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食 杏花香飘黑石岭

发布在 2015年2月22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清明节前的这天风和日丽,吃过午饭,我们驱车到黑石岭看杏花。车过户主水库,一条小路曲曲弯弯,微风吹过,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仿佛窥见天地间那无数探头探脑的嫩胚绿蒂和朵朵含笑的蓓蕾,正腼腆地旋转着春姑娘的娇美,纷纷争相竞瓣,田野里返青小麦已掀起皱波,三三两两的蜜蜂飞进我的车窗,未到黑石岭已闻杏花香。

杏花香飘黑石岭 黑石岭村在东郭镇最东部的望母山下,这里全是被称为“旱海奇观”的怪石林,一个个花岗岩石趴在地上,经过亿万年的风剥雨蚀,有的象牛,有的似猪,不规则的排列。过去曾有个包村干部来到这个村,写了“黑石岭啊黑石旮,有女谁往这里嫁?大姑娘擦粉香满庄,蓆夹子盖地不漏边”的顺口溜,说明该村自然条件差,土地贫瘠。1984年在镇当农业技术员的徐东存,毅然回到家,扎根山村带领群众一干就是二十多年。他有着大山一样的性格、花岗岩一样的刚毅,拦河修水库,开山造地,也不知用了多少炸药,用断几万根钢针,硬是在石缝中造出了几百亩地,修通了只有300多人的小山村与外界联系的道路。植树种果,建起了200亩优质杏基地。一年四季杏花、桃花相继开放,樱桃、山楂、李子、石榴竞相比美,成为远近闻名的杏花村。徐东存本人连续12年被评为枣庄、滕州市人大代表。杏花香飘黑石岭

车到黑石岭,村前村内杏花一片雪白,时儿点缀着粉红,丝丝点点笼罩着小桥流水,加上农家的炊烟,缓缓渲染出一幅水墨图。蜜蜂在花间起舞,扇动的翅翼间流出美妙的旋律。我们闻着淡淡的香味,听着天籁之音,看着满眼的雪白粉红,似乎进入了仙境,怎不让人陶醉。杏花园中的村姑,十分好客,她也许受这大山的灵性,沐浴在杏花中的缘故,脸是堆花,体是琢玉,十分窈窕。一件红色的上衣在白色花间晃动,特别耀眼。杏花香飘黑石岭一双高跟皮鞋“得、得”踩在石板上,谁也不会想到是山里的姑娘,仿佛就是梦中的杏花仙子。她领着我们穿梭在花间小径,给我们介绍红的凯特杏、白的是金太阳,“滕阳红”五月就可卖……,微风吹过地下落了一层层的粉红雪白的花瓣,将刚露芽的野草掩盖了。风吹杏林,花瓣扬扬洒洒飘落,悄无声息在我们身上留下不少,让我们想起时下年轻人新婚时亲友们撒着花瓣的情景,不过那些五色纸屑,怎能与这富有生命的落英相比。花瓣落在石径上,我只好小心的走着,免得将这些美丽的花瓣踩碎了,人们不是常常期盼铺满鲜花的道路吗?石缝中挤出涓涓水流,水库边停放着十几辆轿车、摩托,五颜六色的花伞遮盖着钓鱼人。党支部书记徐东存已是五十多的人,他告诉我,每年村里仅鲜果收入就达百多万元,收入三万、两万的户不在话下,好多的家庭在城里买了房子,而城里人还有很多到我们村里居住。春天花开在大地,冬天开在温室。销售更不用愁,杏子一熟不用吆喝,东三省、大西北都有车来购买,不用三年俺村仅果品人均就可收入2万元。杏花香飘黑石岭

一块块丑陋的黑石间,长出这样鲜艳的杏花,怎能不感到惊叹呢?离开黑石岭村,我始终沉浸在杏花中,想起了宋代诗人陈雨明的诗句“客人光阴诗卷里,杏花消息雨声中。”没有想到夜里真下了一场春雨。有什么值得抱歉的呢?杏花春雨吗,更何况那纷纷扬扬的落英,又会化作春泥更护花。天地间的生生息息不是造就了这和谐社会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