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如何不众愁

发布在 2015年2月21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众人拾柴有风险

股权众筹中长跑

28岁的孟昭璐跟大多数创业者一样,拿着创业idea去寻找天使投资吃了无数个闭门羹,无奈之下,决定选择去新兴的股权众筹平台试试。没想到,短短的一个月不到,30万元的启动资金轻松到手。

越来越多创业者希望像孟昭璐一样通过股权众筹开启创业路,但国内一夜崛起的股权众筹平台良莠不齐,加之监管层面的不确定性,信任机制的不完善,股权众筹 也被视为“最风险地带”。在天使投资人朱波看来,目前股权众筹最大的风险在于,投后管理和退出机制这个链条还没有完全走通,而对平台来说,应该更好地管理 和控制投资人的期望值,来减小风险。

平台良莠不齐

孟昭璐选择的股权众筹平台是“大家投”,而这也是“大家投”成立后的第一个成功的众筹项目。大家投创始人李群林告诉南都记者,能够帮助到孟昭璐这样的创业者拿到启动资金,便是大家投成立的初衷,即“全民做天使”。

全民做天使?梦想美好,现实骨感。

现实之一,国内众筹平台良莠不齐,成功项目杯水车薪。

据李群林介绍,目前国内股权众筹平台大概有14家。而这个数字在天使投资人朱波看来,下半年还会快速攀升。虽然平台不断增多,众筹成功的项目却并没有相 应激增。国内影响力较大的股权众筹平台原始会CEO陶烨向南都记者透露,它们目前成功融资的项目有8个。而李群林称,“大家投目前成功的众筹项目有13 个”。据了解,有些平台甚至至今未有成功项目。

此外,南都记者发现股权众筹平台的创始团队背景差异巨大。有背靠十余年金融背景的团 队,同时也有凭一己之力搭建的平台。对此,朱波对良莠不齐的众多平台表示担心。他对南都记者说:“我完全不看好靠个人去搞众筹平台的,开始也许可以做出 来,但是没有办法建立生态。没有生态就没有办法持续发展,同时投资人也没办法得到回报。”他认为,形形色色的平台涌现,最怕的就是炒作,认真去建立风险把 控,才是建立股权众筹良好生态的核心环节。

退出成拦路虎

江西一企业负责人石勇这两年有闲时、闲钱,希望能做点投 资。在线上众筹平台及线下投了8个项目,最大一笔10万,最小一笔1万。他告诉南都记者,“在我们的投资群里经常会看到,投资人对创业项目的认同反反复 复,类似不专业判断直接导致领投人和跟投人的矛盾增多。”当这些矛盾出现时,亦是最考验众筹平台机制的时候。

众筹平台一直在小心翼翼 探索风险边缘的安全地带。目前大多数平台效仿了国外的天使投资平台A ngelList,采用了“领投+跟投”的机制。这一机制核心环节是领投人。以对投资人的门槛为例,原始会CEO陶烨告诉南都记者,原始会要求是年收入不 少于50万元,净资产不低于1000万元。按照大家投的规定,领投人最低投资额度是项目融资额的5%。李群林认为,这样的安排,可以保证每个项目不超过 40人,符合《公司法》的规定。

但在朱波看来,目前更大的问题是在“退出机制”上,借用他的话“这点在国内还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他 向南都记者分析,之前精英投资都是靠业内的规律,等到成熟期再退出。同时机构投资也比较完善,有投后管理的人来保证对股东有个合理回报。但对众筹而言,投 后管理和退出机制这个链条还没有完全走通。”

谈到退出机制,CA创投董事总经理戴周颖在清科集团主办的中国股权投资论坛上也指出,众 筹模式会出现敏感的法律问题,因为这么多人都去做股东了,这在中国肯定不允许,要么就出现代持,如果用代持方式退出,一旦获益以后所得税怎么算?如果用有 限合伙方式投资,有限合伙的个人所得税差不多40%多,但是投公司是20%多,这个怎么考虑?对于众筹的模式,在中国的经济体系下,目前公司法的制度体系 下,我觉得还是有很多的障碍需要去解决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