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为创意提供无限可能

发布在 2015年2月22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赶在量产的第一批产品到货之前,上海无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首款Wi-Fi定位领结SmartUFO在今年8月底完成了其首次的电视众筹,总计6.88万元的众筹目标在上线一周就超额完成,最终12.41万元的超募融资额让CEO裔云天颇为高兴。
“这次尝试起码说明了市场对我们产品的认可。”在裔云天看来,“创业企业受限于资金,即使是在产品完成设计开发的前提下,也很难在短期内实现产品的量产。同时,创业企业缺失市场引擎,很难做到广泛的推广。”裔云天说众筹模式的出现,从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创业企业的上述问题。
去年300万用户在Kickstarter网站上,为其公布的接近2万个项目共计筹资4.8亿美元,而投资者的回报就是这些项目的产品本身。国外众筹鼻祖Kickstarter的成功让更多的人把目光投向众筹在国内的发展。
与同属互联网金融领域的P2P相比,众筹虽也是一个颠覆传统渠道的热门概念,看似热闹但并不风光。一家本土VC投资人私下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现阶段不少VC对于众筹平台虽然趋之若鹜,但真正决定投资时出手还是比较谨慎。“看得多投得少,主要还是对这个行业的盈利模式没有看清楚。”他说,现国内的众筹平台尚处于一个摸索、调整与前进并行的成长初期阶段。

众筹初进化
在《互联网金融》一书中对众筹的定义是指项目发起者通过利用互联网和SNS传播的特性,发动众人的力量,集中大家的资金、能力和渠道,为小企业、艺术家或个人进行某项活动或某个项目或创办企业提供必要的资金援助的一种融资方式。
相对于传统的融资方式,众筹更为开放,能否获得资金不再是由项目的商业价值来决定,相反只要是获得公众认可的项目,都可以通过众筹方式获得项目启动的第一笔资金,这为更多创意提供了无限的可能。
瞄准这一点的中国版Kickstarter并不少。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5月国内第一个众筹平台点名时间上线,之后的追梦网、众筹网、青橘众筹等众筹平台纷纷出现。
青橘众筹CEO管晓红分析过Kickstarter的模式,她发现在该平台上主要以回报型产品众筹为主,即如果在规定的时间内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参与众筹的企业就能把这笔资金用来完成产品的设计开发并实现量产。
这也是现在国内众筹平台的主要模式。但管晓红向记者直言,目前在国内参与众筹的项目在项目立意上存在一定的问题。据她透露,截至目前在青橘众筹平台上申请的众筹项目近1500个,但最终的审核通过率只占到了10%~20%,其中最终众筹成功的又只有其中的一半。
“有不少项目本身的创意不够,且项目执行缺乏成熟的团队。”找不到优秀的众筹项目是困扰不少众筹平台的最大难题。诚如管晓红的感受,如果在平台上没有能一炮打响的众筹项目或是明星项目,那么平台本身也很难获得影响力。
但硬币的另一面缺失,这本身或许就是个悖论。“有众筹需求的团队以及他们的产品更多的还是以小微企业的形式存在,他们所处的阶段尚在早期,而一旦企业成长起来后,所谓的明星项目他们可能已不再需要以众筹的方式来发展了。”管晓红说。
这样的定位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眼下众筹规模的偏小。裔云天的感受是,时下的众筹更多的是作为一种营销方式来帮助企业打开市场,如果要倚重众筹的方式来把生意做起来并不太可行。
Kickstarter的统计数据也说明了这个问题,自Kickstarter成立以来,已经有超过72000个项目在这个平台上进行了筹资,而其中只有大约1600个项目的筹资金额超过了10万美元,大多数众筹活动的筹集金额不到1万美元。
根据青橘众筹向记者提供的数据,截止到目前,其平台最大的一笔众筹项目融资额约为200万元,最小的则只有几万元。
大体而言,众筹在国内现阶段是一个面向小型项目的平台,不适于启动一家大型公司。
差异化发展
管晓红直言,目前众筹在国内的发展尚处于摸索阶段,业内企业对于众筹的盈利模式并不清晰,有部分平台会向项目发起者收取一定的费用,但更多的平台还是以免费的形式,更多的是在拼用户、数据以及资源。
据业内人士统计,目前国内的众筹平台已超过百家,且多以小型企业为主,但这一数字仍在不断增长中。
管晓红认为,众筹在国内还需要起码2年的市场培养期,平台的信誉、项目的信用以及市场环境的成熟都需要一定时间的积累和培养。
如何来培育市场,管晓红的思路是,把众筹不能仅仅做成一个技术性的平台,相反平台的责任和信用要大大提高。
“我们不能坐等着所谓的明星项目上门,相反应该主动地去参与到项目的成长过程中,让它们有能力变成未来的明星项目,这样平台的意义才更大。”管晓红强调。
事实上明确自身的定位,走差异化的路线已成为诸多众筹平台的共识。点名时间在去年10月宣布转型为智能硬件首发平台,乐童音乐现专注于音乐行业项目发起和支持、淘梦网则主打新媒体影视众筹平台等等,各家纷纷向垂直细分化领域发展。
同时,点名时间已获得代工供应链资源,与超过100家原器件采购及代工厂合作,借此帮助硬件团队挑选出优质的厂家,解决硬件团队在寻找供应链上经验不足的痛点。
然而不得不提的是,诚如《互联网金融》一书的作者罗明雄所言,众筹融资作为一种崭新的运营模式,与之相伴的是法律和道德信用风险。从法律风险来说,目前这些问题主要集中在众筹平台是否涉嫌非法集资、代持股的风险、项目发起人知识产权权益易受到侵犯、是否突破《证券法》关于禁止公开发行证券的规定、监管制度缺失所引发的问题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