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旅游路在何方?

发布在 2015年2月21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乡村旅游应“土”不应“洋”

城镇化绝不意味着消灭乡村,是城乡一体发展,城乡和谐发展。那么,乡村发展的出路到底在哪里?北京大学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任吴必虎认为,旅游业带动的旅游型城市化是多途径城市化中的新路之一。

“旅游型城市化不同于工业型城市化,工业型城市化是将人口集中到一个地方进行规模化生产管理,这是一种消灭文化差异和景观差异的城市化道路。而旅游型城市化所采用的方式则是在民族文化或自然条件优越的乡村发展旅游业,让当地村民参与到旅游服务业之中,让村民在当地实现就业和生活水平的城市化。旅游型城市化更关注景观空间的文化内涵和异质性,且更关注生活质量的城市化水平,而不是土地和物质空间的城市化。” 吴必虎说。

中国农民向乡村旅游“掘金”已是普遍现象。他们或利用大自然的好山好水,或传承先人的文化遗产,或利用土地和产业资源创新发展,获得良好经济效益。但乡村旅游还存在问题,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发展乡村旅游过程中,乡土性逐渐缺失,是一些地区普遍存在的问题。有些地方的乡村旅游,在谋划发展时不是立足于乡土特色,而一味“贪大求洋”,从房屋建设装修到菜品设计都追求城里酒店的豪华和气派;同时,乡村游基本停留于观赏和吃农家饭、住农家屋,休闲娱乐要素不足,基本处于有农家而无“农家游乐”状态。

乡村旅游还缺乏行业规范和进一步升级以满足游客更高层次休闲需求的成熟模式,虽然乡村旅游是新型城镇化中的有力推手,但还未达到成熟阶段。吴必虎认为,旅游型城市化还需要得到政策、管理层面的扶持。然而,翻看现有的城乡规划法、城市规划法、城市管理法规等,基本上都是在工业化大生产的背景下制定而成的,这些法规政策现在已经有些不合时宜,需要依据旅游型城市化的发展作出调整。在旅游型城市化过程中,政府应加强规划体制改革,在规划立法上,对已有资源立法进行补充性完善,并在旅游功能规划方面做好工作。

究竟什么样的乡村旅游算是优质的?长期工作在旅游一线的北京山合水易规划设计院院长、国内知名乡村旅游与休闲农业创意设计专家要雁峥认为,当前乡村旅游升级过程中的普遍问题就是缺乏权威的乡村旅游规范与指导意见,导致乡村旅游发展失衡,各地按照自己制定的标准进行评定授牌,还有的地方搞数量工程,从管理的角度难以形成品牌支撑。

在要雁峥看来,优质的乡村旅游需要具备以下标准:首先要有鲜明的主题,真正做到“一村一品”,还要与当地的民俗、特色农业和旅游产品有机结合,成为当地文化的某种符号或名片,具体到旅游业态上,应该在服务、旅游商品开发等方面有所创新。“只要有创新性的探索,不盲目模仿、抄袭别人的模式,哪怕还没有成熟,也是值得推荐和赞赏的。” 要雁峥说,“而一些乡村旅游景区没有自己的特色,依赖于周边城市消费群体的规模效应,靠人多挣钱,即使非常红火,也不一定就是优质的乡村旅游样板。”

培育农业新产业链

农业和乡村旅游的项目不是单纯进行乡村改造,也不是单纯进行农业种植结构的调整,而是依托于农业,发展其关联产业,核心问题是如何将农业种植和产业配套、产业延伸结合起来。

要雁峥和其团队设计的海南三亚亚龙湾国际玫瑰谷去年已对外开园,在亚龙湾一大片的五星级酒店、海景别墅和奥特莱斯旅游综合体的包围下,这样一个农业旅游园区显得格外与众不同,这一都市休闲农业设计与高端农业主题度假项目为乡村旅游的升级提供了新的思路。

“我们是把产业体系、生态和生活体系捆绑一起,最后形成一个相互融合共同发展的格局。也就是大园小镇模式,将园区、景区和社区合一,现在涉及到的城市周边的乡村旅游项目,我们希望开发达到高度融合的局面,园区实现基本的产业功能,依托于园区构建产业链,以园区产业的辐射功能带动乡镇发展,景区是指以景区的标准来完善整个的游线和基础设施配套,社区是如何创新和打造依托田园山水风光的新的生活方式。” 要雁峥说。

