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已死”是个伪命题

发布在 2015年2月21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近日,有人高调宣扬“众筹已死”,很多创业者再次回到“拼爹”的时代。笔者认为,“众筹已死”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是一种情绪化的表达。该种意见秉持故步自封、墨守成规的态度,去看待互联网经济的发展,去看待科技的现实变革。

众筹是一个新兴事物,其出现不过短短几年的时间,相比较整个人类经济、科技发展的演进历史,也只是短短的一瞬,目前还不应存在“生存还是死亡”的争论。

实际上,近年来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而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众筹项目却逆势增长,甚至遍地开花,众筹项目金额也屡创新高。

去年开始,美国政府出台了JOBS法案赋予了众筹企业合法的地位;而中国证监会领导在调研天使会等平台的同时,更是公开表态,股权众筹融资是一种新兴网络融资方式,是对传统融资方式的补充,主要服务于中小微企业,对于拓宽中小微企业融资渠道,促进资本形成,支持创新创业,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均有现实意义。

众所周知,对于一个“将死”事物形态,政府部门真的没有必有如此大费周章的调研考察,出台法令,完全可以放任自流。只有对于发展潜力的新兴事物形态,政府才会出台规则,指导其发展。

诚然,笔者也承认,作为一个“舶来品”,众筹现阶段在中国的确表现出些许水土不服,不少众筹网站发展也不尽如人意,但是道路的曲折,不代表众筹这种互联网新兴金融模式的不可取。

如火如荼

有人高调的宣称,“众筹,已经没有玩的必要的,无论国内国外。”

可是君不见,全球众筹热度不减,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

如何开发苏伊士运河,在埃及国内争论了几十年。90亿美元的预算让项目踯躅不前,历届政府愁眉不展。但是,近日埃及政府通过众筹平台,面向埃及公民募集资金。8天,仅仅8天,这个让多届埃及政府苦恼了许久的问题解决了。埃及人众筹募得了支持整个项目的资金需要。

拿着这笔众筹所得,一条新的苏伊士运河即将横空出世,在45英里长的附加河段,预计可以让每日通过运河的船舶数量从25艘增加到90艘以上。且不论其将给埃及政府带来多少税收、拉动多少GDP;也不说这条新运河是否将被载入世界航运史,北非的经济格局将如何改写。单听听一个埃及人的感慨就知道了“众筹早诞生几年,埃及前总统穆尔西就不会下台”。

在这里,众筹充当了蝴蝶的翅膀,扇一扇,历史也许从此不同。而笔者要说,在埃及这样一个保守落后的伊斯兰国家,众筹都能落地生根,短时间取得如此成就,可见其生命力的旺盛。

众筹在国内的发展同样如此。2011年众筹落地中国。不少企业的众筹平台纷纷上线,国内众筹募资规模迅速增长,国外也有学者称未来亚洲的众筹规模将迅速扩大。

且不论众筹网这种老牌的平台,涉足了多少领域,一年能有多少项目成功,也不提快男电影20天“众筹”五百万曾经创下的纪录。只看今年有多少互联网的大佬,义无反顾投身众筹吧!

从去年年底马云的淘宝众筹,到今年7月份刘强东的京东众筹;就连老牌金融家马明哲也推出国内第一款海外购房众筹产品:100美元享受美国“房东”待遇,不仅引来国内众多网民的围观与喝彩,更是又一次成为媒体的“爆炸新闻”夺得四方眼球。大有“百筹大战”之势。

好吧,笔者实在看不出,这群大佬为什么要拿出大笔资金,投资一个行将就木的事物?还是这个事物本身就生命力旺盛,潜力无限?

“伪命题”

你不能因为某家众筹的咖啡馆因为经营不善关门歇业,就说“众筹已死”。君不见,世界各地每天,甚至每时每刻都有咖啡馆破产关门,也有企业兼并重组。但是也没有一个经济学家蹦出来高喊,“咖啡馆这种形势已死!”“企业已死!”,就此宣扬世界经济灭亡论。因为大家都知道,优胜劣汰是事物发展前进的方向。这家咖啡馆倒逼了,焉知不会有更大的咖啡馆诞生?这家企业被兼并了,焉知不会有全球化的企业集团后来者居上?众筹模式所得的事物形态也不例外。

你也不能因为“Pebble在内的一批智能硬件项目与kickstarter互相成全的案例”目前还没有在中国复制,就宣扬中国智能硬件的众筹之路彻底收窄。焉知下一个项目不是Pebble?再试一次,没准他们之中就能诞生苹果、google之类的企业,也没准世界科技格局就此改变。

如果不是反复的尝试,人应该还生活在茹毛饮血的时代,因为就连钻木取火也是反复尝试的结果。可悲的是,宣扬“众筹已死”论调,表示的是你连再试一次的勇气都没有。更可恶的是,这种论调还阻止别人尝试成功的道路。

可以想象,如果能穿越回到1976年,在加州一个车库里,你见到还是一个穷小子,正在组装电脑的乔布斯,也会对他说“别干了!计算机已死!”

这种情况之所以没有发生,是因为历史的车轮容不下螳臂挡车之人。

非小众的平台

“众筹已死”在文中宣扬,众筹平台本质上还是属于小众的服务。他不知道,众筹平台之所以能席卷世界,正式因为“众人拾柴火焰高”的理念使其快速成长。在这里无论是高富帅还是屌丝,只要你的梦想能得到认同,就能实现。

而众筹,更是宣扬广泛的大众性。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杨东认为,众筹有快速、便捷、高效、低成本的优势和场外、涉众、混同的特征,并能打破金融垄断,实现消费者福利。

他认为,在古代中国,像和尚化缘,像乞丐乞讨,像合作社,像浙江宁波、台州等地的标会、抬会等都是众筹,众筹其实最符合中国的文化和传统思想、符合中国国情。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用互联网把中国的这种众筹思维结合到一起,才有了现代众筹。

他甚至认为,众筹不仅是集资金,还是人脉、资源、智慧、知识、哲学、文化的众筹,最能够体现符合东方文明的中国化。

“众筹已死”宣扬中国没有KickStarter这样的众筹平台。没错!我们先看这样一个例子,前几日,阿里在美国上市,创全球最大一次IPO。众所周知,淘宝最初学的是亚马逊的商业模式,而支付宝更是取经于ebay,而阿里挂牌上市首日市值便超亚马逊与ebay之和。马云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不是盲目教条的照搬,而是充分结合了本土的特点,所以才能成就今日的阿里。

也许无论是哪家众筹平台,只要是一种向群众募资,以支持发起的个人或组织的行为;只要具有低门槛、多样性、依靠大众力量、注重创意的特征;只要能帮助上到高帅富,下到屌丝、草根实现梦想,就是好的众筹平台。

纵观现在众筹在中国大地百花齐放的模式,从产品回报类到房地产众筹、养老众筹、农业众筹,再到捐赠类、公益类众筹,就足以证明其旺盛的生命里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