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食 心理医生给我开了山楂丸

发布在 2015年2月20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医生说要等一周才能出结果,真是熬人,索性在那之前什么也不想。

从妇科出来,苏晨想走楼梯下去,步梯口应该在走廊另一头。走到了发现楼梯旁边竟然还有一个诊室,和别的诊室比起来冷清得多,门上挂着心理科的牌子。苏晨站在门边往里看,一个病人都没有,只有一个穿白大褂的男大夫背对着她在浇花,很清闲的样子。本来要鼓起勇气才敢来的科,竟然撞上了,而且难得人少,不进白不进。

“大夫,您好!”

白大褂转了过来,是个挺年轻的男医生,眉眼看起来不像太难说话的样子。苏晨怯怯地开了口:“大夫,是这样。我在其他科看病正好路过这儿,能跟您聊几句吗?”

白大褂倒是很爽快,做了个手势让她坐下。苏晨就说:“我怀疑自己有厌食症,是应该看心理科吗?”

“先说说看,你为什么觉得自己有厌食症?”

“我最近一直吃不下饭,而且一想到吃饭都觉得压力很大。” 

“这样多长时间了?”

“快两年了。”

“是饭菜不合口味,没有你想吃的东西?”

“大部分时候是觉得都不好吃。”

“这样之前你喜欢吃的菜呢,还爱吃吗?”

“以前特别喜欢火锅什么的,现在偶尔想吃也吃不下多少,很容易就饱了。”

大夫一边听他说一边在处方签上写着什么。苏晨瞄了一眼他的名牌:徐力医生。

“你吃点这个试试。”对方递过来一张处方签。苏晨接过来就欠身谢谢他。可刚出了门展开一看,就气着了。没挂号也不能这么对付人吧?这大夫怎么这样,不高兴让我补个号就完了。苏晨一转身又回了心理科。

“大夫你这开的是山楂丸啊?”

“是。”

“山楂丸能治厌食症?”

“我也没说你得的是厌食症啊。”大夫看着她说道。

“可你也没说我得的是什么病啊?”

“你什么都不对我说,我怎么能知道你得的是什么病?我是心理医生,可不是看相的。

“你问我的话我都对你说了啊。”

“你只说了没厌食,可没说为什么厌食。”说的这么严密干嘛?白大褂继续道:“不挂号其实是你没做好看心理科的准备,对吗?”

她确实没打算跟个陌生人吐露心声,但这不是重点,“厌食就是厌食啊。你给我开点治厌食症的药不就行了。”

“你都会自己看病了还来医院干嘛?”

“我,我……”咦他到底是医生还是律师啊,这口条利落的。大夫倒是沉得住气,看她卡住了,干脆低下头看上书了。诊室里安静了下来,一个人低头看书,一个人看别人看书。苏晨有心一走了之,但好歹想起来要解决问题的是自己又不是对方,人家当然牛气些。没挂号还肯跟你说话已经很有人情味了,刚才自己这态度算是挑衅到人家专业底线了?想明白这点苏晨也不气了,该说的简单说说呗。

“我男朋友车祸去世了,差不多两年以前的事。当时知道必须挺过去,所以勉强自己吃东西。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就机械地吃下去。可能就是那时候丧失了食欲吧。”

“不想吃就不吃。”

“什么?”苏晨以为自己听错了,这算是要跟自己发难吗?

“不想吃的时候就不吃,不要勉强自己。人体正常的生理机能是,如果一直不吃东西,早晚总会饿的。最多两天之内你还是会想吃东西的,如果勉强吃反而会更厌恶吃饭,形成恶性循环。但是我要告诉你:既然你不想告诉我全部故事,那我提供的也只是一般的建议,不是专业的心理治疗。”

苏晨想了想,自动跳过最后一句。这方法好像有点道理,可以试试。

“该吃饭却不想吃的时候做一些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放松就好。比如,你有什么爱好?”

“爱好的话,看电影吧。”

“恩,那就看看电影。做点喜欢的事可以降低你对不能完成吃饭这件事产生的挫败感。电影有很多类型,也有美食电影对吧?你可以尝试多看看这样的电影,拍摄出来的食物,效果是特别处理过的,要比生活里的饭菜看起来更可口,也许可以刺激你的食欲。平时也可以多吃甜的,如果你吃得下的话。比如巧克力、蛋糕等等,糖能增加人的满足感。当然不要长期吃太多糖,那和吃太多盐一样不好。还有,不要看不起山楂丸,我相信它对你有帮助的。”他一边说一边把处方签重新递给她。苏晨对这位徐力医生有点改观了,她双手接过处方签说“谢谢您了!下次如果再来我一定挂号”。

大夫笑了起来:“我希望你吃山楂丸就能好,不然每次像挤牙膏一样逼着病人说话我也很辛苦。”这家伙还真是得理不饶人。苏晨只好说:“借您吉言!”

离开医院的时候天气晴朗,太阳不晒,还有点微风,很舒服。边走边想大夫刚才的提议。美食电影,有很多呢。不过他还提到甜品,苏晨自然就想到了《浓情巧克力》,这是部老片,家里应该有DVD。可等回到家真正看起来的时候苏晨才意识到,这张收藏了这么久的碟自己竟然并没看过。到底为什么觉得看过了呢?是因为杨震提起过?还是因为太有名?太熟悉名字就容易以为看过吧。

画面徐徐展开,穿着红斗篷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拖着皮箱在路上蹒跚而行。大大的俯拍镜头下整个小镇和房屋都显得那么小,一种童话的氛围蔓延开来。单身母亲要在一个宗教气氛极其浓郁的小镇上开巧克力店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这似乎成为了一场战争。对保守刻板的雷诺镇长来说店主醒目的红色高跟鞋在雪地上踩出的咔咔声就像是对权威和教条提出的挑衅吧,庄严肃穆的教堂和温暖甜蜜的巧克力店之间不断摩擦出火花。面对质疑,店主朱丽叶比诺什仍然笑容满面,自信友善。在她的搅拌下液体巧克力产生了神秘的漩涡,仿佛预示着将给小镇带来的神奇改变。在店外张望的人们,其实是在张望着一种不同于现在的生活。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一个个进入巧克力店:被家暴只能忍气吞声的妻子,爱上单身老妇人却不敢表白的白发绅士,被禁止和奶奶见面的男孩。巧克力让他们打破了斋月不能吃甜食的禁忌,找到了心里一直渴望的东西。最后当然是雷诺镇长输了,因为人的本性就是向往幸福,违背这一点是自讨苦吃。这家店的特色是巧克力被加入了各种不可思议的原料,比如辣椒,再做成不同的形状出售。加了辣椒的巧克力到底是什么味道啊苏晨突然好奇了。恩,明天一定要去找找看有没有卖的。她把关于美食的电影都抽出来码到一起,在恐怖片旁边排成另一列:《海鸥食堂》、《月代头布丁》、《天降美食》、《美味情缘》……

饭前苏晨拿过床头那张愿望清单,写上了另一项:吃到辣椒味的巧克力。她的目光在“结识一位新朋友”这项上停留了一下又把纸折起来放回了原处。

坐在餐桌前不再逼着自己吃饭,今天的菜看起来似乎也顺眼了些。不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