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会把中国所有的商业模式重新改变

发布在 2015年2月21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叫杨勇,我的介绍其实比较简单,因为现在基本上大家听我讲肯定都是跟众筹相关的,我们实际上是去年10月18号做了第一个咖啡馆叫一八九八,那个资金比较少,开业一个月时间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个咖啡馆了,一下子就火起来了。去年大家对这种模式比较好奇,因为当时我们做这个咖啡馆的时候对外没有说什么众筹,当时的数据很简单,北大校友创业委员会是我一手做起来的,我们那个协会每年有一百多项活动,办咖啡馆的活动很纯粹,第一希望有自己的地盘,有归属感,第二个能最早节约成本的问题。

大家对这个模式比较好奇,觉得一八九八,今年7月我们又在金融街做了一个咖啡馆,上周刚刚开业,效果特别好。因为这两个咖啡馆一下子就把所有的热情都带起来了,我春节之后基本上工作是天天在见人,我大概从春节后到现在找我的人有四千人,每天都是早晨到晚上这样子过来的。因为这么密集地见人,我接触的项目非常多,手头有一千多个靠谱的项目,大概是这么一个过程。

我这边做的众筹跟大家了解的众筹不太一样,大家看到网上的众筹主要在找陌生人要钱,我们这边主要是找熟人要钱。他们的金额都比较小,一般过十万的就算比较大的项目,过百万的属于超级大项目,我们基本上项目都在三千元以上,我这边有十亿美金。众筹项目基本上都是两百人,另外我们所有的项目都是没有方案的,全是靠微信来完成的,所以效率特别高。

我们现在做的项目刚才讲的源头是这个咖啡馆,实际上我们做的行业也蛮多了,目前就是我们在做的有一千多个项目,大概有三四千亿的样子,主要做成了三个项目,两个咖啡馆,一个是一八九八,一个是金融客,目前来看效果非常不错。我觉得这种模式挺有意思的,至少众筹会改变很多人的命运,特别是改变很多老年人的命运,找我的这么多的人,基本上什么人都有,有特别高大上的项目,我们现在众筹卖了一个车队,大概两百万左右,这样的项目实际上来讲门槛是蛮高的,以往的时候这样的项目只有超级大腕儿才能玩得起,做这个项目投资决策都会特别慎重,我们做起来就特别简单,你愿意出五百万筹建一个F1赛车吗?大部分人都会同意。所以这种方式募资非常快。

另外这种方式抗风险能力非常强,我们这个车队在运作,运作好了,足球俱乐部我们都会买,这是比较高大上的。也有做比较接地气的,我们融一个亿做一个饺子馆,我相信将来出来的时候会特别火,绝对不会有对手,传统的方式一个老板出一个亿要有很好的回报率了,我们这个基本上别人不要回报率,当然不会要回报率并不表示你不给他回报率,所以一个亿我们找最好的厨师能把这个饺子馆做好。什么叫好的饺子吗?我们找了两百个出钱的人,对吃都挺挑剔的,这个饺子馆要过两百个人的关,我相信开业的时候饺子要好吃,第二个两百个人的影响力,开业会特别火爆,如果这种模式特别好,在全国复制几千家是很容易的,至少从我们现在做的效果来看是看得见的。

另外这种方式我们挖人的效果特别好,我见那么多人,不管他的收入有多高,只要让他跟我一起创业,他一定会出来,很多职业经理人不愿意冒创业的风险,你一旦让他觉得没有风险他会出来,几个亿做一个项目基本上不会去变。第二这种方式很平等,另外还有一点,我们众筹把创业所有关键因素都拿过来,基本上没什么风险。

另外还有一点,两百个人在一起都喜欢吹牛,再小的事情有两百个人吹都能变成全世界第一的,基本上我们去挖人的效果特别好,这种方式钱又足够多,又不功利,又能挖到特别好的人才,我们相信这种模式特别有生命力,这是比较接地气的。

除了这些之外,我们现在做一个三甲医院,还有图书馆,包括媒体,在座的肯定有不少媒体,大家知道媒体挺难做的,我们有十个媒体在做,我们对媒体要求很有意思,你不需要讨论挣钱,我们咖啡馆,你出50万,我给你返50万的卡,你占股份,我们保证5年不倒闭,咖啡馆活了五年,你的50万花完了,咖啡馆也关门了,基本上不会赔钱。

