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依然在追梦

发布在 2015年2月21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对所有报道过的创业公司做了个统计,当我看到累积了数百条的创业公司信息时,很受触动。也许你还记得它们,也许你已经忘记了,但表格里的每个条目都曾代表过一个梦想,有人为它付出青春,有人为它激动,也有人拍过砖吐过口水预言过它的死亡。我忽然萌生了做一次回访的念头,看看时间对这些梦想做了些什么。

第一篇回顾的是众筹类的项目,之后可能是交友 / 照片分享等。众筹最基本的意思是通过公开筹资帮助他人实现想做的事。国外以 Kickstarter 为代表,衍生出了一系列创业公司。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分析这种模式。

跟国外牛气冲天的类 Kickstarter 公司相比,这种能帮很多人实现梦想的 ” 美好 ” 项目,在国内的生存环境并不好,整个行业似乎都在培育期,影响力大多限于小众圈子,用户量、项目数、筹资金额都跟国外不可同日而语。据说发展最好的注册用户数也不超过 10 万,有明确的收入模式(筹资抽成),但还没人开始盈利,也没有听说哪家拿到机构的 A 轮融资。

总得来看,众筹领域的创业者都在坚持中等待。好消息是也没看到哪个巨头来做众筹,可能这个领域不会出现快公司,反而创业者会更有机会。我回访了 6 家公司,3 家综合平台,3 家垂直平台。有的还处在创业的兴奋期,有的在发展中获得鼓励准备加大投入,有的正在经历高层人士震动。

1、乐童音乐:热情但理性的二次创业

乐童音乐2012 年 9 月 20 号上线,音乐人在网站上发起项目,可以是唱片,也可以是演出活动,筹资和支持的人够多,则项目成立。

创始人马客是资深音乐迷,收藏唱片超过 1 万张。他觉得音乐行业已经坏到不能再坏了,所以也最有希望通过众筹的方式开辟新天地:“我 2011 年跟朋友说要做音乐,很多人都觉得不靠谱,但我对这个市场的信心是有依据的,另外这的确是我爱好且愿意去做的事。”

1970 年出生的马客说话语气平缓但很少犹豫,他能让你感受到,他的热情和信心并不盲目,而是源自对音乐行业和自己的了解。

乐童音乐的创业团队有 10 个人,除了马克还有两名联合创始人。其中一人曾在魅族手机上做过音乐产品,负责技术。另外一人负责内容运营,有 8 年的独立音乐网站运营经验。

已经有超过 30 个筹资项目,网站还为音乐人提供个人主页,也会开发由乐迷定价的数字音乐产品,同时还打算提供很少一部分比例内容给有宣传需求的音乐人和组织,总之目前是希望覆盖音乐人完成项目的所有需求,成为一个整合服务平台。

乐童音乐的启动资金都来自马客个人投入,他上一次创业卖掉公司后有不错的进账。马客觉得自己至少会再坚持投入一年,大概在 100 万左右:“在没有任何外部融资和收入的情况下,我可以支持一年,一年后即使不能收支平衡,也希望看到明确的趋势。”

马客觉得众筹行业需要一些明星项目带动大众注意力,比如 Kickstarter 走进大众视野跟相继出现几个过百万美金的筹资项目也有关系。

2、亿觅网:做设计产品和众筹平台精力7/3开

亿觅网也是 2012 年 9 月份上线,个人觉得网站功能和体验不过关,但团队产品设计经验较丰富。

亿觅网想做的模式跟 Quirky 类似。Quirky 是产品设计领域具有众筹概念的明星公司,它的社区里有一批高质量的专业用户,通过打分筛选出好创意,公司组建的创意评委会再从中挑出最可执行的付诸生产。Quirky 还开拓渠道售卖并分成,社区成员也能通过资金支持的方式获得订购。

实际上亿觅网 2011 年初刚成立时,只是想做一个创意设计品牌工作室。联合创始人梁诗冰创业之前就做在深圳做设计公司,另一位联合创始人谭健荣是梁的远方亲戚,负责营销推广,还有一位联合创始人吴春晖负责财务。在梁诗冰之前的工作中,设计稿卖给客户后,设计者就失去了控制权,所以他们希望自有品牌的工作室能帮他们实现自己的设计理想。

他们还要求设计的产品本身就具有强需求,谭健荣说:“798 艺术区里有很多卖艺术品的,但很多东西本身没有刚性功能,设计师容易陷入太过玩的状态,我们想先从本身就承载刚性需求的产品开始。”他们做过耳机、充电器、电源插座等产品。