以亚龙湾玫瑰谷为例,其投资商原本就有成熟的花卉业经验,熟悉花卉种植和管理,这一园区占地2755亩,拥有玫瑰品种1400多个,以玫瑰产业为带动,集玫瑰种植、玫瑰文化展示、浪漫旅游休闲度假于一体。具体到业态上,该园区结合婚纱摄影开展乡村旅游,打造了一个特色乡村农业休闲观光园。并以种植精油玫瑰、花茶玫瑰、食用玫瑰、国际精品玫瑰为主,以玫瑰衍生产品加工为依托,突出高端农业的产业价值,开发休闲养生以及特色体验产品,打造一个以玫瑰产业为主题的休闲体验区。未来,还将依托玫瑰谷景区打造玫瑰小镇,从根本上改变当地农民以农业生产为主的生活方式,拓宽农民就业渠道,使农业与服务业发展相结合,变农民为业主、居民,赋予其自主经营的权利。

要雁峥认为,基于农业和乡村开发的旅游项目,与超大型旅游综合体等项目本质的不同在于,要尊重农业的基本属性,尊重农作物的自然生长规律,以一个农民种地的心态去开发一个项目,以构建产业链入手,充分挖掘地方特色的农业、农产品和关联产业的价值,同时兼顾文化旅游和地产的开发。

将农民考虑到旅游开发中

任何旅游项目都会涉及到企业、政府、农民等多重利益主体,如何处理好多方利益的平衡,特别是当地农民的收益问题,寻找到共赢模式, 一直是乡村旅游开发中的难题,也是关乎一个乡村旅游项目能否长久发展的问题。

要雁峥的经验是,从一开始进行项目规划和设计时,就要将当地农民考虑进去,在整个乡村旅游产业链中处于什么位置,发挥什么作用。在三亚玫瑰谷这一项目中,涉及到两个行政村600多位村民的拆迁安置问题,要雁峥和其团队的思路不是建一些千篇一律的小楼,让这些村民“上楼”,而是根据当地村落主要以黎族为主的特点,结合黎族特色的建筑风格建设当地传统的院落,内部以居住为主,外部面向街道的部分为商铺,方便当地村民在景区中开设经营自己的小生意。

此外,当地村民不仅可以以土地入股参与景区经营,而且可以组成合作社种植玫瑰。要雁峥介绍,现在在三亚种植玫瑰,每亩年产值4万元,年利润约2万元,农民收入从以前的每亩几百元上升到每亩过万元。家中的富余劳动力还可以在玫瑰谷景区的餐饮、酒店中打工。

除了当地农民,要雁峥还考虑到村集体的利益问题,在玫瑰谷项目中,他提出在景区的公共设施建设部分,如酒店、美食城等,鼓励村集体入股,支持集体经济的发展。

要雁峥及其团队这种将农民纳入整个乡村旅游产业链中的做法,得到了业内同行的赞同。北京大地公社总裁季宁也有多年的乡村旅游规划和运营经验,她正在北京市密云县尝试新型的乡村旅游开发,让村民以自己的农场或闲置的宅基地入股,成立农民经济合作社,企业与合作社一起成立旅游公司,对土地进行整体性规划,每一分土地和每一座民居的用途都要经过专业规划、设计和管理,为游客提供专业水平的服务。村民除了是股东,还是旅游企业的员工,有稳定的工资收入,企业也会对村民开展定制化培训。

季宁表示:“以往大公司太想做大而全的项目,想把村民的所有资源都掠夺走,包括土地,所以双方的合作才会十分艰难。而我们想做的是小而精的项目,一定不会抛开村民的利益,而是让村民、村子随着旅游业的发展而共同成长。”

季宁认为,发展新型乡村旅游的过程中,村民必须是产业的参与者,是公司的股东和员工,这样才能保证乡村旅游的长线发展和持续经营,这也对旅游规划和公司经营提出了新的挑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