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食 活着,抑或生活

发布在 2015年2月20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人生最起码有两种状态——活着,抑或生活。吃饭我看至少也有两重境界——吃饱,或是吃好。
如何吃,怎么活,往浅了说,是生活态度问题,假装深沉的说法,是世界观和方法论的体现。
人们常说的做饭,换种表达就叫厨艺;过去人们唤作理发的,现在有种称谓叫发型师;都是唱戏,有人是演员,有人是艺术家;都能抹两笔,有的是画家,两三百一尺,有的是大师,尺价二三十万……有人辛苦一辈子,到了也气不忿儿,凭什么啊?我比谁谁差哪儿了?人比人这么比下去不是自己找死吗?有句话说得好,态度决定一切。

英文有个词叫enjoy,大体是享受的意思,要不你换个比法试试。周作人做饭肯定不如专业厨子,可人家《知堂谈吃》写得多好:“我们于日用必需的东西以外,必须还有一点无用的游戏与享乐,生活才觉得有意思。我们看夕阳,看秋河,看花,听雨,闻香,喝不求解渴的酒,吃不求饱的点心,都是生活上必要的——虽然是无用的装点,而且是愈精炼愈好。”
你千万别把剃头、做饭这活当成脏活累活,你要把生活中的琐碎都当成艺术来修炼,您就离得道不远了。艺术家不是谁都能当的,那么用心学点厨艺,摆开点茶道,享受一天三顿饭,生活成为了艺术,就这么简单。
把一份小青菜炒好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我曾向一位厨师长讨教虾皮炒小白菜的嫩绿之道,他说要在开水里放上几粒盐,几滴油,先把小白菜焯一下。听说咱北京有家餐馆一年光粉蒸肉一个菜就卖500万流水,我想,这一定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粉蒸肉,至少这是一份令人期待带有厨师个人独有艺术气质的粉蒸肉。
有朋友说,美食的成功在于物质变精神,我以为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