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概念怎么眨眼就火了

发布在 2015年2月21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每个人可能都曾飘过这样一个念头:“如果每个中国人都给我1元钱,我就是身价13亿的富翁了”——这大概就是众筹思路的起源。

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让创业者通过网络,向众多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争取资金支持,这种募集资金的方式,就是眼下被热炒的“众筹”概念。

“众筹”起源于美国Kickstarter这一众募平台的兴起。从2009年创办时起,Kickstarter就将美国著名作家亨利·大卫·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的一句话作为其定位:“世界对想象力而言只是一块画布”(“The world is but a canvas to our imagination”)。

2011年5月,国内众筹第一家、智能设备众筹平台——“点名时间”将Kickstarter的模式搬进中国,于是,越来越多的众筹平台、产品在中国如同雨后春笋般涌现。

如今,从公益领域到图书出版,从电影制作到创业项目,众筹几乎跨界了所有的领域。众筹成功的项目,如单向街书店、3W创业咖啡,成为2014年互联网金融最火热的话题。

《2014年上半年中国众筹模式运行统计分析报告》指出,截至2014年7月底,从整体上来说,尽管国内众筹处于起步阶段、尚未成型,但众筹行业已然成为中国下一个财富聚集的洼地。

一不小心成了“中国众筹第一人”

美微传媒CEO朱江做梦也没想到,他成了业内传说中的“中国众筹第一人”。

两年前,为了一笔大约2000万元的创业资金,朱江屡屡被拒。“半年内,我见了150个投资人。”朱江说,从徐小明到蔡文胜,最后到曾李青,该见的大佬都见了,可就是没人看得上他的项目。

朱江的项目是筹建一家名为“美微传媒”的跨媒体营销平台,其整体目标是将商业电视节目进行网络营销推广。但在投资人眼中,这类轻资产项目风险太大。

“所谓的创业就是每天接到坏消息,然后打起精神来继续奋斗!”在微博里,朱江随时记录下自己的创业心路历程。

一段时间后,有趣的事情发生了。朱江的粉丝私信他:“朱江,你创业现在缺什么,仅仅是缺钱吗?如果给你钱公司能成立,给账号吧,我们筹钱给你。”

2012年10月,朱江开始在淘宝“美微会员卡在线直营店”出售会员卡,购买会员卡就是购买公司原始股票,单位凭证为1.2元,最低认购单位为100,只需要花120元下单就可以成为持有美微100股的原始股东。

尽管当时公司还没有在工商正式注册,朱江仍然以预计的年500万元营业额和约100万元的利润,对公司资产进行估值:“按照10倍的估值就是1000万,我让出4%的股份就是40万。”

第2天,朱江收到了创业以来的第一笔资金:1万元!3天后,朱江筹得了40万元!

“那几天,我的支付宝的通知每天都在响,我知道,响一次就是120元进了支付宝了!”

朱江回忆起当时“来钱”的感觉,仍然兴奋。

最让朱江震撼的是,当他在淘宝后台打开名单后发现,这387个股东中,他认识的人不到5个!也就是说,380多个互联网粉丝帮助朱江完成了第一期的筹款。

有了这40万元,朱江立即拿去做了“Easy MBA”节目,这是一个用脱口秀的方式来讲MBA的课程的样片。之后,朱江又通过同样方式,大约花了一周时间,吸引了1194名股东,带来了387万元的投资。

就这样,通过社交网络平台,朱江用粉丝的钱撬动了自己的创业梦想。让他始料不及的是,他的筹款故事成为当年互联网及法律行业火热探讨的“美微传媒事件”。围绕事件主题,“众筹”二字开始传遍大江南北。

做众筹不是脑门发热

“几家媒体打电话都问我众筹的事,众筹,有那么火吗?”刘仔裤接到本刊记者电话很好奇。

刘是《城市》系列微电影的导演。2013年发布《城市(2)》、《城市(3)》时,他通过淘梦网才第一次和众筹亲密接触。

故事开始于淘梦网在微博上的一则推广:这是一家专门面向新媒体影像和微电影的众筹平台,此外还做影片网络发行的业务。

刘仔裤仔细研究了淘梦网。他发现,许多新媒体电影是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里,既没有影响力,也没有明确的方向和方案,这些项目大多没有筹到钱。刘决定做一个尝试。

