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可以改变世界 但目前多是错的

发布在 2015年2月21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最近,众筹的火爆已经超乎所有人的想象,就像目前的股市一样疯狂的不可理喻。而股市疯狂飙到3000点的这一个月时间里,跑赢大盘的股民不足5%,同样众筹概念疯狂至今成功案例仍难以寻觅,而我们见到的仍然是融资、协会、放贷、会员卡披上众筹的外衣在疯狂的筹钱,仅此而已。

磐石之心一直认为简单的金钱交易是最无人性,最贪婪的游戏,冷漠到只剩下了你死我活。只要你赚钱就是我赔钱,赔钱者一无所得,赚钱者会舔着赔钱者的血液冷笑,让人毛骨悚然。所以简单的金钱交易只会让本来丰富的人生游戏变得根本看不到人生的价值。

那么,到底何为众筹?众筹从何而来?企业如何真正的利用众筹来快速发展?经过一个多月的全面审视与思考,我终于悟到了一些道理,希望与各位分享。

众筹并非新鲜事物 农耕时代就有

我认为众筹本就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如果从广义上来讲,就是一群人凑钱做一件事。而且现在的许多市场行为,都是众筹的表现形式。

从最早的农耕时代,由于生产力低下,农户们每家出一个牲口与其他邻居凑成3头一组用于耕种土地。而这3户人家之间共同众筹了一个中心化的“牲口组”,他们每一家都是利益均等的,另外他们又都要参与对这个“牲口组”的使用,并且十分娴熟。而这3头牲口并不是随意拼凑,必须要个头差不多,又不能脾气不和容易互相咬对方,踢对方,所以牲口的选择很关键。

我认为80年代之前的“牲口组”具备了现代化众筹的所有四个条件,社交(邻居关系,相互了解)、去中心化(每家一头牲口,都有平等的调配使用权)、参与感(都会娴熟的使用牲口耕种)、内生需求(都需要耕种土地,又无法靠自己的能力完成)。

而当代经济的一些众筹案例也非常多,但有些并不具备这些要素。以目前常见的股市为例,这何尝不是一种众筹?企业上市融资,将自己的总资产以N倍的价格打包出去卖给股民,而这就是一种企业资产去中心化的方式,股民参与投资并获得分红回报,这种众筹模式,只有“牲口组”所具备的四个条件中的一种那就是去中心化。

因为股民之间互相并不认识,不存在社交关系;股民没有参与企业管理,无参与感;股民甚至不需要这家企业为自己带来什么产品和服务,只是一种简单的赤裸裸的追求收益关系。而就是这种追求收益的方式目前都被挂上了众筹的标签,比如,很多民间融资案,甚至还给你制造参与感。

比如,有非法融资的个人,以制造手工艺品为由让农户们参与制作,并许以一个地毯编织好了收购价格3万,但需要交纳3000元购买原材料,然后邀请了10000家农户参与,拿到了3000万元的资金,利用这3000万非法融资者购买豪车、豪宅显摆自己是大老板,有钱就是任性,绝对可靠放心,继续进行更大的骗局,最终因越来越多的农户要求收购地毯而导致资金断裂,要么跑路,要么被抓。

而具备了四大条件的众筹案例都成为了当今伟大的企业。以阿里巴巴18罗汉为例,马云找来18个人参与众筹一家公司,他们出钱、出力,并拥有共同的梦想,最终成就了伟大的企业。腾讯公司也是在马化腾的带领下,众筹了张志东等几个人一起创办了市值万亿的腾讯。小米雷军也是先找到了7位创始人,他们都是硬件、软件、互联网、营销方面的顶尖人才,有资源,有能力,有钱,让小米只用3年就超过400亿美元的估值,手机销量占比全球前三。

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到众筹并非什么新鲜概念,而是一直都存在的一种商业形态,并非刚刚诞生。那么有人会问,为何现在众筹概念却变得比任何时代都要火爆呢?答案很简单,因为社交网络的普及,目前的众筹是社交网络普及的副产品之一。

社交网络的普及让平民众筹有了生存土壤

无论是“牲口组”还是阿里巴巴、腾讯、小米这样出色的企业,他们众筹到的人之间都相互十分熟悉,人生能遇到这种知己共同创业,真可谓是十分难得,所以社交是众筹的基础。

社交网络普及之后,让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变得十分简单,同时朋友圈、群的作用又可以对人的信用进行检验和监督。通过一个人的所有社交活动,完全可以窥探到他的全部,再通过社交网络这个复杂而又科学的人脉神器,你甚至可以认识全球任何一个人,这曾经是facebook的愿景。而社交效率和信用监督得到保证之后,也为众筹从精英层向平民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同时,互联网这个产品拥有天然的众筹基因,也是近乎完美的众筹案例。每一款成功的互联网产品都是由千百万普通网民共同帮助不断优化,不断追求极致的典型。互联网产品出来一版之后,会邀请企业内部员工内测,然后大范围公测,而这个过程就是以互联网产品为中心众筹了一群有共同需求的人,他们都爱好这个产品,都必须要使用这个产品,他们发自内心的帮助企业提建议,共同优化产品。

