。例如围栏轮牧方式、均衡布设饮水源或微量元素(盐份)补充槽调控放牧强度等技术都是通过这种模式得到广泛应用。由于试验研究的针对性强,应用效果显著,易于接受,极大地提高了草原私有主保护及合理利用草原的自觉性,弥补了国家法规方面对私有草原管理的缺失。
2、紧跟世界热点问题,提高草原受重视的程度
以二氧化碳排放为主的温室气体效应造成的全球气候变化已成为世界最热点问题,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峰会吸引了各国政府首脑的关注。美国草原科学家敏锐地抓住这一世界热点问题,积极地开展了草原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改善气候方面的课题研究。在微观方面,研究了草原土壤贮存二氧化碳的测定方法及其土壤贮碳与草原管理方式、放牧强度的关系等。他们的初步研究结果表明,增施粪肥可促进草原土壤贮碳提高5—10%,进行合理的草原放牧可提高土壤贮碳2%以上。在宏观方面,通过计算机模型模拟研究,测算得出全美草原每年吸收贮存的碳量达2900万吨—8000万吨,相当于美国每年碳排放总量的2%-5%,表明了草原在改善世界气候方面可发挥巨大作用。此外对草原生态系统在净化水源、保护生物多样性、鼠虫害防治、氮循环、保持水土等生态服务功能进行系统性研究,持续地将草原资源纳入世界性大事件范畴,不仅使研究成果成为政府相关部门决策的依据,而且提高了政府及公众对草原生态系统的高度重视。
3、加大政府投入,保护草原生物多样性
美国各级政府及一些非政府组织都高度重视生物多样性保护,其主要措施就是建立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草原)自然资源保护区,联邦政府用每年于自然资源保护的金额为其年度财政预算的2%,其中用于保护草原资源的费用每年约10亿美元。由于60%以上的草原为私人所有,是众多野生动物的栖息繁殖场所,而政府对这些草原如何利用又不能采取强迫的办法。为了保护生物多样性,特别是为那些濒危野生动物提供生存环境,联邦政府出资将具有重要生态区位草原的使用权买断,具体金额经第三方评估后谈判确定;一经政府买断,原私有主则必须按照政府意愿对这块草原加以保护,不得随意改变用途。此外,联邦政府还出资实施了农业管理资助项目、农业水源改善项目、环境质量评估项目、湿地保护项目及草原保护项目等众多旨在保护自然资源的项目,其中草原保护项目的实施期限最低为10年,2009年实施的草原保护面积达170万英亩。联邦政府投资的资源保护项目对公有、私有草原一律平等。各州政府在其财政预算中也安排自然资源保护费用,例如加州每年用于草原生物多样性保护的费用达一亿美元。
4、大力发展人工草地、发展舍饲养殖业
美国以苜蓿为主人工草地十分发达,有力地支撑了奶产业和肉牛产业的发展。事实上美国把苜蓿、甜高粱等饲料作物列入主要的农作物范畴而不是一种“草”的概念。以加州图莱尔县(Tulare county)为例,苜蓿是第三大种作物,年产苜蓿干草96.9万吨,产值达2.64亿美元(每吨213美元),位居各类作物之首。其他饲料作物还有玉米、(甜)高粱、苏丹草等。由此该县的奶牛、肉牛、家禽等舍饲养殖业非常发达,在其统计的45个农产品行业中,奶牛的产值位居第一,占农业总产值的36%,肉牛的产值居第三位,占农业总产值的10%(第二位为林果业)、苜蓿等饲料作物产值居第四位,占5%,而羊肉的产值居末位。由于饲料作物种植面积大,畜产品主要来自舍饲养殖,由此天然草原的放牧压力小,几无超载现象。美国科技人员很少观注天然草原的产草量,更多的是具有生态环境保护的意识。这是美国草原生态环境得到很好保护的主要因素之一。
