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首次众筹实验看互联网下的思想市场细分

发布在 2015年2月22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我的文章众筹实验(《【首尝众筹模式】抽丝剥茧看扑朔迷离楼市2014》),并不是一个事前精心策划的结果,而是一个偶然的突发奇想,但它却引发了我对人文社会科学思想市场细分的思考。
这首先得感谢我的好友、大学同学张先生,是他的问题促使我做了让我自己也受益匪浅的一个决定。2014年3月6日晚上11点多,他通过微信问我楼市问题,涉及到人民币贬值、制造业衰退和北京市常务副市长说北京市区房价会跌等问题。我对他说:很多人问,明天一并回答。
夜里躺在床上,越想越觉得这不是一篇短文能够回答的问题。我突然想,我的文字和思想价值的实现形式,大部分都尝试过了:专栏评论,广播、电视评论,微博访谈,课堂讲座,开发商组织的楼市分析与讲座,图书出版,个人咨询,等等。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还有两项还没有尝试,一是网络出版。这个前几天已经答应网易的云阅读,抽空整理一两本书上去。还有一个就是有一定自媒体性质的众筹模式。所谓众筹模式,就是利用你自己的专业影响力,借助现有的互联网渠道,定向向购买你文章的作者发送特定方向和内容的文章。众筹文章不面对亲友(个别需要的会以赠送方式传送),因此,微信号即使发消息也只是让亲友们知道我在做什么。真正需要利用的渠道是微博、微信、博客以及微信公号。
我的新浪和腾讯微博粉丝都在16万上下,微信公号刚建个把月,会使用也就半个月左右时间,订阅人数七八百。算不上大V,甚至连中V都不是,只能是小V。但是我对自己多年来建立起的专业自信,还是促使我不要顾忌太多,努力试一把。这个专业自信一方面建立在我过去N多前瞻性判断都精准的基础上,也建立在另一个貌似很小的事实上:去年下半年开始我和澳洲金考拉公司老总老赵共同推广墨尔本著名华人区中心的祥符广场项目(2014年3月10日起已经正式通过淘宝网的澳洲国家馆认购),我只是通过个人微博和博客来推广,去年组织了首批旅游考察团。赵总告诉我,4成的意向客户都来自我这个出口。说明粉丝不在多,粉丝是谁更重要;文章不在响亮,文章有力量更重要。
想做就做,不要犹豫不决,不让岁月蹉跎。第二天,也就是2014年3月7日星期五下午3:30左右,我通过微博、博客和微信公号发布了一则消息——《首尝众筹模式》:
2014年楼市扑朔迷离:杭州广州郊区降价;政府工作报告8年来首次调低调门,“分类调控”取代了之前无差别的“房地产调控”,“针对不同城市情况分类调控,增加中小套型商品房和共有产权住房供应,抑制投机投资性需求,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北京副市长称京津冀一体化等将使市区房价必降;人大校长陈雨露、北师大教授钟伟等称防范下跌风险比控制上涨风险更为棘手更为艰险;住建部副部长称双向调控;住建部副部长称10年内中国房地产不会有大危机;李迅雷认为库茨涅兹周期下行暗示房价下跌为期不远;王健林坚决反对楼市崩盘论;传统制造业继续衰退……股市低迷,楼市会如何?
很多人以各种形式问我楼市走向,其实我在两会前已和学生微信对话中预计楼市微妙,今年不会有更具体的措施。微博和文章也预言政策将由以往的防大涨到改为防下跌风险为主:有下跌风险的地方可能减少土地供应,大城市限购也不会退出,这是基于防止中小城市资金大失血的缘故。
为什么我们每每能够预见政策?不是因为有比总理部长更大的权力,也不是在中央和国务院中枢机构有人、可以提前知道他们的动向,而是知识可知规律、透过规律可知方向。一定要相信知识的价值,知识比权力更久远、更贴近。过去那些相信权力能降房价的吃大亏了,接下来相信权力能托涨房价的也要吃大亏。
鉴于在动荡不居的市场面前,各种问题各种困惑五花八门,但都逃不出上述基本问题,我回答起来花很多时间,而且不断重复,于是这篇文章准备首次尝试众筹收费模式,运用经济分析方法,通过一篇尽量浓缩的文章,丝丝入扣精细解答,结论还是次要的,重要的人人可以从中得到分析问题的视角和方法。理性在这个时候居于至关重要的地位。所谓理性,按照斯宾诺莎的定义,就在于根据对于全局的认识,采取适合于自己的适当的行动。
具体办法:我争取在下周一(10)晚上之前完成上面要写的文章,不公开发表,只通过微博私信和微信公号单向发布,每份99元,是星巴克2杯咖啡的钱,也就是你请我一起喝一杯咖啡。我核实收到款项后,将通过微博私信或微信单向传送文章。这是第一次尝试,请多捧场!希望到我需要主动报税的热烈程度啊!
