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食 吃出来的幸福

发布在 2015年2月20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美食从来都是女人的好朋友。心情郁闷了,冰激淋伺候;欢天喜地了,巧克力有必要登场亮相;看电视需要零食,谈天时需要零食,总之,用咀嚼来抒发情绪是每个女人与生俱来的能力。这有些像男人,兴奋了手舞足蹈,疲倦了,皱起的眉头像块破败的抹布,不用学,天生就会。
但是,世界是冷酷的,现实是残酷的,身体当了女人的敌人。在女人不停地用牙齿为世界万物投票时,腰围和大腿成了事与愿违的绊脚石。对体型的顾虑成了很多女人不敢畅所欲“吃”的原因。我们可以看看每天19点人满为患的健身房,就知道女人对身体,或者直白些说对身材,有多么高的要求,付出多大努力了。
吃成一棵常青树
只要经过一些对比,我们就能发现,其实肥胖与饮食之间的关系也许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紧密相关。
法国一向代表着浪漫与自由。既然如此,法国女人自然与爱情距离很近。她们是如何在爱情游戏中保持自己的吸引力的呢?肯定不是因为她们不食人间烟火,相反,她们似乎是世界上最酷爱美食的一群幸福女人。
法国名菜鹅肝酱爱好者众多。据说在法国不会做鹅肝酱的人,根本不配被称为厨师。得到这些被法国人亲切地称为“Foie Gras”的鹅肝,是被填鸭式的喂养催生出来的。为了得到近2公斤重的鹅肝,法国人对待鸭子并不比北京厨师“人道”多少。用我们的习惯思维来看,如此高热量的食品,必然是保持身材的大敌。但是法国女人吃起鹅肝酱来,不但不收敛,反而大呼过瘾。她们对待饿肝酱很有点北方人对“芝麻酱沾白糖”的情谊。一周吃上两次鹅肝酱配红酒,天天都有好心情。
说到这,不光中国人对法国女人的生活方式不服气,连美国女人也恨得牙根直痒痒。虽然美国电影中的俊男靓女能拿簸箕“搓”,但现实生活中美国女人的肥胖比率一直是全球“领先”的。美国女性看着法国女人妖娆的身姿疑惑了很久,大家都是吃高热高蛋白的西式食品长大,为何法国人不长肉,而美国人却喝凉水都变胖呢?
据一些医学人士调查,原来使女人变胖的罪魁祸首并不是热量与蛋白质,而与人体的消化机能有关。
同样是高热高脂的食品,法国女人更偏爱那些自然的产物,这些非人工食品更容易被人体所吸收。而美国女人经常性的饮食内容,则是薯条、汉堡之类制作复杂,却不易被消化的人工食品。从饮品上我们也能看出些端倪。法国女人常以红、白葡萄酒佐餐,而美国女人却用可乐之类碳酸饮料解渴。助消化的葡萄酒自然要比可乐更易于人体的吸收,而不会成为体内的垃圾。长此以往,女人与女人、食物与食物之间的不同就显现出来了。
一张毫无特色的餐桌外加两把坐起来毫无舒适感可言的椅子,这是美国女性典型的午餐环境。一把椅子把就餐人放下,另一把椅子上坐着的可能是同样吃起来暴风骤雨的同伴,或者是一团刚刚摘下的抹布。美国的时尚女性们经常在这种急促的节奏中快速处理完吃饭这个必不可少的环节。
但法国女人对待午餐绝不会如此草率,她们仅仅对就餐时音乐的要求往往就会超过很多国家女人对食物的要求。接下来的午饭阶段,绝对可以用冗长来形容。一顿饭吃两三个小时不会引起别人的非议。因为一口菜分做三口吃,既有利于肠胃的吸收,又能保持吃相的高贵,一举多得。
不要小看这一点的差别!享受食物与摄入食物的不同处理,直接导致了人体内部对食物吸收的不同态度。想来也是,上行下效,上面的嘴巴不尊重食物,我们怎么能要求胃能慢工出细活呢?
保持自然的食物品种,再加上把进食当成纯粹的享乐,这是法国女人能成为爱情常青树的最新解释。也许我们不能把追求爱的砝码全放在餐桌上,但至少我们能让爱情多些乐趣。至少,享受情感上愉悦时,不用忍受生理上的饥饿。
吃的邪魔外道
其实,忙碌在健身房中的中国女人并不孤单,因为并不是只有她们害怕身材走形,各个国家的女人都有这样的顾虑。只是在她们看来,吃,早就不是“万恶之源”了。

在新加坡,从西方飘洋过海而来的减肥食谱一直是备受推崇。有一点新加坡女性与国内女性相同,那就是为了身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在最具新加坡特色的食谱中,法国女人崇尚自然的饮食习惯早就成了真正的“家常便饭”。土豆与豆腐是每日饮食的绝对主角:一日三餐均由豆腐和土豆构成,而且必须保持其自然本色,煎炒烹炸是万万不可的,据说有人因此在六个月内成功减肥15公斤!
与新加坡同为亚洲近邻的日本,在女性饮食上又一次显示了她们的科技力量。
我们的日本女邻居们绝不给脂肪的堆积留有任何喘息的机会。一旦她们发现了“敌情”,哪怕只是一点点苗头,她们也会运用神秘但有效的“武器”予以还击:针灸、体内排毒、日本太极、减肥饮料、脂肪燃烧法、脂肪阻击法、糖分阻击法等等不一而足。值得一提的是,在她们把这些减肥产品当成饭吃时,基本上还可以和那些费时费力的运动说BYE-BYE!只是这种以药当饭的饮食方法,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得了的。日本女性坚毅果敢的风格,不一定适合中国女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