(二)澳大利亚
1、建立人工草地和进行草地改良
人工草地和改良草地所占草原面积的比重,是一个国家畜牧业发达程度的重要指标之一。建立人工草地可以大幅度提高草地生产能力,改善草地质量,产草量一般比天然草原高2-5倍。澳大利亚重视人工草地和草地改良,拥有人工草地2667万公顷,占全国草原总面积的58%,在全世界处于领先地位。种植的牧草主要品种有紫花苜蓿、豌豆、三叶草、细叶冰草、猫尾草等,其中,紫花苜蓿、豌豆、猫尾草主要用于调制青干草和饲料,每公顷产量在1.5吨以上;三叶草和细叶冰草混播草地用作放牧场,草质细嫩,适口性好,耐践踏,耐牧,具有良好的再生能力。
澳大利亚在草原改良方面,主要采取补播、施肥、灌溉等措施。由于草原改良和建立人工草地,牧草产量高,草质好。在放牧条件下(不补饲),奶牛年产鲜奶5吨以上,肉牛18月龄体重可达350千克以上,大大降低了饲养成本,提高于牧场的经济效益。
2、制定适宜载畜量
澳大利亚政府对畜牧业的保护手段之一就是加强草原建设,合理载畜,防止草原荒漠化。载畜量主要是由草原的产草量和再生能力决定的,产草量又取决于降水的多少。澳大利亚的牧场主根据拥有草原的产草量,确定牲畜的合理饲养规模,此规模一般比最大的理论载畜量要小一些。各家庭牧场几乎都有人工饲草料基地,储有充足的优质青干草和精饲料,灾年防灾,丰年把精饲料卖掉,青干草可储存数年。同时澳大利亚还将草场划分为畜群专业牧场,澳大利亚一般不搞马、牛、羊混合的牧场,大部分牧场是专业牧场,其中分肉牛场、奶牛场、种牛场以及毛用和肉用羊场等。另外也很少见到大畜群,羊群大都百只左右,牛群大都四五十头左右。
3、划区轮牧
划区轮牧是对天然放牧场合理利用的一种放牧制度。一般牧场将草地划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放牧场,另一部分是人工草地。划区轮牧就是将放牧场分成若干季节牧场,再在一个季节牧场内分成若干轮牧小区,然后按一定次序逐区放牧轮回利用。一般在一个牛栏放牧半月至一个月,使牧草得到充分恢复和发育,草场得到充分间歇和利用。澳大利亚还有配套的法规以保持畜牧业的可持续发展。一般实行划区轮牧提高载畜量20%,畜产品增加30%。
4、季节休牧
草原作为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有自己独特的演变规律。人类的开发利用,大大加速了草原的演化过程。合理的、有节制的利用,草原发生顺向演替,不合理、无节制的利用,草原发生逆向演替。根据这一自然规律,澳大利亚的牧场在牧草返青到生长旺盛时期,仅用20%左右的小区放牧,其他小区全部禁牧,给牧草提供一个充分的生长发育机会,使其达到最大生物量,待牧草停止生长时,实行轮牧。每年进行一次轮换,5-6年为一个轮换周期。这样,既发挥了草原资源的最大生物量,又给牧草提供了休养生息的机会,保证了草原资源的永续利用。
5、鼓励畜牧业发展
国家采取优惠政策鼓励农牧场主发展生产:一是鼓励农牧民采用先进技术。国家规定,所有用于农牧业生产的先进技术一概免税。二是对农用物资实行免税,例如农用小型卡车、拖拉机等,包括备用零部件、汽柴油等都实行免税。三是对遭受重大自然灾害的农牧场主实行补贴。牲畜倒场放牧的牲畜运输费,政府补贴50%,对于不倒场放牧的牲畜,政府补贴草料涨价的部分,与此同时,政府鼓励农牧场主出卖牲畜,实行缓税政策,推迟5年后再征收。
(三)新西兰
新西兰已有60%以上的国土成为人工草地,以饲养羊、牛为主,是世界上草原畜牧业比较发达的国家。
1、草场的建设与改良
