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旅游新思考: 民宿经济将会给农村带来什么

发布在 2015年2月21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立春这天再次走进开化县齐溪镇龙门村,100多幢徽派风格建筑更加鲜明凸现,呈S形穿村而过的龙门溪更加清澈透明,桃花坞景区里的瀑布和水池更加可爱逗人。

家家户户飘荡着的幽幽清香,村口街面浮动着的处处春意,大自然中弥漫着的片片绿色,汇合成春潮涌动的勃勃生机,似乎预示着这个在全县开民宿旅游经济先河的龙门村,已做好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春节第一批游客,迎接2015年他们期待着的民宿旅游经济兴旺的到来,迎接民宿旅游经济将会给他们带来的好日子。

龙门村200多户人家,1000人口,19家民宿旅店,近200个床位。去年营业额达到150万元,高者有三十几万元营业额,低者也有几万元收入。他们从农家乐转型为民宿旅游,仅仅只有半年多时间,但这一转变,绝对是一个质的飞跃,一个新的开始,一个大的改变。

乡村旅游,始于农家乐,进而民宿游。如果说农家乐是乡村旅游的初级版,是一种简单的、陈旧的、过渡性的乡村旅游,那么民宿游就是乡村旅游的升级版,是一种深度的、休闲的、度假的乡村旅游。两者边界在当下乡村旅游中还很难切割,但民宿游肯定是更高业态的乡村旅游。龙门村民宿游尽管刚刚起步,但已经具备民宿游的基本要素。

民宿游是乡村旅游发展的必然。起源于日本、英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民宿旅游,大规模兴起的时间也只有30多年,但其太过诱人的商机模式很快风卷全球,成为全世界旅游产业的一个重要业态。

中国乡村旅游兴起时间并不长,民宿游更是处于刚刚起步阶段,但民宿游发展的必然性,乡村民宿的巨大空间,乡村丰富的旅游资源,民宿游诱人的市场,民宿经济将会给农村带来的变化,记者仅想象一下,都会激动和亢奋起来。高度评估民宿经济给农村带来的改变,再怎么都不为过。

数以亿计的城里人都愿意且有条件到乡村来度过一段宁静的时光,这为民宿游发展奠定了必然性。几十年来一直喜爱倾力建房造屋的农民,完全可以为民宿游提供宽敞舒适廉价的民宿房子。丰富的乡村民俗风情和自然景观,为乡村民宿游创造了诱人的大市场。民宿旅游带来最完全的市场经济,更是让农村的变化在短时间内会超过过去几千年的总和。最后这个结论,不是学历史的记者臆想出来的,而是无需太复杂也可以想象出来的,更是建立在理论和实践基础上可以解读的,特别是在一个不会太久的时间里就可以预见的。

民宿经济发展让农民收入拥有更完整、更稳定、更丰厚的多元结构。民宿旅游让农民自用住宅空闲房间,成为旅店宾馆商用,从而有了一笔可观的财产性收入。民宿游更是经营性的创业性收入,其收入会成为农民收入结构中最丰厚的一部分。民宿经济带动当地农产品快速且升值进入市场,让一产农业收入也有较大幅度的增长。民宿游会贡献相当数量的就业岗位,让农村一部分剩余劳动力有了工资性收入。可以说,民宿经济发展让财产性收入、创业性收入、一产农业收入、工资性收入,叠加组合在一起,为农民增收打开了一个无限空间。记者通过几十年的农村观察总结出,只有财产性收入和创业性收入成为农民收入的主体,农民才能从根本上真正富裕起来。民宿经济发展,标志着这一天已经开始到来。这,是记者走在龙门村里浮现出来的一个强烈感觉。

