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度假 美丽乡村

发布在 2015年2月22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谨以此文想念我心中永远美丽的乡村

我心中的家乡是一条防洪堤,呈半月状,南北两头就从我家屋后延伸,再多远也就不是我心中家乡的地盘了。三、五排平房,二、三间红砖正屋,一、二间斜顶偏屋,排与排之间常会错落,那时没有规划,没有区分,就那样散散落落地沿着大堤错排开来。红砖、青瓦,低矮的护堤青草,堤面被村里村外过往的人们走就得像白色绸缎的堤面,形成朴实、温馨、自然天成的半月盘。站在堤面上,越过红砖青瓦,视野再轻轻上扬,撞入眼帘的是半月盘里怀抱着的深深浅浅的绿,那是父辈们赖以生存的蔬菜地。闭上眼睛,都能感触每一颗蔬菜蓬勃的生命和那松松软软土壤的宽广与厚实。吹来一阵凉风,夹杂着河风的气息。一转身,一条波光鳞鳞的淡水湖,攀护着堤脚向远处延伸。这就是我美丽的家乡,我梦里永远称呼为乡村的地方。

大堤是路标,如是走在村落错致的小路上,是会迷路的。还小些,我的视野,就是家里的三间平房,在村组的最后一排,越过居民点,蜿蜒在蔬菜地里的村路向着远处延伸。有一天,妈妈牵着我的小手从东边第一条村路走进一所学校,那是我起蒙的地方。自那天起,我就每天背着书包去上学,从慒懂的童年慢慢去认知。与我靠拢的便是同村组年龄相仿的男女小孩七、八个,一起学aoe、123,闹闹别扭,拉拉帮派,而我,永远是最疏远与中立的那一个。我的视野一下子从三间平房延伸到与学校的这一长段距离。从开始与小朋友乖乖巧巧地走,到后来你追我赶,还好,路是宽的,路的一侧是排水沟,大部分时间,它是干涸,只有到排灌抗旱时才有水,再两侧就是蔬菜地。我们的兴致是跳下排水沟,变换着花样走,或蹲跨,或跳跃。冬天时,干脆缩着脑袋,在沟里穿行,那是最好的避风巷。我们在成长,蔬菜地里的诱惑也在唤醒着我们的调皮。有钱人家种植的大茏大茏带刺的青黄瓜,在晨雾中,夹杂着植物特有的清香让人垂涎三尺,胆大的小朋友灵灵巧巧地钻进黄瓜地里摸出一条犹带水珠、黄花蒂儿的青黄瓜悠地窜到排水沟里美滋滋地享用,每当看到他们吃剩的黄瓜蒂儿时都在盼望:“妈妈,我们家也种黄瓜吧。”那个时候,独有黄瓜的香味是最让我向往。

走出居民点往南相对窄的一条小路,我在小学三年级时终于知道通往隔壁村的一所小学。这次没有妈妈牵,而是与同村组的小朋友一同转学至这里。第一次去,像是到了天堂,习惯看红砖、青瓦、绿菜地的我,第一次看见了五颜六色的花朵,姹紫嫣红是我后来才知道这样的形容是最贴切的。学校虽好,就是我们几个小朋友第一次融入一个陌生的环境好不适应,在这里,我学会了什么叫团结,什么叫捍卫。通往学校的小路只能单行一个人,一侧是菜地,一侧是天然形成的小土沟,沟里绿草茵茵,常有勤劳的农家开垦出来种种萝卜等一些小作物。每天上学、放学常常被一些恶作剧的男生拦着不让过,他们停停顿顿,我们只能跟着亦步亦趋,那天实在忍无可忍时我猛地把那个最调皮的男生推到路边的小土沟里,扭打是有的,受伤是有的,但是很过瘾。童年的记忆里唯有这个男生最清晰,青涩的味道,胜利的喜悦,就留在这条小路上,后来,他们再也不会恶作剧地拦着道儿不让过了。在这条小路上留下的还有剥萝卜的香味,一直奇怪,为什么黄瓜是不能偷的,而长在土沟边上的萝卜是可以扯的。拔一个露出半个圆圆溜溜、翠叶红皮的萝卜,从萝卜肚脐儿开始剥,螺旋儿的皮从萝卜肚脐儿剥到萝卜蔫儿,光滑得诱人,咬一口,满口的清清脆脆,甜中带点辣味,一个萝卜吃完,打个饱嗝,回味一下,美滋滋的。

