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孤独”的乡村美食家

发布在 2015年2月20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见过日本一家店,单人小火锅。木板隔开三面,留下半个办公桌大小的空间,独坐,向隅而食。拉开评论看见一片同情辛酸的慨叹,好似坐在那就是砍头之前吃一顿壮行饭,顺便回顾检讨一下失败到没有人陪吃的人生。

这就是我梦中最理想的餐馆啊。

单位食堂就是食堂应该有的面孔,临近饭点,小长队排起来,挨个磨磨蹭蹭到台前,指指戳戳,端一盘子饭菜转身逡巡找座儿。我只向着角落去,冷气足否,风扇有否,光线亮否,不在考虑范围内。最怕的是眼见同事一脸攀谈状地走到对面坐下——青椒啊番茄啊海带啊脸色都瞬间晦暗下来,饭粒变成白色减震泡沫,我特地多点的番鸭炖罐汤…哎我今天没事点这玩意干嘛。不能翻小说看了,也不好刷微博,一边吃饭得搜肠刮肚想想聊点什么办公室八卦。

对啊对啊,今天红烧排骨真难吃啊呵呵呵。

对啊对啊,我那份稿子还没写呢呵呵呵。

我吃完了你慢慢吃啊——这餐午饭就毁了。

就像很难理解为什么上个厕所也能携手而行相谈甚欢一样。当然,这个太形而下了,作类比有点不合适。

但是火锅?火锅原本的设定就该是围着聊着吃着喝着,吃着火锅唱着歌,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一人一筷子,以集体意志屯海造田。一个人的小火锅,孤单单的筷子在孤单单的汤里涮,沸腾的热都达不到100摄氏度,你身处高海拔低气压,你精卫填海,你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不过总可以不说话了,善莫大焉。

对我来说,吃本就该是很隐秘的乐事。

要很熟悉很放松,才能愉快地一起吃饭。就像要很熟悉很放松,如厕的时候门被推开才不会惊惶失措,还能顺便叫他拿一下纸一样。

唔,这种境界,比男女之欢隐秘多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