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出版,能否为阅读埋单?

发布在 2015年2月22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众筹,翻译自国外crowdfunding一词,即大众筹资或群众筹资。最早被用于拥有创意却缺乏资金的艺术家以发展艺术事业,后来逐渐扩散到私营业主等群体。众筹网于2013年2月正式上线,如今在众筹网上,出版已经成为固定项目。
夏日炎热午后,在东八里庄莱锦文化创意产业园附近的一间咖啡馆里,记者采访了众筹网市场部的负责人杨倩。氤氲化不开的香烟雾圈中,伴随着惠灵顿公爵的爵士音乐,眼前这位一身白领丽人打扮的众筹合伙人,为我娓娓道来了关于众筹出版的真相。也许由于众筹出版的未来方向尚不明朗,我的困惑并无完全消散,但也应相信,给阅读前景提供一种新的可能,这种方式总是值得关注。
聚集志同道合之人
众筹出版的魅力在于,能够将分散在各个角落的志同道合之人召集起来,共同完成一个项目。
新京报:能否讲一讲众筹网在众筹出版领域一路走来的历程?
杨倩:2013年十月以后,众筹网先后做了新闻众筹、徐志斌《社交红利》的众筹出版、快男电影、那英演唱会等几场活动,到今年上半年众筹出版真正火起来。我们现在和多家出版社建立了深度合作,《狼图腾》十周年版本发布就是和我们合作举办的。
新京报:我注意到,在众筹出版项目中,以经管类和生活类书籍为主,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书适合做众筹?不同类的书籍,是否有不同的众筹模式?
杨倩:众筹出版一般有两种模式,一种是明星模式。他们知道读者最想要了解自己哪部分的生活,然后准确抓住粉丝的心,这是他们的出书目的。而小众、严肃的出版物则需要精准的小众化模式。比如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将其拟办的杂志《清华金融评论》作为众筹项目在众筹平台发起,15天内得到825人支持,筹得7.6万元资金,成为国内第一份以众筹方式发行的杂志。这种模式的特点是有增值服务,如果他参与了这本杂志的众筹,可以获得如试听金融学院课程或者获赠课件、参加金融沙龙的服务。
互联网的魅力就在于,可能你身边的严肃阅读爱好者不多,但是一到互联网上去召集,会瞬间集齐许多人。例如在中国,喜欢严肃文学的人的百分比不高,但绝对数很大,这样的人聚在一起做出版,非常能够成功。
让阅读行为更具有主动性
众筹出版使阅读行为发生转变,读者不再“被动地阅读”——由出版社、编辑等帮你选择阅读物,众筹出版或许让阅读行为更具有主动性。
新京报:在国外有些较成熟的众筹出版案例,读者可以获得“私人化阅读体验”的书籍,甚至可以完全介入作者的创作过程,这会不会影响写作者的独立性?
杨倩:众筹最大的魅力在于可以自我选择。众筹项目不一定会成功,它只是为出版提供一种全新的方式。如果这个项目大家觉得没有价值,那它就会流于失败,所以众筹本身也是一种筛选。甚至很多情况下众筹出版物都是小范围发行的,是一种私人化的纪念性质的出版行为,它并不会影响整个出版大环境,不会变得越来越市场化或者越来越媚众,有价值的东西还是会经过时间的过滤和大众的智慧而留下来。
新京报:传统意义上的阅读行为是单向的,自上而下,你出我读,众筹出版使阅读行为变成了自下而上,我来选择我要读什么,这样的行为对大众阅读环境会不会有影响?
杨倩:肯定是有的。众筹出版出现后,读者获取信息的方式从单一变为了多元,不会像以前那样“被动地阅读”——由出版社、编辑等帮你选择阅读物。众筹出版让阅读行为更具有主动性,他可能只会花几十块钱就能参与一本读物从无到有的制作过程,同时获得一些附加价值。这对于那些本来没有读书需求的“新新人类”也同样具有吸引力。这种“参与式”的体验,无疑会促进参与者的阅读,起码阅读自己参与众筹的书。
小众类书籍是众筹出版的原旨
很多人做众筹出版并不是商业行为,而是为了分享知识。因此,小众类书籍的众筹出版很有潜力,但尚未形成气候。
新京报:是否认为众筹出版是个人出版的未来?你是否看好它的前景?
杨倩:我觉得是。它未来应该是一个趋势,但是否能够形成,还要依赖于环境的许可,比如相关信任体系的建立,以及相关领域持续的关注和热爱。此外,众筹网站的引导也很重要。对中国市场来说,小众类书籍的众筹出版还没有形成气候,但很有潜力。众筹的金额很少,很多人做众筹出版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分享知识。比如,翻译一本外国作品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的翻译成本拿到了就可以。众筹的方式至少可以支撑作者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在这样的前提下,会更吸引作者群。
新京报:新媒体环境下,对众筹出版来说,最值得做的事情是什么?
杨倩:需要大力发展小众类书籍出版。这类书籍对于其精准固定的读者群来说,非常盼望它的出现,但对出版社来说,并不愿意出版。众筹出版的出现,希望能够改变这种现状。我们要以一种更精准的方式,把小众书卖得更畅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