走了二条路,除了读书,就是呆在家里,玩是没有太多框条形式的,走在错落的房前屋后,我终于不再迷路了,读书时的小朋友,生活中的小玩伴,而场地就是这房前屋后的小旮旯。白天玩是没有什么情趣,只待晚上,小孩子玩显得单薄些,得有大人们的烘托。那时,少有电视,停电也是常事。当半个月亮爬上来,我们村组的男女老少都会聚集在我伯伯家门前的场坪,没有谁号召,那是自然形成的,伯伯家人随和,且家在村组的中央,场坪大。男女老少或蹲或站或坐,在月夜里有着聊不完的奇闻异事,月光皎洁,人影蹿动,笑声、惊叫声此起彼伏。而往黑夜里蹿的,准是那些半懂不懂的我们,捉迷藏,玩“啪啪枪”,枪毙一个,“啪”,你就牺牲了。我永远是玩心不强的人,附和着跑几圈,胆小,怕鬼,忍不住就往大人群里钻。听着最常发言的那个大爷讲故事,静静的。民风淳朴、邻里和善,是永远定格在我记忆深处的画面。

我有思考了,性格的使然让我多了一份储存在记忆里的人事想象。我们这没有山,只有一条淡水河,就在防洪堤的那边。青山绿水是我从小向往的。感谢祖辈们栽在房前屋后的树,没有特别的裁剪,任其生长,品种也是杂七杂八,树与人的生生不息,一棵树站的那个地方,可能就是这家那户的宅基标志。枝繁叶茂,歇一方阴凉,春天椿树发芽,夏天满树蝉鸣,秋天枫叶红似火,冬天光树枝丫上摇摇欲坠小叶片,降一场大雪,玉树琼花,他们就这样在我面前变换着景致。

与我家只一户之隔的是一口堰塘,父辈们浇灌蔬菜多数在这取水。据说是若干年前洪水泛滥,防洪堤决口冲刷下来时形成这一个倒口,故名“倒坑”,“倒坑”名字虽不雅,但景色非常怡人。春的气息最先从这里捎信给我们。春风拂面,柳条儿低垂,慢慢有了韧性,泛青,光润,再一夜春雨,柳枝上星星点点地冒出尖尖的小嫩绿芽,春天就来了。堰塘水清澈,倒映着柳枝芽儿更加惹人喜爱。折几枝,也不知它疼不疼,就着新鲜的枝条插养在爸爸喝完酒的酒瓶子里,换上清水,放在床头,这样就把春天请回了家。夜晚,春雷响动,一明一暗里,柳条儿婀娜身姿是我最爱欣赏的。艺术与高雅第一次跌撞进我童年的记忆里。

夏天刚有点煴热,小伙伴们便急不可奈地跳进小堰塘里游泳。小伙伴们是最会玩,也最能想出玩的花样来。一大群孩子在小堰塘里玩得不过瘾了,便翻过防洪堤直奔堤后那条波光鳞鳞的淡水河(长大后才知道它的名字叫澹水河,防洪堤叫澹水大堤),而跑在后面,跟着附和,就连附和也是背着妈妈悄悄跟着玩耍的我。儿时最好玩、最想玩、最不敢玩的就是游泳了。淡水河好宽啊,水流是急的,河水是清的,还能看到河底各种形状的卵石,站在水边,让河流淌过脚背,一阵的清凉,感受着河水流动的跳跃。看到小伙伴们早已扑通扑通跳下河,我只有眼馋的份。不会游,壮着胆子,蹲下,闭眼,呡嘴,捏住鼻子,趴下,慢慢地让水淹没自己,试探中,我感觉是河水给我的压力,耳朵里嗡嗡作响,眩晕,不行了,不行了,冒出脑袋,缓过神来,看着伙伴们嬉水肆意,我也为自己小小的尝试窃喜不已。伙伴们玩得腻了,又跑回到堰塘,当我还想安全性地再试一次潜水的感觉时,被妈妈发现了,老远就听到她唤我的声音,湿淋淋的回家,此后再没有游泳的记忆。

