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度假 乡村秋色

发布在 2015年2月22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秋雨,绿了树丛,润了田坝。鸟雀飞掠的身影隐遁在所有人的目光里。蝉不再清歌。田地里的稻草人在风中寂寞地摆弄着长袖,挥舞出无形的规则。

雨后,走在田埂,鞋履粘了草籽,附了雨滴,早早就已经湿透。风中,低垂着头的稻穗因雨滴的覆缀微起波皱。天空方晴,阳光斜 斜洒满田间地头,映在光影里的稻草人三三五五站立在田头。风过,戴着草帽的稻草人挥动着长袖 ,在“呜呜”的呼喊声中,停憩的、张望的、啄食的、玩闹的鸟雀“扑哧”展开了翅膀成群飞起,飞到电线上,飞至田旁高树上。待到风平浪静了,又一窝蜂集结在 还打着浆的稻田里。如此几番,几只胆大的鸟雀竟在稻草人的肩上歇了下来,调皮的鸟儿啄着稻草人肩上的枯草,肆意拨弄着。霎时,鸟雀的欢快的声音合着呜呜声 合着不知名的飞虫的啾啁汇合成乡村大世界别样的音乐盛会。

近旁的玉米地,红缨处,棒子正酝酿着暮秋的丰产,足下的红豆、黄豆也卯足了劲往上蹿。沟沟渠渠的土豆儿敞开了肚皮躺在阳光里。还有那成熟的烟地铺展了大好的创收前景,刚播下的荞麦绿了山坡地……等到仲秋,田坝里尽是满地的金黄,大地演绎着丰收的华章:田间地头人影簇动,机器轰鸣,稻粒飞扬。贪吃的鸟雀已退场。

秋风浸染的果园里,梨泛着成熟的诱人的光泽,或橙黄,或嫣红,或青翠。清甜的,微酸的,浓郁的梨汁清香津甜直入心肺,苹果儿在疏落的叶片间大胆展现自己的红色妖冶的风姿。这些果儿的美味打开了舌尖的味蕾,顿时心花怒放。

穿行在果园里,看着满树的梨呀,苹果呀在秋里丰盈着这时节,满心说不出的欢喜。看着,看着,记忆深处的苦涩被触动:记忆里院落处的那几棵涩味的果树闪现着干瘪的身形。还没到采摘的时节,村里的孩子早 早就趁着大人不在啃了个精光,那味涩涩的,果肉也是那样的粗糙,但那时却是添补饥饿和馋嘴最美味的食物!那年代里水果的营养补给在这贫瘠的土地上却是一片 空白。村里的孩子们常常会猫着腰,穿过带刺的灌木在看园狗的狂吠中钻进村子里唯一的老果园里偷摘酸梨。一直想不明白为啥近在眼前的自家院子里的青苹果也要 偷着摘?为啥山上不知名的果子就是那样的美味?晃眼的时光里,果林遍布,穿行在四季的果园里,品尝着四时水果的甜美,儿时伙伴淘尽的山果野味已然在春去秋来的日子里淡出。手上、嘴角红的或紫黑的汁液印迹却一直留在记忆的心坎里,碰撞如刺扎在心上。

目光触及到山林,在晨雾缭绕中,远远的,山林更多的是神秘的牵引。秋色泼洒的林子看不出色彩的交叠的层次,扑入眼底的只有一片绿。这绿肆意在冬至 的时刻一路狂草,剥离了寒宫的月华,尽显眼底的是一览无余的美。其间火棘果在林隙处依然红艳,不知名的花儿或黄或白或红或蓝点点抹抹成就山的秀色。松果在 飘逸着松脂的味里越发充实。时不时洒落的松针铺成了松软的垫子,林间的虫儿在枝枝蔓蔓或是在这草垫间蹦跃,松鼠拖着长长的尾巴,闪着滴溜溜的小眼在松枝上 奔来跳去,静谧的山林因这些可爱的生灵的参与诗意而美丽,平静而流动。静夜的松涛则是这暮秋大声吟诵的诗句。山林的秋色是集了大成又浸淫了纤毫的毕现的美。

院落、河道边,柿子红了。一个个红红的灯笼把盛秋里的重彩渲染得温暖如春。浓郁的桂花味停驻在朦胧的梦的边缘。那难舍的家燕呀还在齐刷刷的谷茬间轻捋羽翼。远处赶着过来的则是一行白影,白鹭鸶这灵动的家伙即将在曲婉的潭水旁登场,谁也不会错过参加一年一度盛筵华席。轻歌曼舞,它们必然要舞到西风吹起长调才会离去。

喜欢秋,乡村的秋是我记忆里难忘的那首歌谣,是我脚步丈量下土地的本色,是我心河里度过的快乐苦痛的时光。在我的目光里秋迸发的生命力依然是那般纯粹,又是那样的热烈,是那样激越,又是那样浊重、浑厚。在秋里,醉归于满池的藕花深处,那是幸福的一场初遇,将自己安放在深念着的乡村文字里,书一笔美丽的水墨烟云,如初恋般深情而坦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