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度假 怀念冬天

发布在 2015年2月22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还没等放响春天的鞭炮,风儿就变得温柔了。小草露出了嫩芽,大地变绿,小河更加欢畅,小鸟在枝头叫个不停……越来越暖洋洋的。春天来了,冬天在人们的不知不觉中渐渐远去。

   记忆中的冬季,万物萧条,一片白茫茫。也许是时间的流逝,或许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冬季让人逐渐地淡忘了。去年的整个冬天,人们盼望的不是春的到来,不是节的欢闹,而是那久违的雪。去年一冬几乎没有下雪。雪花是冬天的灵魂,雪凝聚了冬天的精华,没有雪的冬天,还叫冬天吗?

秋风是冬天的先锋,它用肃杀的刀锋一般的风收割着全部的绿叶和绿色,树木被迫赤裸着枝条,瑟瑟发抖,有时淌滴眼泪也被凝固成霜雪,挂在它高高的树枝上,一 抖一抖的。冬季来临,寒风刺骨,暴雪成灾,温馨、湿润、充满生命梦想和渴望的土地都变成庞大无比的冰坨坨,冬天的暴风雪,恰恰是夏天暴风雨的垂死挣扎,冬 日田野的冰封千里恰恰是为春天万物复苏、夏天碧绿千里、秋天一片金黄积聚着能量。而今年却不然,一冬没有大雪,难见冰冻,地裂得象懒婆娘的脚。老天啊,真 让人难以揣摸。

   每个人都有温馨的记忆,少年时代储存下来的最多,年长的人在留恋小时候的冬天,天是那样的高,那样的蓝,大雁整齐地唱着高吭的歌有序向南飘然地飞着,大胆 的孩子们在门前的水坑里的冰上打着滑,小胆的也不闲着,有的用砖头打“老瓦”,有的推着铁环满街跑,还有用布条拴个小鞭抽打着用墨水瓶做成的小陀螺,小姑 娘也不甘示弱地踢着用公鸡的羽毛做成的毽子,数着数,看谁踢的多;有的还用石子在地上画成一个个方块,跳城房……地上冻得雪亮,天上是冷冰冰的月亮,我们 仍欢快的捉着迷藏,使单调的冬天也充满活力。辛苦劳作的人们有了空闲,体验出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温馨,一个个生命在热被窝中孕育。

   每逢到下雪,整个大地被白雪覆盖着,到处是一片洁白,这时人们便蜂涌而出。大人们忙着扫清路上的雪,聚起来,撒到地里,既方便了行人走路又为庄稼保暖,雪 化了也给庄稼送去了滋润。孩子们却不然,有的忙着堆雪人,好人用红纸贴出粉红的脸,坏人用锅灰描得丑陋无比,捏一把雪填在嘴里,象吃雪糕,摘一个冰溜溜慢 慢的舔着象吃冰棍。调皮的孩子们在忙着打雪仗,直打得满身是雪,论不出谁输谁赢,就一直喜笑着,打闹着,脸冻得通红,头上却冒着热气,直到被母亲揪着耳朵 叫回家吃饭……然而,这几年天气变得越来越暖,原来的冬天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随着不冷不热的日子,人们会对严冬淡忘,什么时候会再有这样的冬天。气候变暖,是不是地球不祥的征兆,那是科学家的事,也许我们是杞人忧天。英国诗人雪莱写过:如果冬天来临,春天还会遥远吗?也许要改为:冬天来了,就象春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