去年4月,刘仔裤在淘梦网填下了10万元的众筹目标,并以发送海报、邮寄微电影CD的方式给投资人回报。最后他筹得了2万元资金。目前,刘已开始投入下一部电影的众筹计划中。

和刘仔裤一样,杨发成也在忙着做众筹。他创建了襄阳众筹网,原本打算做一个服务于微电影全产业链的发行包装网站,但“脑子一热”的他,以襄阳地区为主做起了一家微电影的众筹网站。

方红可不是“脑子一热”。这位广东比邻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合伙人决定进入众筹行业前,曾在国内考察调研了许多个众筹公司主体。紧接着,他专程赶去北京拜访证监会相关领导,以了解国内对众筹的政策方向和指导意见。

“证监会给了两条意见:一是防止诈骗和欺诈;二是平台不要踩红线。这更坚定了我做众筹的信念。”他对本刊记者说。

今年4月,方红还远赴美国洛杉矶拜访 Crowdfunder创始人兼 CEO Chance Barnett,其也是美国 JOBS 法案的参与者之一。

Crowdfunder 创立于2011年12月,作为天使投资股权众筹平台的代表,Crowdfunder 致力于改写美国法律,帮助美国初创公司和小型企业通过股权或基于收入的融资方式来募集资金。

从美国回来后,方红在深圳前海设立了第一家众筹公司——“深圳投行圈科技信息有限公司”。该公司让有风险承受能力、有判断能力的上市公司核心资源群体成为投资人,通过众筹方式、互联网手段,解决中小企业融资与管理等问题,“做人人身边可得的投资银行”。

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渠道有限等问题正倒逼众筹融资的迅猛发展。

一份来自清科研究中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众筹领域共发生融资事件1423起,募集总金额18791.07万元。其中,国内股权众筹领域,6月募资额达8776万元,超过1至5月的募资总额。

2014上半年股权类众筹融资需求近20.36亿元,而实际募集金额只有1.56亿元,这意味着众筹融资在中国有着巨大的增长空间。

实现梦想还是预售平台?

Kickstarter号称是创意项目之家,其众筹项目包括电影、游戏、音乐、艺术、设计和科技。

这家2009年4月上线的大众筹资网站致力于支持和激励创新性、创造性、创意性的活动,让有创造力的人实现他们的梦想。

据新华网报道,从2009年发起到现在,Kickstarter众筹资助的项目有66000个,共有670万人参与众筹,筹资金额高达10亿美元。

25岁的魏民是深圳佳简集合工业设计有限公司创始人。他向本刊记者介绍,目前国内众筹圈最火的就是穿戴式设备,这也是他们公司的主要众筹项目。

去年10月,魏民将一款名为“新我”的智能手环项目放在了“点名时间”。“新我”很快在“点名时间”成为科技类项目的前三甲,筹得19.3万元。不过,由于产品团队没有控制好时间节点,“新我”项目发生多次“跳票”,亦即延期发货现象。

这也是Kickstarter当前面临的尴尬。一个初衷定义为“实现梦想”的平台,在现实发展过程中却成为“预售平台”(这也和回报的形式有关)。由于在 Kickstarter能够买到性价比高、个性独特的创意产品,许多出资人将Kickstarter当成“购物超市”,而大部分项目进展比预期承诺慢很多,导致出资人和项目人矛盾激增。

Kickstarter也在最新的一篇官方播客中强调,Kickstarter并不是商店,支持项目也不等于在超市购物,“我们要做的是一个让创造者和支持者一起创造新东西的崭新方式”。

但模仿Kickstarter的“点名时间”自成立以来在国内的发展一直不温不火。

“创意产业在中国不成熟,也没有完整的商业化过程,‘点名时间’很难做成规模。”魏民分析说,一方面,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和对互联网的信任度远不如美国;另一方面,也与中国的购买力以及创意项目生产的非刚性需求产品有关。

目前,“点名时间”也在尝试向中国最大的智能硬件发布平台,预售平台转型。

“你完全可以认为众筹在中国就是一个卖东西的平台,它本身就没有那么神圣,做任何东西都是因为有需求才做。说到底,建设这个平台也是帮渠道找好产品,帮好产品找好渠道。” 魏民如是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