2011 年底他们在参加36氪深圳开放日时又受到启发,决定做个网站帮助跟他们一样想实现产品设计理想的人。如今,亿觅网有大概 1000 个注册设计师。

亿觅的早期投资人是谭健荣曾经的领导,后来又有 10 多波投资人找亿觅网聊过,如何解决品牌被山寨是投资人关注最多,也是他们目前比较难给出满意回答的问题。所以现在,他们自己做产品还是会占到 70% 的精力。已经产出 10 多款产品,最好的卖到 100 多万的营业额,有一款小恶魔电源卖出 5 万件左右。现在亿觅网的运营开销就是由做产品的收入来补贴。

自己亲自做,一方面是给其他团队示范,另一方面通过销售也能积累渠道资源,谭健荣说:“我们先选择那些对品牌保护好、重视设计的渠道,比如暖岛,还有哇噻网等,跟这些渠道建立合作关系能让我们更好的帮助平台上的设计师。”

谭健荣觉得,众筹的机制能提高效率,有创新有价值,但在这之前,需要有足够数量不以价格为唯一价值观的消费者,还有在此土壤上成长起来的优秀设计师群体,以及更多可以有设计感的产品增值的销售渠道。他说会再坚持一两年看看:“最多坚持 3 年吧,3 年以后要看到一些有希望的趋势就会继续,没有的话可能会换一种思路了。”

3、淘梦网:充实业余时间的非业余项目

淘梦网2012 年 3 月上线,是个微电影的众筹平台,有超过 150 个影视制作团队在上面发起过项目,最高拿到 4 万元的筹资。除了直接筹资,还有机会被影视投资公司看中,比如《逆袭吧屌丝》就已经在投资公司的帮助下完成拍摄。

淘梦网有三个联合创始人,都是兼职状态,分别在新浪、北京计算机科学研究院和用友公司上班。白天他们各自在单位干活,晚上就通过网络管理淘梦网。在用友工作的联合创始人王文水说:“兼职的状态,导致很多需要见面的工作都攒到周末。”

王文水很喜欢众筹,觉得它让很多不可能变成了可能,最初就是想个综合的众筹平台,任何有创意的想法都能发上来,但做了没多久就觉得还是集中在一个领域比较好:“当时感觉点名时间已经比较不错了,我们想跟它区别开,正好微电影比较流行,就决定转型了。”

在此之前,这三个福建老乡没有一个人有影视行业的资源,但通过线下聚会迅速认识一批圈内人,此后他们仨的周末几乎都在约见影视团队和参加线下活动中度过。2012 年 11 月,他们在三元桥的一家电影院也组织了一场线下活动《淘梦开放日》,来了 200 多人。

现在除了帮影视项目找钱,淘梦网也代理一些作品授权,帮项目寻找发行和推广资源。王文水觉得淘梦网短期不会有收益,甚至很难达到收支平衡,这个行业还得一两年的培育期,在此期间他们会通过作品代运营获得收入维持。除了精力,因为严格控制运营成本,淘梦网花掉的钱并不多。

王文水的计划是明年 6 月从公司离职,全职运营淘梦网,他说:” 有时候我觉得这个项目不会有人支持,但在网站上公布出来后就会有人来支持,我觉得这就是众筹的价值。我手上的公司项目到明年 6 月结束,之后我就辞职。”

4、点名时间:正经历内部震动的行业老大

点名时间2011 年 7 月上线,是上线最早也是国内做得最大的众筹平台,2012 年 1 月份它分享给36氪的数据是融资总额超过 48 万。凭着 2012 年 6 月份单向街书店寻找1000名主人的项目,点名时间大红大紫了一把,单向街一晚上筹资额超过 10 万,总募资额超过 23 万元。

点名时间最早曾有过一笔 50 万美金的天使投资,之后很多人都曾听说真格基金和 IDG 想要入伙,但至今还没有确认的消息放出。对点名时间的 4 位联合创始人36氪也曾报道过:

何峰,尝试结合商业和创意的斯坦福 MBA;
张佑,曾留学美国的原新浪设计师;
蔡啸,独立软件工程师;
史林林,主攻电脑美术专业。

不过据说因为发展方向意见不统一,何峰已经离开团队,史林林也不再持有股份(未经证实),网站上的核心团队介绍只剩张佑和蔡啸。也许年后有机会跟点名时间的管理团队直接沟通,期待他们的好消息。

5、追梦网:从2万字6万块钱开始的创业项目

追梦网 2011 年 9 月上线 ,比点名时间晚 2 个月。两个网站的定位看不出什么区隔,创始人杜梦杰介绍,因为对发起项目有较严格审核,成功率会高不少。截止目前,发起项目有 85 个,只有 22 个是失败的。最好的募集到 12 万,最近由 2 名复旦姑娘发起的项目 2 个小时内募到 1.4 万元。