在这段文字后面,我公布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tdhtdh318)和中国银行卡号。后来为了方便一些读者朋友用微信红包的方式打款,还公布了自己的微信号(tongdh318)。
在此后的两三天时间里,陆续有读者朋友打款或者发来红包。在我于3月10日夜里发出第一批专送之前,已经有36个到账认筹;到本文写好的12日17:18,到账认筹是61个。这是一篇13000字长文,论字数远不及我的最高稿酬标准,但是这样的认筹我已经相当满意。而且,认筹还将持续。它的其它附加值更高的后续产品也有待开发。
我一边写那篇众筹文章,一边第一次认真思考思想市场即知识产品的细分问题,也就是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知识到底有多少可能性?思想市场为什么要细分?价格到底是什么?知识影响人类的路径在哪里?等等。
先说价格。价格到底是什么东西,我相信世界上多数人是说不清楚的。在我看来,价格是最重要的识别符号和筛选工具,没有之一——生产和销售商品者通过定价筛选自己的用户,用户根据价格筛选自己的产品和服务。思想、知识也是商品。没有价格识别,人们将分不清什么是好东西什么是坏东西,就像鲜花插在牛粪上,君子陷于污泥中。在今天这个全世界信息都高度扁平化的互联网时代,当然还有很多穷乡僻壤的人或社会底层人士信息不足,但整体信息是过剩的。那么,思想、知识和信息本身如何脱颖而出?如何在信息海洋中浮出真正有价值的思想和知识,知识定价和读者定位在其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每一次不同的价格策略,都是一次不同信息、不同的思想和知识的信息甄别和读者筛选过程。
价格问题像美女曼妙朦胧的面纱一样,非常迷人,你永远看不透。商品的价格,包括思想商品的价格会有很大的弹性空间,但也绝对不是随心所欲,因为市场会大浪淘沙反过来检验你审视你。Ipone的定价、茅台酒、翡翠艺术品的定价,经得住时间,但是张悟本2000元一个的挂号费,很快就穿帮。
不说玄乎的,就说我此次众筹文章实验的定价。一开始我打算定299元,两个人一餐好饭的价格,后来犹豫了一下,怕太贵了,就定了99元,两个人喝一杯咖啡的价格。网上公布后,有人说,薄利多销吧。薄利多销的确是多数商品的定位和竞争策略。但用户定位不同价格也不同,并非简单的薄利就一定能多销。有人说,从一个潜在众筹买单者来看,如果能把单次收费金额从99降到9.9,可能最终收入是同样的,却增加了文章的影响面,也更可持续。
但这是思想细分市场的问题,不同的读者会有不同的需求,需要付出不同的价格。比如说不定我以后会推出1.99元到5元之内一本书的网络云阅读;选择更舒服方便的可以找到我40到50元定价、网购七五折左右的纸质图书;99元到999元不等的众筹;50到200元不等的读友会;1万元以上的个人咨询;2万元以上的机构演讲等等;更高价格的机构咨询等等,甚至不排除和开发商合作,向读者推荐真正质优价美的楼盘等服务。
为什么差不多同样的思想和知识,却可以定出相差几百上千倍的价格?这难道是合理的吗?当然合理!合理在于,第一,你在用不同的定价筛选有效用户的同时,其实也是在帮助有效用户筛选对他们最有价值的思想和信息,否则,他们中的很多人,也许不一定能从海量的信息中发现这些有用信息。第二,即使是同样的思想和信息,对于客户的价值来说是不一样的。比如我这篇众筹文章《抽丝剥茧看扑朔迷离楼市2014》,要分析的是各种时局、心理动荡下的2014以及更长远时间的楼市走向,那么对于两手空空、初出茅庐的大学毕业生或者在校大学生,这篇文章的价值就只是为他们做一点知识储备,培养他们如何在各种信息迷乱下学会思考和判断。这样的价值对未来当然有好处,但不是一种非常迫切关系到眼前切身利益的价值,因此急需程度和马上变现为现实财富的价值就比较低,那么它的定价也应该比较低,可能就是一本云阅读图书的价格,或者一本纸质图书的价格。但是对于手里握着几套房或者手里攥着几十上百万元不知道该不该放手、该不该入市、或者该不该转换资产、如何转换资产的人们来说,除了上述思考能力的价值之外,直接变现的价值可能中长期达几十数百万,那么这篇文章定价100元或1000元会贵吗?再往前,对于需要具体个性化服务、量身定制最好的投资组合与策略的人们来说,付出上万元甚至更高一点咨询费用,会贵吗?再往前,开发商手里一个项目就是几千万几亿甚至更多,是砸在手里还是卖出好价钱,是及时断臂求生还是天时地利人和可以待价而沽,这样的背景性的分析判断,需要付出多少价码才合适呢?