这种模式社会价值特别特别大,我们在推一件什么事情呢?中国社会问题非常多,包括食品安全,这种问题其实它背后的本质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做事的人没有话语权,这个社会谁最有话语权,是有钱的和有权的,做事的必须迎合有钱的和有权的,因为迎合很多事情就扭曲了,挺典型的学校的科研,拿到钱的都是不想做科研的,国家的科研机构很多,到了真正做科研钱有很少了,这就导致很多问题。你比如说我们的众筹,如果拍摄一般部电影三个亿投资是一个老板投的钱,导演必须就得听这个老板的,如果这个电影的投资是一百个人掏的,每个人掏了三百万,任何一个老板都不敢磨唧了,这样干事的人真正有话语权,如果能让真正干事的人有了话语权,社会很多变得健康了。

我们现在推一个项目,要在全国推出三个商学院的教授,每一个教授给他两千万,每个教授找一百个老板,跟他讲说你出二十万没什么回报,好处将来公司遇到什么问题可以跟你喜欢的老师聊聊天,老板都愿意掏这个钱,我们一下募了两千万给教授,教授拿了两千万没有任何义务,教授一旦没有后顾之忧就比较硬气了,大家说知识分子没骨气,你把他的后顾之忧解决了,他自然就有骨气了。教授一旦有两千万他说明就很直接了,一旦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就考虑去流动,我们跟很多老师聊,很多老师对学校不满意,他还在那里待着,因为他要养老。所以两千万他有了没有后顾之忧他就想法去流动,教授一旦想着去流动的时候,说白了领导也拿他没办法,因为给钱已经没用了,所以话语权慢慢往那边转移。我们通过这种方式能解决很多专业的,包括医生、演员都在通过这种方式去解决,希望他们过有尊严的生活。

另外还有一点,也是价值特别大的,这也是我们做这个项目大家能感受得到的变化,中国人只要稍微混得好一点点的人,他都会告诉你我有很多很多职员,本质的原因是大家没有安全感,今天碰见谁之后,几年之后会有什么用处,你就想法跟他维系关系,如果不维系关系你碰到事情找他,他就会觉得你很功利,我们现在都有无穷的关系要去微细,咖啡馆的模式做完之后你会发现心态就不一样了,比如说在一八九八基本上大家有什么问题,一般一个项目都会建一个微信群,当你有问题,有人帮你解决的时候,这样的事情有那么两三次发生的时候,你会发现既然我有什么问题都能帮着解决的时候,你就没有必要认识那些完全没有必要,或者未来可能要认识的人,这种心态会变化得很微妙,我们看到很多人会有变化,你会发现你的时间没那么多吃无聊的饭局,认识那么多不必要认识的人。

另外还有一点,中国人很缺少安全感,一个跟社会有关系,另外一个跟中国的人情关系有关系,到医院你再有钱是享受不到好的服务的,这是我们做众筹越做越觉得众筹是特别伟大的事情,众筹会把中国所有的商业模式重新改变,我们现在建了这么多有特别大的变化,我最近主要在做两件事情,一个是我公司在融资,大概我们现在公司什么都没有,就是做众筹,估值在1.5亿美金左右,已经锁定了三个老板,每个人至少掏一千万美金,就是因为是看我的微信,因为他看到了很多很多例子,他们都是过来人,他们都见过大世面,他确实觉得这种东西能改变很多。

比如说我现在有一个投资人身价也是上百亿了,本来他们都移民了,现在全家又搬回到国内准备重新创业,给我投了一千多万美金。我觉得中老年人更是中国的希望,为什么很多人都去打高尔夫球,其实都是没有追求,混到一定份上虽然不缺钱,一般的事情也看不上,特牛的事情又干了,只能去打高尔夫球。你发现进入众筹之后,四五十岁的人特别适合众筹,他们有经验、有人脉,啥都有,他们做众筹牵头的时候非常有号召力,以他们的优势号召两百人在一起,两百人特别容易吹牛,一吹牛就能吹出特别伟大的事情。他为什么这么拼命?因为他觉得他们的公司能有机会成为世界第一,其实很多企业家很有钱,他并没有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情,我们接触到很多企业家,都是身家几十亿的,所以解决它的动力和格局的问题,另外这种方式做事不累。刚才讲这种粉饰挖人非常努力,你一个人挖人不容易,这种方式挖人非常容易,这帮人重新想去创业的,这是我们看到众筹一个特别伟大的事情。