新西兰人比较注重牧草品种的选育,他们根据当地土壤状况以及气候条件选育最好的牧草品种。经过100多年的努力,新西兰已建成人工草场910多万公顷,约占全国草场总面积的70%,几乎覆盖了整个平原和丘陵。人工草场一般是以70%的黑麦草籽和30%的红、白三叶草籽混播。三叶草喜温暖气候,夏季生长量大,起固氮作用,而黑麦草则在冷凉、潮湿的冬、春、秋季节都能生长。这种科学的结合能使全年草量比较均衡。人工草场每半月即可轮牧一次,每公顷可养羊15-20只,高的可达20只以上,比植被好的天然草场提高5-6倍。同时人工草场播种一次可使用多年。另外,新西兰的农牧场主十分重视人工草场的管理,为防治草场退化,人工草场每年要用飞机施肥1-2次,在缺乏微量元素的地区,施肥时还要加入硼、硫、铜、锌等微量元素肥料,以保证家畜营养的需要。新西兰尽管人工草场比重很大,但对天然草场也很重视,采取了一些有力保护措施如根据国家专设的研究机构应用遥感监测和实地调查取得的数据,对不同地区分别确定牲畜头数。
2、草原投资机制合理
新西兰政府为了充分发展畜牧业,对不同地区的草场实行不同的所有制形式和投资办法。(1)凡是自然条件比较好的地方,草场均为牧场主私人所有,投资建设草场由私人负责,草场可以自由转卖。(2)干旱、半干旱地区的荒漠草场多为国家所有,牧场主要通过合同租用,或者由国家土地开发公司建成可利用的草场后,再卖给牧场主。为了鼓励牧场主对草场进行开发和建设,国家曾经对大面积围栏、平整土地、大型水利工程等项目给予一定的投资补助,并发给低息和无息贷款。新西兰政府的这种做法改善了草原的整体状况,草原的载畜能力提高。随着市场的逐步完善,近年来逐步减少或停止了对私人草场建设的优惠,实行市场化原则,除保留少量的化肥补贴外,投资全部由私人负担。
三、本刊关于加强草原生态建设和保护的建议
(一)加大草原法律法规和政策的执行力度。
认真贯彻《内蒙古自治区基本草原保护条例》,建议国家加强《草原法》与《刑法》的衔接,明确开垦和非法使用草原“入罪”的具体量刑标准,以及“非法占用草原、改变草原用途”的法律内涵,明确草原监理机构的法律地位,加大依法治理草原的力度。建议自治区对现有草原生态建设和保护的法律法规、规划和政策执行情况进行一次梳理和评估,加大法规和政策的执行度,对好的法规政策要创造条件不折不扣地加快落实,对不符合实际情况的要加快修订补充完善。
(二)加大对草原生态建设保护和草原畜牧业的投入。
针对草原生态持续退化的现状,增加对草原的投入,加快草原生态治理步伐。建议加快启动京津风沙源治理二期工程的步伐,扩大工程覆盖面,拓宽工程建设内容,提高建设标准。完善适合牧区特点的补贴政策,对禁牧、休牧、轮牧草原进行补贴,平衡农林草的补贴政策,避免农林对草原的侵占。增加草原鼠虫害防治投入,提高防治标准,加大草原鼠虫害防治力度,扩大鼠虫灾害防控面积。针对草原畜牧业生产水平低下的实际,加快草原生态畜牧业建设;针对牧民生活条件差的现实,加快改善草原牧区民生。
(三)统筹推进牧区生态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
深化草原基本制度改革,进一步完善草原承包经营权流转制度,出台政策鼓励支持牧民建立各种形式的合作经济组织。建立牧区和半农半牧区县领导生态指标考核责任制,弱化经济指标考核分量。强化牧区草原执法监督、技术推广服务机构和条件装备建设,增强草原执法和技术服务能力。改革牧区财税金融制度,在矿业资源税收中拿出一定比例资金,建立草原生态保护建设基金,专门用于草原生态保护和建设。在金融、财税、科技、人才等方面加大对牧区畜产品加工中小企业的政策扶持力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