乡村的童年,点点滴滴都是那样甜。再长大些,我终于走出了居民区前那条蜿蜒得更远的小路,路的那头连着一条宽阔的柏油路,路边参天大树,绿树青葱。这次不是走,而是骑上了自行车,同伴依旧是一起上幼儿园、一起玩耍的伙伴们,一路欢歌,我们已是初中生了。青春的张扬,伴随着的也是心性的成长与担当。奋力学习也更加懂事勤劳。放学回家,自行车支在菜地一头,帮爸妈整理蔬菜,天黑了推着自行车沿着小道回家做饭。黑夜里独行,我不再那么害怕,那时乡村已少有停电,家家户户都有电视机,邻里之间也少会聚集纳凉,伙伴们大了不会再玩捉迷藏。我环望苍穹,黑夜里的乡村更加的静谧美丽,犹有每家每户窗棂射出的小灯光温暖迷人,沿着大堤给这静谧的夜戴上一条闪烁项链。多少个夜啊,有一个女孩的凝望。

我长大了,美丽的乡村也在悄悄的改变。我终于从屋后那条防洪堤,村里村外外出通行的主道,走出了18年未曾离开的乡村。眼界宽了,说家乡,再不是那半月盘里称呼为乡村的地方,而是一个县,名字叫澧县,是属湘鄂两省相邻的交通要塞,堤后的防洪堤在离我家不远处被从中分开,新修的津澧县道,宽阔的水泥路直直的横亘在青青菜地里,淡水河被一块一块的填埋,寸土寸金地修着澧县最大的农贸水果批发市场,再外沿就是与津澧县道垂直相交的207国道,连接南北过往的省运汽车川流不息。曾经的红砖青瓦、散散落落以树为界的平房早已是参差不齐、花式各样的楼房,树被伐了,楼房的地基直接就下到了树桩上,楼与楼之间挨挨擦擦、拥挤不堪,向着天空喘着粗气。生活好了,污染多了,曾经的小堰塘被垃圾填埋越缩越小,曾经的清清河水已是不知什么颜色的深不着底,一切都变了。

外界大环境的变化,催生着乡村也彻底改变,有好事者说,改“村”为“居委会”,变一个名号,就永远脱离农村这个称谓。我不能否认社会发展必有的碰撞,怎奈生我养我的乡村是县城发展的主方向呢。心中仍有一个善念,改变了乡村的外貌,那么人呢?还是那样民风淳朴、邻里和善的吗?村村通公路,修到我家门前那条水泥路时,为能每天出行的道路能开进一辆小汽车争取,多年的邻里断然拒绝。现在路平坦了,可踩在上面怎都不及在小土路上的温暖厚实,从脚底蹿上的冰凉让我对乡村最后的幻想也破灭了。干脆,全部划入规划拆迁,人们都住进公寓楼,一个家一个门,嘭!隔着一道门,我们谁也不认识谁。随着一声嘭响!我的心门也关上了。

梦绕几回,我又回到了我美丽的乡村。

后记:城市的飞速发展,生我养我的乡村被四周高楼耸立、车水马龙慢慢缩小的只剩一隅,再来一个政策,居民点前唯一一片能种蔬菜的土地也会被征收,或许是明年,或许是今后的二、三年。闻着蔬菜散发的清香长大的我,面对乡村这样的命运,唯有心疼。总想以我所有的情感语言把乡村给予我的欢乐与成长记录下来,但每一段都是那样的鲜活,那样的不舍,成长的零零星星也让我笔力不能串连。

几天前看余秋雨的《旧屋与旗袍》,其言语的深邃与结构的铺陈让我震撼,前天晚上看史铁生的《我二十一岁那年》等系列集,作者每每对于童年,胡同、家,历程的描述,言语清澈透净朴实。大师们文字魅力的引导,让我清晰了好久想写但一直不知怎样落笔的乡村情怀。

文字的永恒,轻轻抚慰了生我养我、渐行渐远的美丽乡村,也抚慰了我感念乡村的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