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度假 乡村杂记

发布在 2015年2月22日 来自 admin Com 0 comentários

1 入夏充沛的雨水使山村变得郁郁葱葱,公路被两边茂盛的树木遮挡的严严实实,小气车穿梭在蜿蜒崎岖的小道上显得很惬意。道旁的花草一人多高密密麻麻,地里丈巴高的玉米齐刷刷的飘着红缨,大片大片的向日葵面对东升的朝阳迎面欢笑!彩蝶蜜蜂在草丛中欢舞、小鸟喜鹊在枝头歌唱、辛苦的农民在田间默默的劳作。这个季节的农村草肥水美,瓜果飘香!

山乡巨变。农业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以前旮旯拐角到处都种植粮食的局面没了,农民缺衣少粮的心态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想方设法种植经济作物。大片的黄花菜、大片的玉米、大片的苜蓿。意识中有了经济,有了规模。多年前光秃秃的山没了,树多了,草多了,农民的钱也多了。多年前我们砍树挖蒿当柴火,刀耕火种,烟熏火燎,缺吃少穿想起来都心酸。

2 家家有电视,村村通公路。我们小时候翻山越岭看露天电影的故事没了,我们相聚一群看电视剧的故事没了。一个时代的结束多了几份遗憾,一个时代的开始又增添了几多幸福!小时候在山里放羊是一种无奈,现在的规模养羊却又是一种气魄!不同版本的故事演绎着发烧的乡村巨变!通信的变化让人瞠目结舌,多年前 要给在外地工作的亲朋好友通个信息需要跑几十里路找机关的手摇电话或者到邮局发几个字的电报,当时梦想自己家里如果能装一部电话那是何等的荣耀,可是现在的通信,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老人小孩人人有手机,可通话,人人都是手机狂,他们在说什么?套用一句话,你懂得!

3 前几年回家,看到家家都有农用车很感慨,感觉我们小时候生活在农村很亏,我们那个世代靠的是肩挑收提,累坏了爸爸,熬老了妈妈 。那时候的辘轳女人和井是一种悲哀!如今的大山里也有了定时的公交车,也只是老人出行的工具,年轻人很多有了私家车。距离产生美,现在的乡村人与人的空间距离更近了,心理距离远了!

4 说乡村故事,不得不忆苦是甜。生活在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甚至是八十年代的人会感觉就是一个缺衣少穿。你记忆中会全部是有关缺少的故事,水果,蔬菜,衣服,电器……..那时候我们努力的奋斗着,梦想着,结果在下个世纪的某个时代实现了,来的那么漫长,又是那么的迅速,感觉苦涩而甜蜜。看到庄稼地理成熟已经坏掉的瓜果无人采摘,我和年近六十的大姐相对而笑,但两人都眼圈红了,那时候为争取一个半生不熟的西瓜大姐吃尽了苦头!

夜风习习,玉米地理依然莎莎作响,树叶在晚风吹拂下揉揉细语,池塘里的青蛙呱呱叫个不停,老人们在老树下乘凉,天真的儿子还在喋喋不休的问我玉米地里到底有没有浣熊 。心不觉又回到少年时候那些迷人的夏夜,打起火把整夜的巡逻在西瓜地边,玉米地头,守卫着要脱贫的梦想,听着长辈们讲着那些不着调的古老的传说,欢快的少年渐离渐远…….

5 信仰是农民的全部精神寄托,农民除了坚信习主席王岐山能清除腐败,他们会天天在田间地头、街头巷尾,煞有介事的讨论着,屈指计算着那个高官又落马了,他们期盼着能最快的解决掉贪污的村支书。抑或,他们大把的集资修庙,他们相信家乡的庙神一定能保平安保健康,能保证来年风调雨顺,他们简单的快乐的生活着!

发表评论