在这个过程中,其实互联网技术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便捷的沟通手段,快速的反馈和优化,再反馈再优化。这个过程中,有社交、去中心化、参与感、内生需求四大众筹必备条件,唯独没有的是金钱关系。参与众筹者不需要缴纳一分钱,互联网产品是免费提供给大家的,这难道不是众筹的极致么?而只有互联网才能实现这种极致众筹,纯粹的众筹,充满爱的众筹。

所以当前众筹概念的火爆与社交网络普及,信用监督完善,以及网络支付手段便捷,金钱数字化,社群网络化,信息透明化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同时,互联网的普及,不仅带来了技术的变化,在参与互联网产品众筹的过程中也养成了人们对自我权利、民主的追求,让他们都想对自身不满意的产品和服务提建议,并希望得到采纳,甚至希望与其他有共同需求的人一起去重新打造一个产品和服务。

所以社交网络的普及是众筹概念开始繁盛的最重要原因,是众筹得以平民化的优秀土壤。

众筹如何才能真正落地生根?

一切理论多必须要进行落地,并且可执行。磐石之心也一直都喜欢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绝对不写太监文,所以对于众筹如何落地?虽然非常困难,但我仍然找到了一些规律和落地方案,这些落地方案本是非常值钱的咨询方案,但在这里也全无保留的献给大家。

有人说,某餐馆搞众筹十分厉害,仅仅数天筹集到了302万,而且被疯抢了。这听起来十分吸引人,但是当我们听到他所谓的众筹方案时,感到非常乏味。每人投7200元可在1个月后分到620元现金,所以才抢疯了。

这其实并不叫做众筹,这就是放贷,只是很多人一起放贷而已。也可以对比洗浴中心、剪发的店铺发放的充值卡,充1万送1万。参与者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获得高收益。许多洗浴中心、剪发店搞了一次“众筹”后跑路的案例比比皆是,但都因为单个涉案金额较小而不予立案。同时,每个参与者似乎也都因投资额小,愿赌服输而打掉了牙往嘴里咽。

包括一些众筹私募、VC(人人贷,P2P)的案例都是一些唯利是图的金钱游戏,都不能称作是众筹,我这里要谈的平民众筹就是让中小企业解决融资、融智难的问题,让每个平民都可参与创业,享受创业的激情与福利,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无限美好。而这种众筹一定要把握以下几个点:

首先,完全去中心化不可取。现在谈的最多的众筹案例是1000个人一起众筹一家咖啡馆,咖啡馆不盈利,只是大家谈事的场所,每个人都可以对咖啡馆经营一窍不通,聘请专业团队管理,通过谈事来赚钱,然后去给养咖啡馆。这个案例其实并不具备任何代表性,因为这只是一个富人协会、俱乐部仅此而已。

而真正的商业是必须要考虑盈利的,所以众筹一家不盈利的咖啡馆和众筹一家盈利的饺子馆完全是两码事,一个是平台,一个是事业。所以众筹饺子馆绝对不能够完全去中心化,必须要在一个成型的饺子馆的基础上进行众筹化的改造。

因为必须要有人对经营、管理这家饺子馆负责,专业的事情必须要专业的人来做,即使是聘请专业团队,也要有人可以监督他们的工作。曾经在一些城市出现过许多众筹咖啡馆,目的就是为了卖咖啡赚钱,结果因为参与众筹者轮流管理,却并不懂咖啡馆的经营,导致最终倒闭而终,这也告诉我们完全去中心化是不可取的。

其次,企业负责人要真心开放,并目标远大。目前,很多中小企业都是家族企业,他们都想控制所有的股权和收益,而不愿与他人分享收益和权利,这是错误的。参与众筹就必须摒弃这种思维,要真心的搞开放,和互联网公司一样听取他人的建议,只有这样才可能让自己的企业获得众筹化改造的机会。

第三,众筹参与者的投资额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参与感。我在文章开头谈到众筹的四个条件没有一个条件涉及金钱,反而更多的条件是社交、去中心、参与感、内生需求。而这就是对众筹参与者的约束条件,必须是对参与众筹的项目爱好、了解,最好是众筹项目的直接用户,并且相互之间通过多次的社交化沟通获得了充分的认识与了解。

而众筹金额设置并不是需要多高(主要根据项目发展需要进行筹集),金额只是为了形成约束,让你不仅是投钱,而是要出力,要参与产品、服务的整个设计营销过程,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由于有爱好,所以才会投入研究,只有投入才会有参与创业的感觉,一群有共同爱好的人积极参与产品和服务的优化就是互联网思维,必然可打造出极致的产品,并形成口碑。最终实现多方共赢,平民参与了创业,获得了企业成长的收益,企业不需要被天使投资、VC冷血机构要挟股份却可以得到了融资、融智以及用户,还可以建立深厚的友谊,更重要的是产品和服务开始走向极致。

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到多个这种产品与服务的众筹中来,改造自己身边的一切不满意服务,成为N个企业的股东,而且由于真心的参与企业运作过程,有十足的把握可以保证企业持续盈利,并越来越好,而不是在股市里赌博,不是交给私募算命。最终让整个世界都变得十分美好,当然这是最理想的愿景。

说到这里,我们发现众筹的步骤完全不可能先众筹再做事,而是先有事再众筹化改造,其实也是一次对传统产业的互联网思维洗礼。众筹的时候一定是众筹到对项目爱好,可产生参与感,并具有内生需求的一群人,而不是简单地筹钱,筹智,是众筹到一群有着追求生活服务极致化梦想的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