所以,同样的知识,同样的思想,服务于不同的人群,价值是不一样的。有人说,我还是学生,能不能给个学生价呢?我说不行,因为那样对认筹读者不公平。而且,这个知识对学生并不急需,因为即使他们明白其中的道理,也不可能立即付诸行动。学生可以去读我廉价得多的云阅读图书和纸质图书,从中培养缜密的思维能力和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的思维能力与行为习惯。当然,这其中会有一些人一时读不明白,有些逻辑脉络需要他们自己慢慢总结和领会。而我这篇文章则用一篇文章说得比较清楚,相当于为读者节约和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
不同的定价,给读者带来的重视程度和阅读感受也是不一样的。下面是一些读者发来的信息:
“一拿到文章就开始如狼似虎般的阅读,又怕遗漏任何细节转而细嚼慢咽,读完一遍后感觉太棒了!后面还得反复仔细研读,找到我自身在这个社会中的定位。”
“老师,我已收到您的文章,带着崇拜崇敬的心情拜读中,哇噻,太棒了。是半夜醒来看到的,一下子瞌睡都没有了。”
“童老师的众筹模式文章刚看完,果然文笔犀利,醍醐灌顶,启发很大,如拨云雾见青天,厉害,知识无价,希望多出这样的文章!”
“文章写的太好了,彻夜连读,夜不能寐。作为众筹用户,感谢您分享的信息。收获最大的还是分析问题的思考架构。”
“文章很精彩,超值,本人再次用实际行动支持童老师观点……”。
还有一位读者朋友是这样写的:
“童老师,看了你的众筹文章不下五遍,受益匪浅。每看一遍都有疑惑,但疑惑又能在再一次的阅读中找到答案。真的很不错。另外,对于众筹模式,我坚决支持。免费的东西总是不太会被珍惜,读者浅浅一读,记住简单的结论而不会深入的去思考,情况变化之后又不知该如何入手;对原创作者,没有经济上的好处,和思想上与读者的深度反馈与碰撞,积极性或许受到影响。这样对读者和作者都不是好事。所以我继续支持童老师众筹。”
说得多好!平时我有不少自己非常得意的好文章,放到博客、微信群,就像风过水无痕,泯然众人矣,什么浪花都没有。尤其是超过一万字的长文,多数人免费给他的时候,他连读下去的耐心都未必有。价格这个重要的识别符号一出来,它的真正读者也一下子浮出了水面,文章的价值也迅速突显,从泯然众人一下子变得皎然出尘!当然,前提是它本身真是好东西,谁想滥竽充数,那就走着瞧。
也许很多写字人会认为我这篇众筹文章是针对房地产投资理财的,能够直接带来财富,有特殊性。但其实我此前认真思考过,在社会急剧变革的转型时代,人文社会科学都有极高的价值空间,这样的时代正是智库崛起的时代。相关学人只要紧紧抓住企业和企业家的安全问题做文章,就能产生极大的现实价值。比如跟企业家讲历史上的大变革时代,讲海外移民到底怎么回事,今天的社会到底怎么回事,企业家安身立命之本在何处,等等。最简单的,同样是所谓的非法集资,浙江的吴英由于高调,刀下留人了;湖南的曾成杰由于低调,也许还想和政府勾兑,如今已经与在世的亲人阴阳两隔。当然,一切知识有价前提都是真知真学问在那里。
这里就牵涉到知识自信和定位问题。在转发我关于众筹消息的微博时,北师大教授董藩写道:“知识是有价值的,可以帮助创造财富的,绝对支持!国际投行约我讨论房地产时,每小时是税后1万美金,低了绝对不见。这就使市场最公平的地方:让有价值的生产要素都得到回报。”我说:“是的。我现在还没有真正面对机构,目前只是尝试对读者个人,所以考虑了一个非常低的门槛。一个有用的知识胜过十年无效的读书。”
知识是什么?知识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工具,却不应该成为任何利益集团的工具。任何个人和团体都必须顺应时代潮流,才能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最大的借力就是借时代潮流之力,知识的作用正在于用更全面、理性、客观的态度和视角,观察、发现潮流之所在。
也因此,知识应该具备足够的独立性,独立于政府、公众、甚至你直接为之服务的机构和个人,只服从事实和规律。知识是顺风耳和千里眼,帮助人们站得更高、看得更远。如果知识人只做了雇佣者的传声筒和包装机,那就只是宣传工具不是知识本身,则,知识的价值和作用不在,知识人的尊严与自由也不在。这,应视为知识人的知识自觉与知识自信。
永远保持独立性,知识才能真正影响和改变世界。知识影响和改变世界的路径,首先要通过合理的价格策略区分市场、细分市场,影响利害有关系最直接的那些人。细分市场的产业链条越长,知识的价值越久远。利害有大与小、直接与间接、远与近之分,只能从近到远、从大到小、从直接到间接,知识才能起到应有的价值和作用。影响了消费和市场也就影响了世界和历史。很多知识人,一出手就想做帝王师,南书房行走,不是不可以,而是不明智(亦说明其真知成分要打折)。今天的制度背景下,我们各级政府的主政官员,通常是不必为其决策失误买单的,他们属于与决策的利益关系很大、有害关系很小的人,远不如投资者(企业和个人)要直接对自己的决策负责,甚至以身家性命来负责。因此,影响了投资者,最后才能影响政府。因为,当投资者听从知识和规律的召唤的时候,政府的橄榄枝,在投资者眼里就不一定是观音菩萨的垂枝柳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