联合创始人杜梦杰今年夏天才从南京邮电大学毕业。他在大二的暑期活动里第一次接触到筹款。之后,跟很多面临走出校园问题的大三学生一样,杜梦杰也迷茫了,他为了摆脱迷茫付诸了行动:在人人网发了一篇 2 万字的文章,并募集到 6 万块去休学游学。杜梦杰说他用这些钱去了印度、尼泊尔、迪拜以及土耳其等国家,还在阿富汗做了 3 个月的实习。

原计划游学一年,但 8 个月之后他就迫不及待的回到国内,筹建追梦网。他的合伙人兼天使投资人毕业于厦门大学,当时正在一家公司做财务顾问,是杜梦杰暑期实习队友的男朋友。追梦网现在只有 5 个人,其中一个是他从豆瓣小组里挖来的资深玩家,其他人是人人网认识的。在杜梦杰毕业之前,这些人也都保持兼职状态。

追梦网也会接受一些预售项目(就是不管出钱支持的人数,都会按计划完成,目前有 6 个)。杜梦杰说:“不管外界怎么看这个领域,我们的团队现在正处于一个很兴奋的状态,而且情况的确越来越好。”他们目前已经为追梦网投入 18 万左右自有资金,预售和抽成可以负担一部分支出。

6、觉so:想做城市里的正能量聚集地

觉so在 2012 年 2 月上线,其实它也可以算设计领域的垂直众筹项目,网站上主要以实物项目为主,其他类别的很少。我在上面发现不少想入手的设计。除了帮项目筹资,他们还协助设计师办理国内外版权注册,以平台的名义去拓展各种推广和销售资源。

“比如我们跟上海世博局谈下来合作,然后开放给平台上的设计师,设计师自己去谈可能也会有,但我们帮他们省功夫了。”觉 so 的联合创始人 Vic 说。他们在上海还有一个跟开发商合作的实体店,同时跟暖岛和哇塞等创意产品电商网站上也建立专卖。

Vic 主要负责市场和推广,之前在一家大公司做媒体投放,混豆瓣认识了一批独立电影人,发现一个创作被完成的过程里,有太多非创作的拦路虎要去克服,就萌生了帮这些人更容易做点事的念头。Rain 是觉 so 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之前曾在 W+K 工作——有种说法“奥美是广告人梦想的殿堂”,但如果让圈内人投票谁最牛逼谁最神秘,得票最多的很可能就是 W+K,不过这是 3 年前的行情了。Rain 业余在维护一个叫撒撒野的网站,用来展示身边朋友的业余创意。

觉 so 的第三位联合创始人 Ting,也是出资人,比 Rain 和 Vic 要年长几岁,据说曾在杭州开过影视公司,做电视节目外包项目,赚了一点钱,投资了一些房产后开始自我逆反,于是四处旅行、求学折腾一圈后,在去青海塔尔寺途中,高原反应的情况下被路边一个玛尼堆的气场镇住,感觉“后脑仿佛开了一个小门”。在藏文化里,玛尼堆的每一块玛尼石都是代表祝福的正向力量,气场相合的就会被吸引。于是他就想在城市里也做一件能够聚集正向力量的事情。在见到 Vic 之前他正在筹划做一个包括展览、办公和住宿功能的类孵化器项目。

2011 年 4 月份,公司成立,目前团队有 15 个人。网站上申请注册的创作人有 2 万多,通过审核的认证设计师有 300 人左右。除了筹资抽成,他们也在尝试跟那些重视设计的大品牌合作获得收入,不过 Ting 的支持可以这个项目在两三年内都不用急着融资或赚钱。

联合创始人 Vic 说:“创业期间的薪水远不如从前,在物质上还是有一些压力,但内心喜欢这件事,而且大众对创意的关注越来越多,这是个向上的趋势。” 尽管如此他也做好了当炮灰的准备,不过至少要为这个梦想坚持个 4、5 年。

我对这次回访做了三个总结:

A、用户方面需要两类人群的成熟:一方面消费者对与众不同的向往增强,为设计付费的意愿提高。另一方面设计师素质和项目水平提高。国内消费者还没走出山寨文化,山寨有创新但核心只在于更便宜的制作 / 消费。而国内的制造者也没有像美国同行那样从小生活在一个注重 DIY 的环境里。

B、大环境需要更多诚信和配套服务:国内这些做众筹的平台,都在不约而同地的往推广、销售等更多整合服务的方向发展,也许多做点服务更适合国内的情况。

C、目前的从业者出于自身的经历和强烈需求而选择这个方向:觉得这点可以粗略判断行业里是否有泡沫。

因为环境因素,国内做众筹会遇到一些企业自身能力之外的困难,我觉得现在与其分析国内众筹为什么没火,不如去倾听这些先行者的故事,等待他们基于兴趣的耕耘和结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