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改变传统出版格局?

发布在 2015年2月21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近日,随着诗人秦晓宇和蓝狮子财经出版中心以众筹的方法为打工诗人许立志出版诗集《新的一天》,众筹出版再次进入公众视线。

其实早在去年,众筹出版就越来越为国内读者所熟知,其中众筹成功的有《后宫·甄嬛传》画集、《狼图腾》畅销十年纪念盛典、《陈超诗文珍藏版》 等,而《周鸿祎自述:我的互联网方法论》更是打破京东出版物众筹的最高纪录,一度成为话题热点。当众筹出版不断从商业、旅游逐渐拓展到文学等图书门类,人 们也在思考其对传统出版格局和阅读生活所带来的影响。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日前专访了文化学者胡野秋。

众筹出版并非适用于一切书籍

《文化广场》:蓝狮子财经出版中心用众筹的方式出版诗集,你认为这种在纯文学领域进行众筹的探索背后的风险大吗?怎样看待这种新型的出版现象?

胡野秋:“众筹出版”顾名思义就是用众筹的商业手段,达成出版物最大程度的出版和发行。众筹出版是出版界的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我认为它不仅不会 增加出版风险,反而减少出版风险。因为“众筹”的特点就在于是集大众物力于一书,预先就积累了一定的保底市场,所以衍生市场再小也基本上不会大赔。电影市 场早已有“众筹电影”模式,但因为电影的投入大,风险高于“众筹出版”。但总的说来,众筹的模式为文化产品带来了一种新的市场曙光。

《文化广场》:去年年底河北教育出版社也以众筹的方式出版《陈超诗文珍藏版》。“众筹”这种出版模式关注的对象究竟需要具备什么条件?哪些出版内容适合做众筹?

胡野秋:众筹出版并非适用于一切书籍,首先它必须是能引起读者关注的选题,但又相对小众,能引起某个圈子的人们关注,这也是微信时代“圈子文 化”的商业化。比如某个具有一定知名度的作者,可以在特定的圈子里取得成功,但不意味着所有作者都能获得同样的回报。比如诗集本身就是小众的,喜欢的人无 论如何都会阅读,但由于在没有市场前景的情况下,出版社一般不会冒险出版诗集,这时候众筹的方式反而可能起到比较好的市场保底效果。

《文化广场》:在以往的众筹出版中,大多是具有强大背景的作者、编者之类,有读者担心,一个职业背景和人脉关系都一般般的作者,众筹模式就能保障其出版效果吗?对此你如何看?

胡野秋:如果作者的人脉及号召力都不够的话,我认为一般不宜采用此种出版手段,除非在出版选题上有独到之处,比如选题有惊人之处,或者内容有独特魅力等等,否则难以成功。

众筹不能改变传统出版格局

《文化广场》:众筹出版可能能够实现作者的出书理想,或者改变一本书的出版命运,但能够多大程度改变传统的出版格局?还是只是对传统出版的一种补充?

胡野秋:众筹不可能改变传统的出版格局,只能是一种补充方式,所以指望不太确定的“大众”是难以从根本上扭转出版投资模式的。当然,随着网络时代的群体参与度日益提高,众筹出版会呈现越来越活跃的现象,但无论如何都不会成为主流出版方式。

《文化广场》:有不少人也认为,众筹想要真正融入出版行业存在一定的障碍,比如部分项目创意不足、维护稳定的支持读者群仍是困难、舍本逐末而放弃图书的内容传播本质等等。你对此怎么看?目前众筹出版存在哪些棘手的问题?

胡野秋:众筹出版的核心还在于书籍的内容,如果一本书的创意不足,那么无论多么天花乱坠的招筹行为都无法完成营销目的,这就如一个公司的上市, 并非想上市就上市,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市场规模和前景,都决定着企业能否上市。在这里,读者犹如股民,他们的选择将是理性的。目前的众筹出版在宣传渠道、 营销手段等各方面都还处在初级阶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