另外还有一点,众筹除了创业之外还有一个特别的价值,就是改变社会组织,我们包括做一八九八、做金融客,本质是改造社会组织,因为我过去做了十几年的NGO都是业余的,我自己也是04年出来创业的。这种模式我自己还有一个经历,我做个几十个协会,因为我自己都是操办协会的,我特别了解协会,各位可能很多人在协会里待着,第一所有的协会都特穷,不管协会里面有多少亿万富翁,其实都特穷,你们做过协会的会长、秘书长都知道,找他收一千块钱都很难的,协会全职员工有5个以上的都是很好的协会,有10个人以上的都是超级大协会,一般的协会都是一两个人,团队比较差、服务都不会太好。基本上所有的协会都是会长和秘书长两个人在忙活,最后加上常务理事,最后协会变成几个人的协会,这样会长、秘书长也很郁闷,别人对秘书长也说,你看协会是我们办的,最后资源全到你们手上了,都不爽,另外还有这种协会对创始人依赖性特别强,基本上所有的协会是会长和秘书长一走肯定关门。另外还有一点,这种协会基本上是比较压制人的,谁提想法谁倒霉,大家就说你牵头吧,你牵头就意味着你得找人找钱来干活,众筹能把所有的问题能解决,你比如像金融客资金特别多,招的人特别多,这种协会叫去中心化,去中心化两百个人都没有,股份都是平均的。股东不仅要出钱,还要出力,要求每个股东一周都要值一天班,对一年就办一场活动非常好,我们一八九八大概开业三个月的时间有30%股东的钱都挣回去了,不是因为大家都很有钱,是因为大家有很好的合作。

提问:我想问一下杨勇,您说的两百人的决策的话,我想问一下您是怎么提高效率的?因为大家都是公平的,我在做一个决定的时候,一定要征求两百个人都同意?或者之前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流程?

杨勇:我们的决策规则挺简单的,两百股东,一般选择9个人到11个人当职位,相当于董事会,这是决策的第一个。第二个我们这种模式都是专业化,出钱人不参与管理,干活的是干活的,出钱的是出钱的。比如说做饺子馆,我们招了几个人来做,大股东基本上不会具体参与。我们基本上众筹是每个项目单独募一笔资金,这笔资金大的使用方向都是定好的,我们不会没有目标方向就募资金,很少。这些人实在达不成一致大家投票,规则是这样子。

我们为什么要做熟人圈呢?中国人没有契约精神,网上很多众筹后面隐患是非常大的,一个他们金额很小,说明大家有信任的问题,比如你在网上众筹一百个人,每年50万块钱,说好了一年之内不准退钱,经常有人三个月之后你要给我退钱,因为你当初说的跟现在做的不一样,你退还是不退?美国的众筹按中国人讲就是非法集资,没有别的作用,但是它有很好的法律制度。双方不满意,派律师打官司就OK了,中国不会,他天天会缠着你,缠着你不行,他就去上访,你说你退不退钱?如果十个人退钱,那就对那90个不公平,因为可能就缺这十个人的钱后面项目就做不下去了,陌生人众筹后面会有无穷的烦恼。众筹资金不多,你要花很多精力跟股东去磨合,告诉你一定会很好地解决。

中国人对法律不尊重,没有契约精神,中国人很在乎熟人圈的名声,我们利用这一点,他不敢乱来,谁要找我做众筹很简单,跟你认识五年以上的都是你的朋友,要是一个出钱的是跟你认识五年以上的朋友基本上他就跑了,他知道不敢乱来,你把你周围的朋友叫来,他宁可亏自己的钱也不可能亏别人的钱,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我们跟佳美做的,佳美是不需要跟股东打交道,股东之间有什么矛盾他们有自己的内部决策机制,这种方式我们从目前看应该是蛮好的。看佳美为什么要跟我们合作众筹?他并不缺几千万,众筹基本上开店的时候就锁定了几千家运营机构。除了北京之外,佳美所有的店基本上都会众筹,这种效果非常不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