民宿经济发展不仅让农村风俗民情和文化价值成为重要的旅游资源,更是保护、传承、发扬文化的一个无可取代的活跃常态。民宿旅游实质上就是民俗旅游。任何一个民宿旅游,都会把民俗文化资源开拓到极致。走进龙门村,徽派建筑风格、迎春风俗、春节习俗、乡风民俗,扑面而来。村中心的余家祠堂,方志敏、粟裕红军将领当年指挥红军作战的印记,过去整整80年后仍然那么清晰地呈现在那里。理想力量,文化价值,永远不会磨灭。农村风俗民情和文化价值,只有在升值的、流动的过程中才能永久保存和传承下去。民俗旅游,恰恰是可以让民俗文化在市场推手的作用下,不断增值并处于不断流动中,使其不会腐朽,传承至永久。记者站在龙门村余家祠堂门前想到,只要民宿旅游兴旺,这个地方的风俗民情和文化价值就能得到更完整的传承。

民宿经济发展需要洁净环境和美丽山水,从而让农村生态建设进入一个新的境界。走遍龙门全村,似乎看不到一点垃圾;进入每个民宿,房间全是宾馆标准配置;周边河流溪水,清澈见底,游步道环绕;山林葱茏碧绿,景区桃李成行,一个美丽如画的生态环境系统。千年难改的“脏乱差”不复存在,都市现代化的宾馆标准配置进入寻常百姓家,重拾山河后的山水是多么婀娜多姿,舌尖上的安全可以让同行的女士无所顾虑地大口嚼食土猪肉,让记者流连村里久久不愿离去。这一切告诉我们,农村生态文明建设,千百年来都难以撼动的一些东西,多年来行政号召整治也并无多大起色的现象,在民宿经济市场作用下,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所有的一切都正在发生变化。

民宿经济发展让农村从未有如此完整地浸润在市场经济之中,让农民从未有如此酣畅地漫游在市场之中,这才是民宿经济给农村带来的最大改变,也是当下农村改变可以超过任何时候的根和源。不要去怀疑市场的力量。民宿经济让农村成为一个完全的市场,让农民成为市场的完整主体。这是中国农村历史发展进程中从未有过的跨越。不要怀疑,民宿经济兴起,农村中的空气、河流、田野、一草一木,农村的风俗民情、农耕文化、农副产品,皆成为市场资源。农民,所有的人,老老少少,是理所当然的市场主体,这一切转变随着时间推移,对中国农村的改变,对中国发展的改变,将会是翻天覆地的。农民的财富,农村的面貌,农村的一切,都会随之快速变化。让我们且行且拭目以待吧。

接连两个春季走进龙门小村,在记者经历中是少见的。春赏桃李芬芳,夏品鲜桃雪梨;早闻鸟啼,晚听蛙鸣;数星星,看萤火虫,观瀑布。这是龙门村还不完整的广告词,但也足够有诱惑力了。让记者更为高兴的是,龙门村民宿旅游,仅仅是展示开化县打造东部国家公园的一个小小窗口,它所在的齐溪镇,10个村有6个村是民宿旅游村,全镇近7000农民的30%收入来自民宿经济的贡献。全县有55个村成为旅游专业村,有7000多个床位,每年吸引游客100多万人次,每年为农民收入贡献1.3亿元。民宿旅游将会成为这座国家公园中最亮丽的那一抹。

民宿经济将会很快在浙江全省兴旺发展起来。乡村旅游将会成为农村发展的第三次浪潮。从农家乐向民宿游是一个必然,一个趋势,一个规律。台湾地区民宿,估算有大大小小万家以上,是台湾旅游的重要支撑。浙江乡村旅游资源丰富,条件优势突出,基础很好,民宿业也已经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但毕竟民宿经济还刚刚起步,要做的事还很多。民宿业如何坚持平民化、平价化、亲民化经营模式,如何让民宿业标准化、规范化、合法化,如何吸引年轻游客热情加入民宿游,如何让一部分民宿能够精致化、豪华化、中高价化地差异发展,如何让民宿业同各地景区相连接,如何保护农民在民宿业发展中的经济利益,如何发挥企业和资本在民宿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一切都要去探索,去破题。有前瞻性的政府,有市场竞争力的企业,有敏锐力的资本,有决定性资源的农村和农民,合力探索破题,让浙江民宿经济发展进入快车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